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271章-第275章 在线阅读 2009.02.23更新
[ 2009-2-23 14:44: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271章-第275章 在线阅读 2009.02.23更新


 

坏蛋2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两名文东会的保安,并不是故意做作,而是真个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敌人吓了一跳。 

看着他二人慌慌张张向楼内逃跑的样子,暗暗松了口气,看起来文东会真的是毫无防备,已方这次偷袭还真来对了!想着,他压下心中的不安,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对周围的众人喝道:“兄弟们,给我一口气杀进去!” 

虽然文东会的主力去了旅顺,但比清还有留守的人员,猛虎帮众人都以为要打进会很难,哪知道文东会的分部根本毫无抵抗,一路上未遇到任何阻挡,顺顺呖呖地冲进分部的大楼里。 

李恩博一马当先,带领手下众人冲进大厅之内,进来一看,只见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李恩博正觉得奇怪,忽听楼上有人在压低声音叫喊。他眼珠转了转,冷笑一声,将手一挥,喝道:“向楼上攻!发现文东会的人,给我往死里打!” 

随着李恩博一声令下,猛虎帮人员如同潮水一般向楼上涌去,李恩博混在人群中,一手提刀,一手握枪,两眼瞪得滚圆,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生怕中了文东会的埋伏。现在打进文东会的分部,要说他心里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此时他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从一楼冲到二楼,又上到三楼,令人惊讶的是一个文东会的人都没有,整个楼内黑漆漆的一片,寂静的可怕,给人一种仿佛进入鬼楼的感觉。这时候, 猛虎帮的冲劲也都消磨得差不多了,众人皆在心里打鼓,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问会的主力就算去偷袭率春据点,可也应该有人留守啊,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出 现,那连那两名逃到楼内的宝安也不见了踪影,这太诡异了。众人纷纷停住脚步,齐齐看向李恩博,疑问道:“李哥,我们……我们还向楼上搜吗?” 

李恩博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了,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由不得他再退缩,只能按照计划继续进行。他咬咬牙关,沉声说道:“继续!不用担心,文东会的人肯定是见我们来势汹汹,不敢抵抗,都逃到楼上去了!”他这么说,是在安慰众人,同样,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文东会分布大楼共有二十八层,称得上是座宏伟的庞然大物,当猛虎帮的人登上十楼的时候,仍然没有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猛虎帮众 人都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起来,刚来时的冲劲早已小时得无踪影,一名小头目深吸口气,壮着担子低声说道:“李哥,我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我们是不是先撤回 去……” 

“哦……”李恩博还有些犹豫,可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大楼里,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刺耳。李恩博身子一震,急忙将手机掏了出来,接通之后,没好气第问道:“谁?什么事?” 

“李哥,大……大事不好了……”打来电话的是正猛虎帮留在一楼防风的小头目,他与其慌张地结结巴巴说道:“文东会的人……外面都是文东会的人!” 

听闻这话,李恩博的脑袋嗡的一声,他瞪大眼睛,怒声喝道:“CNMD,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李哥,外面突然出现好多文东会的人,把我们给……给包围了!” 

“啊——”李恩博惊讶出声,一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文东会的人?他们不是去旅顺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自己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他脑海里闪出一连串疑问。 

见他站在原地,惊若木鸡久久无语,周围众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七嘴八舌地问道:“李哥?李哥?” 

听闻众人的呼唤,李恩博终于回过神来,好象被谁突然踩到尾巴似的,他一蹦多高,几个大步,冲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提脚一脚,将房门提开,随后三步并成两步,来到窗台前探出脑袋向外一看,好嘛,只见楼下的大门外停满了车辆,周围人头涌涌,皆是文东会的帮众。 

“哎呀!”李恩博看罢,几乎是尖叫喊道:“不好,我们中计了!撤!快撤!”

  直到此时,猛虎帮众人才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在李恩博的连声催促下,众人后队变前队,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可是他们进来容易,想出去就难了。 
 
   其实,部分正门外的这群人并非是文东会的帮众,而是从内蒙赶过来的草原狼的人员。为首的一名蒙古汉子,身材不高,体型敦实粗壮,宽额头,小 眼睛,满脸的横肉。这人是阿日斯兰的心腹兄弟,也是草狼的二号大头目,名叫巴格尔,为人凶狠,是名骁勇善战的好手。本来谢文东想安排草原狼的人负责堵后 门,但巴格尔执意不肯,硬是要主攻前门,谢文东拗不过他,顺水推舟,将主攻前门的任务给了草原狼,而他自己则带着文东会的兄弟负责截断后门。 

巴格尔身先士卒,带领草原狼的人,提刀就从外面冲杀近来。猛虎帮留守一楼大厅的人员硬着头皮,匆忙上前应战。猛虎帮的战斗力不弱,其人员也都是敢打敢杀的亡命之徒,但是和凶悍的草原狼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 

双方刚一接触,巴格尔抡圆了手中的片刀,对折面前的一名大汉的脑袋,恶狠狠劈了下去。这一刀,力道太重了,刀锋破风声刺耳。那名猛虎帮大汉吓了一跳,连躲都未敢躲,急忙横刀招架。耳轮中只听咔碴一声脆响,两把刀片结实的撞出一连串火星子,双刀几乎一齐折成两截。 

巴格尔倒没什么,看对方那人,手中提着半截刀片,正条胳膊都抬不起来,户口迸裂,鲜血顺着手掌向下淌。巴格尔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箭步上前,将手中半截片刀向前一次,随着扑的一声闷响,半个刀身没入那大汉的胸膛。 

“啊——”大汉惨叫一声,仰面而倒,这时,有一名猛虎帮人员冲到巴格尔金钱,将片刀轮圆了,横扫他的脖颈。后者想也没 

想,敦实的身材突的向下一低,轻松闪过锋芒,接着身体急进,顺势搂抱住对方的腰身,没见他如何用力,轻松将对方举了起来,向身后用力一摔,只听咚的一身,那大汉的脑袋重重撞在地面的大理石上,声都未哼一身,当场晕厥。 

刚一接触,只几秒钟的时间,巴格尔已连续放到对方两人,其身手之彪悍,可见一斑。 

草原狼的其他众人也不含糊,只将猛虎帮众人杀得连连溃败。就在猛虎帮众人抵挡不住的时候,李恩博带着大批的猛虎帮人员从楼上冲了下来,看着大厅内达成一团的众人,他心中暗颤,但表情还算镇静,将手中刀向前一指,高声喝道:“兄弟们,给我杀!” 

猛虎帮人多,草原狼战斗力强,双方各有所长,打在一起也是半斤对八两,势均力敌。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实力上,双方相差无几,但是在心气上,猛虎帮远远不如草原狼。 

双方打斗时间不长,猛虎帮这边或死或伤,已有十余人倒在血泊中。李恩博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当机立断,高声喝道:“兄弟们,撤退。从后门撤!” 

这时候他想撤,哪里还能撤得出去。 

李恩博等人刚刚退到大楼后门的时候,忽听外面传出一声冷笑,同时有人慢悠悠地说道:“猛虎帮的朋友,此路不通!” 

啊?李恩博心中暗惊,他强稳住心神,收住脚步,抬头拢目观瞧,之见后门门外站有百余门黑衣人,为首的一位青年,岁数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身 上穿着笔挺整洁的中山装,向脸上看,相貌清秀,并舞出奇之处,但一对狭长的丹凤眼却格外的明亮,转动之中,精光自然流露射出,逼人心魄。 

“你。。。你是什么人?”李恩博已经猜出对方的神风,可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谢、文、东!”那青年脸上带着淡笑,一字一顿地说道。 

果然是他!李恩博脸色先是一红,接着变成白青色,他很清楚,谢文东既然在这里,那么自己肯定是中了他的圈套,今天想要脱身,已经难上加难。他 将心一横,强装镇静,强硬地吼叫道:“谢文东,我找的就是你,你拿命来!”说这话,他将提qiang的手臂抬了起来,对准谢文东的脑袋就要开枪。在他看 来,如果自己能一枪打死谢文东,趁对方混乱之际,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但是他却低估了谢文东身边报表的实力。 

他的手指还没有扣到扳机,只听扑的一声轻响,接着,李恩博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似的,手中的qiang也随之脱手而飞。 他低头一瞧,只见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个黑洞洞的血窟窿。猩红的鲜血正从中缓缓流出,他楞了一下之后,才感觉到手腕上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啊--”李恩博惨叫着,捧着受伤的手腕连连后退。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悠悠而笑,他伸手入怀,同时说道:“我这里没有棺材,只能送你黑帖一张!”随着话音,他双指从怀中夹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指尖一弹,那张黑色卡片在空中打着旋飞进猛虎帮的人群中。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黑帖飞出,等于是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不用谢文东发话,文东会众人已一齐杀上去。这P文东会人员,以暗组兄弟为主,其战斗力丝毫不不一前面的草原狼差,现在猛虎帮中了文东会的圈 套,被憋在对方的分部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加上李思搏又被对方打伤,其人员的时期已经跌落到谷地,此时再对阵暗组人员,哪里还是对手。先是李思博在手 下心腹的搀扶下退回到大厅内,接着,猛虎帮帮众也跟着溃败下来。

前面有草原狼,后面有文东会,一边比一边凶狠,这时的李思博又急又疼,脸上汗日雨下,可是面对眼前的危机又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看着对方人员已从前。后门冲杀进大厅之内,李思博被逼无奈,只能带着猛虎帮人员向二楼退。

来时,李思博带上精锐数百人,而退到二楼之后,再看手下人员,只剩下区区一百多号,折损大半,他在心里哀叹一声,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 文东会的主力明明去旅顺,而这P人员又是从那冒出来的?自己怎么就湖里糊涂的中了对方的诡计呢?他还没诼么出个所以然来,文东会和草原狼又开始向二楼发起 冲击,双方人员在楼道内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硬战,猛虎帮这边好在是居高临下,占有一定的地利优势,还能抵挡一阵,不过看场上形势,其人员恐怕也坚持不了多 久。

李恩博将手腕上的Q伤草草包扎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给旅顺那边的猛虎帮头目打去电话求救。猛虎帮在旅顺的大头目名叫韩华,一个在黑道混迹多 年的老油条,李恩博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只是他受困于文东会的分部,除了旅顺的韩华能帮他再找不到其他人了。时间不长,电话接通,李恩博急声问道:“韩兄, 你那里有没有受到文东会的攻击?”

韩华知道文东会的主力来了旅顺,以为那就是冲自己而来的,本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打算硬干一场,结果文东会的主力进入旅顺之后一直按兵不动, 没有丝毫要来进攻己方的意思,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韩华也颇感莫名其妙。听完李恩博的问话,他皱着眉头说道:“文东会的主力并未打过来,不知道是 怎么回事?!”

“那就好,那就好!”李恩博稍微松口气,连声说道:“韩兄,我现在被困在文东会的分部里了,周围都是敌人,韩兄,你带着你那边的兄弟立刻来救我!”

啊?韩华听了这话大吃一惊,李恩博被困在文东会的分部里了?他去文东会的分部干什么?韩华也是经验丰富的江老湖,细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大概。难怪自己当初向李恩博求援的时候他不答应,原来是想把自己当诱饵,引走文东会的主力,他好在后面捡便宜啊!这狡猾的子棒丽高,活该你被困,活该 你中计!想着,韩华恨得牙根直痒痒,不过在言语中可丝毫没有表露出来,他为难地说道:“李兄,我怎么去援助你啊?据点外面都是文东会的人,先不说我能不能 赶到你那里,万一我带兄弟走了,据点有失怎么办?”

李恩博急的满头是汗,焦急的大声说道:“可是……可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韩兄,看在同门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嘿嘿!”韩华发出一阵阵得意的冷笑声,将李恩博当初对他讲的话又用回到李恩博身上,他幽幽说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去搞定,别人没时间也不可能帮你擦屁!好了,就这样吧,我很忙,下次再见!”说完话,不等李恩博再请求,他已将电话挂断。

“喂?喂?”李恩博连吼两声,话筒里已没有任何的回音,他气急败坏地将手机摔了个粉碎,咬牙切齿地咆哮道:“韩华,你想阴我,你TM的也别想好!”

得不到援军的支援,猛虎帮帮众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一个个如同大难临头,根本无心与文东会,草原狼恋战,在对方如潮水般的攻击下,其人员一退再退。

猛虎帮由二楼退到三楼,又慢慢退到四楼……每退一层,人员就减少几成,等他们退到六楼的时候,李恩博身边的人员只剩下十几个,而且各个都身上挂彩,衣服被汗水,血水湿透,变成淡红色。

  猛虎帮有损失,文东会和草原狼也同样有伤亡,只是相对比较起来,要小很多。看的如狼似虎,不断向上冲杀的敌人,猛虎帮的十几名帮众齐齐聚到李恩博的身边,纷纷哀嚎道:“李哥,这仗不能再打了,我们……我们还是投降吧?”

“投降?”李恩博身子一震,他也想投降,可他更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一旦投降,只有死路一条,谢文东决不会饶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摇头哀叹 一声,说道:“今天落到这个地步,我们除了拼死一战,已再无其他退路,兄弟们,咱们就算战死,也要死的像个汉子,别让谢文东看笑话!”说这话,他抓起片 刀,嗷的怪叫一声,主动向楼下的文东会,草原狼众人冲杀过去。

李恩博的勇猛,带动了其他人员的斗志,众人纷纷高喊一声,也跟着冲了下去。当双方实力相差相当的时候,意志力的强弱是决定双方胜负的关键,但是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再强的意志力也改变不了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

以李恩博为首的十几名猛虎帮人员只顷刻间就被淹没在文东会,草原狼众人的人海之中,甚至连点像样的抵抗都没得及做出。

战斗以文东会。\,草原狼各损数十人,猛虎帮精锐被全歼而告终。乱战之中,李恩博身受十数刀,浑身是血,但人还没有断气,躺在楼梯台阶上,身子直抽搐。

文东会众人都知道他是猛虎帮的头目,没有马上对其下死手,将其围在当中,等谢文东来处置他。

时间不长,谢文东在五行等人的保护下走了上来,草原狼的头目巴格尔看到谢文东,抹了抹脸上的血迹,粗声粗气又语气恭敬地说道:“谢先生,猛虎帮的人都已经搞定了!这个是他们的头目,你看怎么处理他?”说这话,他指指地上的李恩博。

谢文东向地上瞄了一眼,随即对巴格尔笑道:“巴格尔,辛苦了!”说着,他蹲下身来,看着李恩博,幽幽说道:“你有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你自找的,你选错了东家,也选错了对手!”

原本神志有些模糊的李恩博突的张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半晌,突然嘿嘿笑了,他声音颤抖着说道:“谢文东,你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不过,在你杀我之前,我想弄明白一件事……”

“哦?什么事?”

“你们的主力明明去了旅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潜伏在DL?”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批兄弟绝大多数是从内蒙抽调过来的。”

“内蒙?”

“难道阁下没听过草原狼的名号吗?”

啊!这么一说,李恩博彻底弄明白了,原来在关键时刻谢文东竟然借用了草原狼的力量,难道对方如此凶狠、霸道。自己千算万算,可无论如何也算不到草原狼会横插一手。他苦笑点点头,幽幽问道:“如此来说,你调主力去旅顺也是装样子了?”

“没错!”现在,李恩博在谢文东眼中已和死人无异,他毫无忌讳,直截了当地说道:“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旅顺还有据点,更不知道据点在什么地方。”见李恩博还有发问,谢文东继续说道:“在旅顺偷袭我们场子的,那其实都是我们自己人而已。”

哎呀!好个狡猾的谢文东啊!李恩博在心里哀叹一声,不过输得也心服口服。他连连点头,说道:“人人都说谢文东阴险狡诈,果然不假。”顿了一下,他喘了两口粗气,嘴角稍微上挑,阴笑着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旅顺据点的位置!”由于血液流失过去,李恩博此时是头晕眼花,脸色苍白得吓人,他喘息着说道:“旅顺的据点……在万兴广场的后面,一座黄色的三层土楼,里面的人并不多,应该未超过三百……”

文东会众人听完这话都有些发蒙,不明白李恩博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明知道自己自己要死,还告诉己方这么重要的信息?难道这人的脑袋被打傻了不成?!

谢文东也很奇怪,他眉头微皱,含笑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李恩博声音微弱地说道:“旅顺据点的头目叫韩华,希望,你能杀了他……让他陪我上路!”

谢文东目光如炬地盯着李恩博一会,随后仰面轻笑,点头说道:“没问题,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这个愿望,我会帮你实现!”

说着话,他挺直身躯,边向楼下走,边向左右众人做了个横切的手势。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273)看到谢文东的手势,巴格尔一点都没犹豫,对着李恩博的胸膛,恶狠狠就是一刀,干净利落的一刀。耳轮中只听扑哧一声,这一刀,直接给李恩博来了个透心凉。后者连哼都未哼一下,当场毙命,这也正应了黑贴现,血光溅,黑贴一出,绝无空回的江湖传言。 

 谢文东一边令人清理分部,一边找来刘波,让他立刻派暗组的兄弟去查查,究竟有没有李恩博说的这个地方。事关重大,刘波没敢耽搁,亲自带人去旅顺 调查。李恩博并没有说谎,他提供的那处地方确实是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李恩博自知自己是死路一条了,不过他想在临死之前再捎上一个垫背的,见死不救的韩华 当然是他的首选。 

 很快,暗组那边传回了消息,虽然还无法肯定确认李恩博的消息是否准确,但他所说的那处地方确实很可疑,里面住着的也都是一些形迹可疑的大汉。谢文东原本打算将派往旅顺的人员撤回来,听完刘波的汇报,立刻打消了主意,并令刘波继续查探,想办法务必确认对方的身份。 

 翌日。由于文东会的人员一直没有对据点发动进攻,猛虎帮人员的警惕性逐渐松懈下来,渐渐的有人从土楼里出来,或是去附近的饭店里吃饭,或是去买 东西。趁着这个机会,刘波带领几名暗组人员秘密抓住对方一名大汉,经过一番严刑逼问,那大汉将实情说出,证实这里确实是猛虎帮在旅顺的大据点,也是唯一的 据点。得到这个答案,刘波心中大喜,马上给谢文东发去短信,说明李恩博提供的消息没错,这里还真是猛虎帮的据点。 

 得到刘波的肯定,当天晚上 ,谢文东就带上五行兄弟以及田启、马力、刘战奎、草原狼的人员去了旅顺,与己方的主力兄弟汇合之后,谢文东原本打算 直接攻过去,毕竟己方人多,士气又高涨,强攻猛虎帮的据点,拿下来不成问题,没等他下达进攻的命令,这时,刘波又给他打来电话,称对方的头目韩华带上几名 猛虎帮的人员出了据点,到附近一家骨头馆去吃饭了。 

 听闻这话,谢文东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韩华的心倒是宽得很啊,他在DL的同僚刚刚被自己杀掉,他不但不紧张,还有心思去饭店吃饭,让人无法理解 他在想什么。谢文东摇了摇头,将刘波提供的消息向众人一说,文东会的干部们也都乐了。田启笑道:“他不在据点里藏着,反而主动出来,这倒是个好机会,东哥 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去进攻猛虎帮的据点,另一路则去饭店击杀韩华,双管齐下,万无一失!” 

 谢文东点点头,田启跟他想到一块去了。他环视众人,笑问道:“谁愿意去杀韩华?” 

 没等旁人说话,马力挺身站起,正色说道:“东哥,把这人交给我吧,我去取他的脑袋!” 

 谢文东看看马力,没有马上答话。他并不是不信任马力的实力,而是觉得他有伤在身,不太适合去与人交手搏杀。见他有些犹豫,马力急道:“东哥请放心,如果我拿不下韩华的脑袋,我马力提头来见东哥!” 

 他这话说得太狠了,也等于立下了军令状,其他还想提出前往的人员将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了回去,无奈地暗暗摇头。听他这么说,谢文东也不好再拒绝,只是关切地问道:“阿力,你的伤……不要紧吗?” 

 马力正色说道:“东哥,那只是小伤,不碍事的!” 

 谢文东深吸口气,点点头,说道:“那好吧!阿力,此事就交给你了,你要带多少兄弟都可以!” 

 马力信心十足地说道:“不需要太多人,人多了反而不容易得手,东哥只给我两名兄弟就行。” 

 谢文东看着马力,嘴角一挑,乐了,说道:“好!阿力,如果你能办成此事,我重重有赏!” 

 马力主动请缨,前去击杀猛虎帮在旅顺的大头目韩华,他自己有伤在身,所要找的两名帮手就至关重要了,草原狼的人是彪悍,但太扎眼,容易让对方生出警觉,马力最终挑了两名暗组的兄弟,坐上汽车,以最快地速度去了韩华等人吃饭的饭店。

这是一家在场地颇有名气的骨头馆,由于味道鲜美独特,生意兴隆火爆,慕名而来的客人也极多。现在正是晚间九点多,刚刚过饭口的时候,可进进出出的客人还是络绎不绝。马力三人来到饭店的门口,只看大门两侧停着的车辆,就不难猜出里面客人的数量。 

 他们刚刚下车,一名青年从饭店六内走了出来,快步到了他们近前,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们可算来了,菜都快上齐了,快快快,里面请!” 

 马力一愣,不知道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青年是干什么的。他身边的两名暗组兄弟低声说道:“自己人!” 

 阿!马力了然,原来这名青年是暗组的探子。在青年的指引下,众人走进饭店内。只见饭店的大厅里是人头涌涌,谈论声、说笑声以及撞杯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空气中还飘荡着浓浓的肉香味。 

 马力咽口吐沫,跟随青年,在靠里面的一处空桌坐下。他环视左右,就在与他相邻的那一桌,坐有七名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位是个中年汉子,剃着大光头,眉毛又浓又粗,下面却偏偏长了一对绿豆大的眼睛,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给人一种颇有心计的感觉。 

 正在马力打量那几人的时候,引路的青年边为马力面前的空杯倒酒边细声说道:“别看了,‘点子’就是他们,岁数最大的那个光头就是韩华。” 

 哦!原来如此!马力急忙收回目光,双手托杯,冲着那青年客气地一笑,接着低声问道:“肯定吗?” 

 那青年撩起眼皮瞄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笑,但语气却冷了下来,道:“东哥从来没有问过我们这样的话!”暗组调查出来的事情,基本都是千真万确的,甚少有错误的时候,谢文东都对暗组有百分百的信任,现在听马力有怀疑的意思,暗组人员的心里哪能痛快。 

看出对方的不满,马力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端起酒杯,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兄弟,我这人嘴笨,说话不经大脑,请你不要见怪,我先自罚一 杯!”说着,他一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同时他也暗暗佩服暗组人员做事的周到,竟然在韩华等人的旁边订下位置,这样一来,等会自己动起手将更加方 便。 

见马力为人豪爽,那青年心里的不痛快一扫而光,哈哈笑道:“自家兄弟,何必客气!”说着,又向另外两名暗组兄弟示意一下,三人齐齐端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那名青年站起身形,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吃!说完话,他大步流星走了出去。暗组分工向来明确,放风的就是放风的,动手的就是动手的,青年的任务是为马力的动手做准备,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他不会再多留一刻。 

青年走后时间不长,他点的饭菜也送了上来。两盘大骨头,还有数盘色香味俱全的东北炖菜,只是看着,就够让人口舌生津的了。 

马力来了食欲,他是一点没客气,带上饭店送的塑料手套,随后抓起一根大骨头,大口大口啃咬起来,那两名暗组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暗暗苦笑,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马力吃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拿起吸管,用力的将骨头里的骨髓吸出,发出嘶嘶的怪音,周围的客人们听得都直皱眉,纷纷不满的向他这桌看来,不过马力倒是不在乎那些,边吃边擦汗,而那两名暗组兄弟也是稳如泰山,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 

与他们相邻的韩华那桌也注意到了马力,一名大汉嗤笑一声,推推韩华的胳膊,又向马力努努嘴。 

韩华举目一看,也乐了,摇头说道:“不用理他,乡下来的土豹子!” 

一句话,将周围的猛互帮众人都逗笑了。其中有一人话锋一转,皱着眉头说道:“华哥,李恩博那家伙死了,我看文东会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华哥,咱们得早作准备啊!” 

“哼!”韩华哼笑道:“李恩博是他自己找死,竟然去偷袭文东会的分部,也不想想,有谢文东在,能让他那么容易得手吗?我已经考虑好了,今天晚上就向上面申请,带兄弟们撤离旅顺!” 

周围的几名大汉精神同是一振,纷纷说道:“华哥,上面能同意吗?” 

“不同意怎么办?”我们还能坐在这里等死吗?我们有几个人,几把刀?文东会有多少人,多少刀?反正我是想好了,不管上面同不同意,我先带大家撤离再说。韩华拍着胸脯,豪气冲天的说道:“就算上面责怪下来,也有我来担着!” 

“华哥够意思,兄弟们敬你!”“敬华哥!” 

众人纷纷端起酒杯,又是吹捧,又是敬酒,韩华满面红光,乐得嘴巴合不拢,可是他们哪里能想到,坐在旁边的那三人不是乡巴佬,而是来要他们命的侩子手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274)饭店里,马力在大吃大喝,邻桌的猛虎帮等人也吃喝的痛快,双方看起来相安无事,但暗中却充满了杀机。吃喝得差不多了,马力将手上油乎乎的手套摘掉,换上一副新的,同时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两名暗组兄弟。

两名暗组人员明白他的意思,双双放下碗筷,挺直身躯,接着各从口袋中抽出黑皮手套,慢慢地戴在手上。马力站起身形,拿起餐巾纸,先是抹了抹闹们上密布的汗水,接着又擦擦嘴上的油渍,直向相隔不远的韩华走去。

见状,两名暗组人员纷纷将手伸向桌子下方,摸进衣襟之内,紧紧抓住藏于肋下的开山刀刀把。只见马力绕过猛虎帮其他众人,当路过韩华身后时,他身形突然停住,身子前探,环视众人,笑呵呵地问道:“各位朋友,你们刚才说谁是乡巴佬?”

猛虎帮众人先是一怔,等看清楚问话的人是马力,相互看了看,接着爆出一片轰笑声。一名猛虎帮的大汉挥挥手,边笑着边不耐烦地说道:“滚、滚、滚,没你什么事!”

“我只想知道是谁说我是乡巴佬!”马力挠挠头发。他的手上还带着饭店赠送的塑料手套,挠头发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好笑。

韩华身子后仰,抬起头来,看了身后的马力一眼。

马力衣着普通,模样更普通,脸色苍白,一脸的病态,任谁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韩华嗤笑出声,纵肩说道:“是我说的,你又能怎么着?他*的,你还想找我们麻烦不成……”

没等他把话说完,马力突然间伸出手来,一把将韩华头发抓住,用力向后一拉,韩华受力,脑袋高高仰起,马力另只手里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他反手持刀,对准韩华的脖颈处非快地抹了一下。

说来迟,实则极快。马力一连串的动作只是石火电闪间的事。随着他的刀锋抹过,只听嘶的一声,韩华的喉咙上喷出一道血箭,溅在桌子上,也溅到的饭菜中,马力二话没说,松开韩华的头发,快步向外跑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马力已经抛出好远,猛虎帮众人才反应过来。

“啊——”

猛虎帮众人发出一声尖叫声:“华哥!华哥——”众人再看韩华,人已经不行了,马力这一刀下手极狠,将韩华的动脉和喉管一并割断,人当场就不行了,两眼发直,嘴巴大张,身子剧烈的哆嗦着,指向椅子下出溜。

“哎呀!”猛虎帮众人做梦也想不到,那吃起饭来怪模怪样的乡下人竟然是要命的杀手,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咆哮道:“小子,你别跑。。。”没等他们去追赶,忽听“啊,啊”两声惨叫,再看两名猛虎帮汉子,胸前多处两只明晃晃的刀尖,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扑扑直喷。

沙!随着两名暗组人员抽刀,那两名大汉双双倒地,四肢只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暗组人员杀了两人之后,再不停留,转身就向后门跑。这一下,猛虎帮余下的几人彻底懵了,心里生寒,不知道饭店里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杀手。

他们纷纷亮出家伙,将饭桌掀掉,聚集在一起,紧张的四处张望,同时连声吼叫。

一时间,整个饭店内乱成了一团,人仰马翻,喊叫声、尖叫声不断,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四处逃窜的食客。

马力出了饭店,将手中的钢刀随手一扔,接着钻进一辆早已等候在路边的小轿车,等他进了之后,轿车启动,飞驰而去。

他们这边刚一得手,谢文东那边也得到了消息,他心中赞叹一声好,随即下令,立刻对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展开进攻。

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准备得比较充分,正常情况下,文东会想硬打下来,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小,但现在其大头目韩华被杀,上下一片慌乱,各干部之间谁又都指挥不动谁,如此一来,哪还能抵御得住文东会和饿*原狼的冲击。

争斗展开得快,结束得也快,前后没有超过半个钟头的时间,猛虎帮在旅顺的二百多人要么败逃而去,要么身受重伤,要么成了文东会的俘虏,其实立碑迅速瓦解。

这一仗打得如此顺利畅快,马力无疑是立下了首功,谢文东并未食言,不仅给了他高额的奖金,而且还直接将马力调到文东会的总部,成为文东会的核心人员之一。

众人自然都为那里感到高兴,不过有个人确实例外,田启。

三眼,高强,李爽等人可以算是文东会的老人,也是第一批核心人员,而彭飞,方天化,马力,田启等人则是文东会的后起之秀,称得上是第二批核心干部。前者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其关系也是在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之中磨练出来,十分深厚牢固,而后者则不然,相互之间并无私交,更谈不上感情,完全是*文东会这个纽带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期间存在有强烈的排斥性,只是这种明争暗斗还没有浮出水面罢了。

看到马力春风得意,由文东会的一名底层小干部一跃成为总部的核心人员之一,田启心中愤愤不平,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威胁,虽然表面上他也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稳定了DL这边的情况,等于是出去谢文东一块心病,对文东会而言,在东北最重要的两处地方就是H市跟DL。只要这两处地方形势稳定,那无论猛虎帮怎么折腾,对谢文东乃至整个文东会的影响都不大。

DL评定之后,谢文东对以巴格尔为首的*原狼众人万分感谢,并亲自送他们去了机场,临行之前,他还送给*原狼一笔丰厚的资金,算是作为他们帮助自己的回报,至于在拼杀中受伤的*原狼人员则全部留在DL修养,其费用也由谢文东全包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谢文东刚刚把DL这里的猛虎帮势力铲除掉,正准备向其他地区的猛虎帮势力动手的时候,广州那边突然打来电话,称南洪门开始对己方展开全面反扑,己方在广东立足未稳,难以抵挡,形势岌岌可危。

听到这个消息,谢文东暗暗吸口气,向问天这个反击的时机抓得实在太好了,自己远在东北,忙于应付猛虎帮,根本顾及不到广东那边。谢文东沉吟许久,给孟旬打去电话,令他不要再进攻南洪门,以防御为主,一切等自己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孟旬暗暗苦叹,他倒是也想抵御住南洪门的反扑,可是如何能防御的住呢?

现在南洪门已放弃了双线作战的策略,趁着谢文东回东北这个空当,向问天当机立断,决定放弃一边,全力主攻另一边,他将在前方抵御张一、三眼等人的南洪门帮众大批的抽调回来,专心应付孟旬一系,并随之展开疯狂反攻。

孟旬手里的可用之人本就不多,趁南洪门人员大多顶在前方,他在后面占点便宜还行,可现在南洪门将主力调回与他硬战,孟旬也没有良策,不管他的头脑再怎么精明灵活,可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力上的差距使其无法与南洪门正面抗衡,行驶异常被动,进入广东的文东会势力也被*得一退再退,几乎要全线溃败回广西。

只是这些事情,孟旬不想对谢文东说,他知道,说了也没用,无论于公于私,东北都是重中之重,没把东北安定下来,谢文东根本回不来,既然他回不来,说得越多只会让谢文东越担心,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孟旬绝对是个识大体的人,听了谢文东的叮嘱,他微微一笑,说道:“东哥,我会安排好兄弟抵挡南洪门的反击,你就不再担心了!”

他的话虽然说得轻松,不过谢文东还是从中听出一丝沉重,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小旬,如果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一起想主意!”

“呵呵!东哥,没事,我了解南洪门的人!”

孟旬说的是实话,他是了解南洪门的人,可是同样的,南洪门的人也了解他,这为日后留下了大大的隐患。

听他这么说,谢文东稍感安心,又叮嘱了几句,方与孟旬互道珍重,挂断了电话。

随即,他又给张一和三眼打去电话。既然南洪门从前方抽调人力展开反击,那么前方必定人力空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张一和三眼等人抓紧进攻的节奏,如此一来,也能大大缓解孟旬那边的压力。

接到谢文东的电话,张一和三眼都是连声答应,而实际上,他们进攻速度并没有加快多少。

这倒不是他们没有去认真执行谢文东的命令,而是受性格所限。

张一为人向来谨慎,指挥打仗也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虽然他也感觉到南洪门的人力在逐渐减少,可是怕中对方的诡计,进攻的节奏只是相对加快而已,实际上,还是十分缓慢,由于被他所拖,三眼那边想快也快不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对广州造成的压力不够,孟旬一系更加吃紧。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275)谢文东平定了DL的猛虎帮势力不久,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形势十分危急的省城S市。与DL一样,S市也是猛虎帮重点攻击的目标,不过猛虎帮对S市显然比对DL要更加重视,不仅人员数目众多,而且皆是猛虎帮最精税的人员,作战凶猛,纪律、组织等方面也严明。 

 在S市,猛虎帮没有躲躲藏藏,刚一开战,其人员就浮出了水面,与文东会展开了你来我往的对攻克战。在人员的战斗力上,猛虎帮并不比文东会这边 弱,而在人数上更是占得上风,刚开始,双方还硬碰硬的打了几仗,结果都以文东会吃亏而靠终,几仗下来,文东会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不说,其形势反而越来越被 动,最后,文东会不得不放弃迎战,全部龟缩防守,如此一来,猛虎帮的气焰更是嚣张,放开手脚,对文东会在S市各地的场子连连进攻。 

 S市的文东会分部里,各场子的告急电话几乎不间断,一个接着一个打进来,分部内的小头目们只是接告急的电话就忙得脚打后脑勺,就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谢文东等人到了S市。 

 分部的负责人是位名叫伍晓波的青年,别看年岁不大,却是文东会的老人,属于龙堂最早那批兄弟中的佼佼者。不过此人是勇猛大于谋略,让他在战场上 冲锋陷阵可以,但坐镇后方,指挥大局的本事则差了很多,正是因为他的失误,在未探明猛虎帮虚实的情况下就草率出战,结果导致文东会在一开始就吃了大亏,始 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谢文东抵达S市分部时并不太平,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分部的大门口,叫骂连天,看其衣着,显然不是己方的兄弟。坐着副驾驶位上的刘波暗暗皱眉,先是让司机在路边停车,接着回头看着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前面那些人好像是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举目向前望了望,轻轻叹口气,如果这些真是猛虎帮的人,那己方在S市的状况可够窝囊的,竟然被人家堵在家门口叫骂!他顿了片刻,问道:“伍晓波的电话是多少?” 

 刘波闻言,急忙拿出小本子,翻了几页,将伍晓波的电话告诉给谢文东。后者拿出手机,给伍晓波打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通话里传来伍晓波不耐烦地声音:“喂?什么事?有话快说!” 

 “我是谢文东!”谢文东一字一顿地正色说道。 

 “啊!啊?”那边的伍晓波吓了一跳,连声说道:“哎呀,原来是东哥!” 

 谢文东深吸口气,好奇地问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伍晓波犹豫了一会,方故作轻松地说道:“我正准备指挥兄弟们对猛虎帮进行反扑!” 

 听了这话,谢文东差点气乐了,人家都骂到自己家门口了,还准备什么反扑?!他疑声问道:“分部门口聚集那么多人,都是干什么的?” 

 伍晓波一愣,支支吾吾半响,才小声说到:“那……那些都是猛虎帮的杂碎……”说着话,他猛然一惊,突然反应过来,忙问道:“东……东哥是怎么知道分部门口有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挑起眉毛,说道:“因为我现在就在分部的外面!” 

 “阿?” 伍晓波闻言大吃一惊,他听说谢文东要来S市,只是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而且事先毫无通知。他张口结舌,呐呐说到:“这…这…”他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下文。 

 文动会分部门口的那些人确实是猛虎帮的帮众,只是现在是大白天,他们有所顾虑,不敢硬向里面冲,虽然不动手,嘴巴可没闲着,将文东会从上到下几 乎骂了个遍,猛虎帮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一是让文东会得不到休息的空闲,再者就也是想激怒文东会,逼里面的人出来一战,这样猛虎帮就有全歼文东会主力的机 会了。 

刘波微微一笑. 边下车边说道:"东哥.放心吧." 刘波下了车之后. 从车尾箱里随手抽出一根铁条.接着大步流星向双方争斗的中心走去. 见刘波要上场.做在另外一车的田启和马力也纷纷下车.各找家伙. 跟着冲上前去.

刘波身为暗组的老大. 动手的机会很少. 但伸手却是出类拔萃的.到了争斗现场的近前. 他手中的铁条猛的向外一挥. 只听啪的一声.铁条正扫在一名猛虎帮大汉的太阳穴上.那大汉嗷的怪叫一声. 抱着脑袋. 应声倒地. 鲜血顺着手指缝流淌出来. 

见他出手伤人. 周围的猛虎帮人员纷纷怒吼着向刘波冲SHA过来. 不过他们来得快. 趴下的更快. 刘波身材不高. 但粗壮结实. 行动起来异 常灵活. 穿梭在人群中.将手中的铁条轮得虎虎生风. 听过之处. 总有人哀号着摔倒在地. 时间不长 已有7.8名猛虎帮人员倒在他的脚下. 

这时候.田启和马力也冲SHA上前来. 前者不擅长动手. 到了战场上. 也只是装装样子. 而马力不然. 他伸手了得. 实战经验丰富. 虽然身上有伤. 但动起手来不比任何人差 

随着他们的参战. 使猛虎帮的后方一阵大乱. 令人硬着头皮迎战的伍晓波见状.暗道一声. 这仗有搞头. 他高声呐喊道:"兄弟们. 东哥来了. 都加把劲. 别让猛虎帮这些TU崽子跑了" 

文东会原本跌落的士气这时候又提升上前.在听说谢文东来了. 心气更足.一各个叫喊连声. 拼了命的与猛虎帮的人厮SHA. 反观猛虎帮这边. 开始渐渐乱了阵脚. 又打斗时间不长. 其头目见已方已无便宜可占. 当机立断. 下令撤退. 

这场争斗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双方也没有太大的伤亡. 最终以猛虎帮曹操撤退收场. 

等猛虎帮的人全部撤走之后. 伍晓波令手下人赶快打扫战场. 他自己则快步来到刘波近前. 热情的伸出手来. 满面苦笑的说道:" 

"刘哥." 

伍晓波是文东会的老人. 和刘波等人也是相识多年. 之间很熟. 刘波与他握了握手. 然后向后面努努嘴. 低声说道:"东哥的车就在那边." 

"啊" 伍晓波深吸口气. 急道:" 我去见东哥." 

刘波小声嘱咐道:" 东哥的心情不是很好. 说话小心点." 

伍晓波愣了愣. 然后面色一正. 连连点头. 他一溜小跑. 到了谢文东做的轿车前. 恭恭敬敬的深失一礼. 没等他问好. 谢文东已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上下打量了伍晓波一番. 没有多说什么. 只甩头道:" 回分部吧" 

文东会在S市与猛虎帮交战不利. 损兵折将. 作为负责人. 伍晓波当然难脱其纠. 他耸拉着脑袋. 默默跟小河谢文东的身后.大气都不敢 出. 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进入分部.来到办公室. 谢文东背着受在里面转了一圈. 看到办公桌上摆放的地图. 他低头观看. 地图上勾勾画画. 乱 78糟的一大团. 谢文东随口问道:"我们在S市的情况怎么样.?" 

以伍晓波为首的分部干部们相互看了看. 都在暗暗咧嘴. 谁都不敢搭言. 最后还是伍晓波壮着胆子说道:"这个.. . .东哥.. 形势不太乐观.. "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这两名文东会的保安,并不是故意做作,而是真个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敌人吓了一跳。 

看着他二人慌慌张张向楼内逃跑的样子,暗暗松了口气,看起来文东会真的是毫无防备,已方这次偷袭还真来对了!想着,他压下心中的不安,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对周围的众人喝道:“兄弟们,给我一口气杀进去!” 

虽然文东会的主力去了旅顺,但比清还有留守的人员,猛虎帮众人都以为要打进会很难,哪知道文东会的分部根本毫无抵抗,一路上未遇到任何阻挡,顺顺呖呖地冲进分部的大楼里。 

李恩博一马当先,带领手下众人冲进大厅之内,进来一看,只见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李恩博正觉得奇怪,忽听楼上有人在压低声音叫喊。他眼珠转了转,冷笑一声,将手一挥,喝道:“向楼上攻!发现文东会的人,给我往死里打!” 

随着李恩博一声令下,猛虎帮人员如同潮水一般向楼上涌去,李恩博混在人群中,一手提刀,一手握枪,两眼瞪得滚圆,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生怕中了文东会的埋伏。现在打进文东会的分部,要说他心里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此时他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从一楼冲到二楼,又上到三楼,令人惊讶的是一个文东会的人都没有,整个楼内黑漆漆的一片,寂静的可怕,给人一种仿佛进入鬼楼的感觉。这时候, 猛虎帮的冲劲也都消磨得差不多了,众人皆在心里打鼓,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问会的主力就算去偷袭率春据点,可也应该有人留守啊,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出 现,那连那两名逃到楼内的宝安也不见了踪影,这太诡异了。众人纷纷停住脚步,齐齐看向李恩博,疑问道:“李哥,我们……我们还向楼上搜吗?” 

李恩博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了,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由不得他再退缩,只能按照计划继续进行。他咬咬牙关,沉声说道:“继续!不用担心,文东会的人肯定是见我们来势汹汹,不敢抵抗,都逃到楼上去了!”他这么说,是在安慰众人,同样,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文东会分布大楼共有二十八层,称得上是座宏伟的庞然大物,当猛虎帮的人登上十楼的时候,仍然没有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猛虎帮众 人都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起来,刚来时的冲劲早已小时得无踪影,一名小头目深吸口气,壮着担子低声说道:“李哥,我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我们是不是先撤回 去……” 

“哦……”李恩博还有些犹豫,可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大楼里,手机铃声显得格外刺耳。李恩博身子一震,急忙将手机掏了出来,接通之后,没好气第问道:“谁?什么事?” 

“李哥,大……大事不好了……”打来电话的是正猛虎帮留在一楼防风的小头目,他与其慌张地结结巴巴说道:“文东会的人……外面都是文东会的人!” 

听闻这话,李恩博的脑袋嗡的一声,他瞪大眼睛,怒声喝道:“CNMD,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李哥,外面突然出现好多文东会的人,把我们给……给包围了!” 

“啊——”李恩博惊讶出声,一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文东会的人?他们不是去旅顺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自己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他脑海里闪出一连串疑问。 

见他站在原地,惊若木鸡久久无语,周围众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七嘴八舌地问道:“李哥?李哥?” 

听闻众人的呼唤,李恩博终于回过神来,好象被谁突然踩到尾巴似的,他一蹦多高,几个大步,冲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提脚一脚,将房门提开,随后三步并成两步,来到窗台前探出脑袋向外一看,好嘛,只见楼下的大门外停满了车辆,周围人头涌涌,皆是文东会的帮众。 

“哎呀!”李恩博看罢,几乎是尖叫喊道:“不好,我们中计了!撤!快撤!”

  直到此时,猛虎帮众人才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在李恩博的连声催促下,众人后队变前队,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可是他们进来容易,想出去就难了。 
 
   其实,部分正门外的这群人并非是文东会的帮众,而是从内蒙赶过来的草原狼的人员。为首的一名蒙古汉子,身材不高,体型敦实粗壮,宽额头,小 眼睛,满脸的横肉。这人是阿日斯兰的心腹兄弟,也是草狼的二号大头目,名叫巴格尔,为人凶狠,是名骁勇善战的好手。本来谢文东想安排草原狼的人负责堵后 门,但巴格尔执意不肯,硬是要主攻前门,谢文东拗不过他,顺水推舟,将主攻前门的任务给了草原狼,而他自己则带着文东会的兄弟负责截断后门。 

巴格尔身先士卒,带领草原狼的人,提刀就从外面冲杀近来。猛虎帮留守一楼大厅的人员硬着头皮,匆忙上前应战。猛虎帮的战斗力不弱,其人员也都是敢打敢杀的亡命之徒,但是和凶悍的草原狼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 

双方刚一接触,巴格尔抡圆了手中的片刀,对折面前的一名大汉的脑袋,恶狠狠劈了下去。这一刀,力道太重了,刀锋破风声刺耳。那名猛虎帮大汉吓了一跳,连躲都未敢躲,急忙横刀招架。耳轮中只听咔碴一声脆响,两把刀片结实的撞出一连串火星子,双刀几乎一齐折成两截。 

巴格尔倒没什么,看对方那人,手中提着半截刀片,正条胳膊都抬不起来,户口迸裂,鲜血顺着手掌向下淌。巴格尔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箭步上前,将手中半截片刀向前一次,随着扑的一声闷响,半个刀身没入那大汉的胸膛。 

“啊——”大汉惨叫一声,仰面而倒,这时,有一名猛虎帮人员冲到巴格尔金钱,将片刀轮圆了,横扫他的脖颈。后者想也没 

想,敦实的身材突的向下一低,轻松闪过锋芒,接着身体急进,顺势搂抱住对方的腰身,没见他如何用力,轻松将对方举了起来,向身后用力一摔,只听咚的一身,那大汉的脑袋重重撞在地面的大理石上,声都未哼一身,当场晕厥。 

刚一接触,只几秒钟的时间,巴格尔已连续放到对方两人,其身手之彪悍,可见一斑。 

草原狼的其他众人也不含糊,只将猛虎帮众人杀得连连溃败。就在猛虎帮众人抵挡不住的时候,李恩博带着大批的猛虎帮人员从楼上冲了下来,看着大厅内达成一团的众人,他心中暗颤,但表情还算镇静,将手中刀向前一指,高声喝道:“兄弟们,给我杀!” 

猛虎帮人多,草原狼战斗力强,双方各有所长,打在一起也是半斤对八两,势均力敌。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实力上,双方相差无几,但是在心气上,猛虎帮远远不如草原狼。 

双方打斗时间不长,猛虎帮这边或死或伤,已有十余人倒在血泊中。李恩博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当机立断,高声喝道:“兄弟们,撤退。从后门撤!” 

这时候他想撤,哪里还能撤得出去。 

李恩博等人刚刚退到大楼后门的时候,忽听外面传出一声冷笑,同时有人慢悠悠地说道:“猛虎帮的朋友,此路不通!” 

啊?李恩博心中暗惊,他强稳住心神,收住脚步,抬头拢目观瞧,之见后门门外站有百余门黑衣人,为首的一位青年,岁数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身 上穿着笔挺整洁的中山装,向脸上看,相貌清秀,并舞出奇之处,但一对狭长的丹凤眼却格外的明亮,转动之中,精光自然流露射出,逼人心魄。 

“你。。。你是什么人?”李恩博已经猜出对方的神风,可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谢、文、东!”那青年脸上带着淡笑,一字一顿地说道。 

果然是他!李恩博脸色先是一红,接着变成白青色,他很清楚,谢文东既然在这里,那么自己肯定是中了他的圈套,今天想要脱身,已经难上加难。他 将心一横,强装镇静,强硬地吼叫道:“谢文东,我找的就是你,你拿命来!”说这话,他将提qiang的手臂抬了起来,对准谢文东的脑袋就要开枪。在他看 来,如果自己能一枪打死谢文东,趁对方混乱之际,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但是他却低估了谢文东身边报表的实力。 

他的手指还没有扣到扳机,只听扑的一声轻响,接着,李恩博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似的,手中的qiang也随之脱手而飞。 他低头一瞧,只见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个黑洞洞的血窟窿。猩红的鲜血正从中缓缓流出,他楞了一下之后,才感觉到手腕上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啊--”李恩博惨叫着,捧着受伤的手腕连连后退。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悠悠而笑,他伸手入怀,同时说道:“我这里没有棺材,只能送你黑帖一张!”随着话音,他双指从怀中夹出一张黑色的卡片,指尖一弹,那张黑色卡片在空中打着旋飞进猛虎帮的人群中。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二章
  黑帖飞出,等于是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不用谢文东发话,文东会众人已一齐杀上去。这P文东会人员,以暗组兄弟为主,其战斗力丝毫不不一前面的草原狼差,现在猛虎帮中了文东会的圈 套,被憋在对方的分部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加上李思搏又被对方打伤,其人员的时期已经跌落到谷地,此时再对阵暗组人员,哪里还是对手。先是李思博在手 下心腹的搀扶下退回到大厅内,接着,猛虎帮帮众也跟着溃败下来。

前面有草原狼,后面有文东会,一边比一边凶狠,这时的李思博又急又疼,脸上汗日雨下,可是面对眼前的危机又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看着对方人员已从前。后门冲杀进大厅之内,李思博被逼无奈,只能带着猛虎帮人员向二楼退。

来时,李思博带上精锐数百人,而退到二楼之后,再看手下人员,只剩下区区一百多号,折损大半,他在心里哀叹一声,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 文东会的主力明明去旅顺,而这P人员又是从那冒出来的?自己怎么就湖里糊涂的中了对方的诡计呢?他还没诼么出个所以然来,文东会和草原狼又开始向二楼发起 冲击,双方人员在楼道内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硬战,猛虎帮这边好在是居高临下,占有一定的地利优势,还能抵挡一阵,不过看场上形势,其人员恐怕也坚持不了多 久。

李恩博将手腕上的Q伤草草包扎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给旅顺那边的猛虎帮头目打去电话求救。猛虎帮在旅顺的大头目名叫韩华,一个在黑道混迹多 年的老油条,李恩博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只是他受困于文东会的分部,除了旅顺的韩华能帮他再找不到其他人了。时间不长,电话接通,李恩博急声问道:“韩兄, 你那里有没有受到文东会的攻击?”

韩华知道文东会的主力来了旅顺,以为那就是冲自己而来的,本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打算硬干一场,结果文东会的主力进入旅顺之后一直按兵不动, 没有丝毫要来进攻己方的意思,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韩华也颇感莫名其妙。听完李恩博的问话,他皱着眉头说道:“文东会的主力并未打过来,不知道是 怎么回事?!”

“那就好,那就好!”李恩博稍微松口气,连声说道:“韩兄,我现在被困在文东会的分部里了,周围都是敌人,韩兄,你带着你那边的兄弟立刻来救我!”

啊?韩华听了这话大吃一惊,李恩博被困在文东会的分部里了?他去文东会的分部干什么?韩华也是经验丰富的江老湖,细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大概。难怪自己当初向李恩博求援的时候他不答应,原来是想把自己当诱饵,引走文东会的主力,他好在后面捡便宜啊!这狡猾的子棒丽高,活该你被困,活该 你中计!想着,韩华恨得牙根直痒痒,不过在言语中可丝毫没有表露出来,他为难地说道:“李兄,我怎么去援助你啊?据点外面都是文东会的人,先不说我能不能 赶到你那里,万一我带兄弟走了,据点有失怎么办?”

李恩博急的满头是汗,焦急的大声说道:“可是……可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韩兄,看在同门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嘿嘿!”韩华发出一阵阵得意的冷笑声,将李恩博当初对他讲的话又用回到李恩博身上,他幽幽说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去搞定,别人没时间也不可能帮你擦屁!好了,就这样吧,我很忙,下次再见!”说完话,不等李恩博再请求,他已将电话挂断。

“喂?喂?”李恩博连吼两声,话筒里已没有任何的回音,他气急败坏地将手机摔了个粉碎,咬牙切齿地咆哮道:“韩华,你想阴我,你TM的也别想好!”

得不到援军的支援,猛虎帮帮众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一个个如同大难临头,根本无心与文东会,草原狼恋战,在对方如潮水般的攻击下,其人员一退再退。

猛虎帮由二楼退到三楼,又慢慢退到四楼……每退一层,人员就减少几成,等他们退到六楼的时候,李恩博身边的人员只剩下十几个,而且各个都身上挂彩,衣服被汗水,血水湿透,变成淡红色。

  猛虎帮有损失,文东会和草原狼也同样有伤亡,只是相对比较起来,要小很多。看的如狼似虎,不断向上冲杀的敌人,猛虎帮的十几名帮众齐齐聚到李恩博的身边,纷纷哀嚎道:“李哥,这仗不能再打了,我们……我们还是投降吧?”

“投降?”李恩博身子一震,他也想投降,可他更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一旦投降,只有死路一条,谢文东决不会饶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摇头哀叹 一声,说道:“今天落到这个地步,我们除了拼死一战,已再无其他退路,兄弟们,咱们就算战死,也要死的像个汉子,别让谢文东看笑话!”说这话,他抓起片 刀,嗷的怪叫一声,主动向楼下的文东会,草原狼众人冲杀过去。

李恩博的勇猛,带动了其他人员的斗志,众人纷纷高喊一声,也跟着冲了下去。当双方实力相差相当的时候,意志力的强弱是决定双方胜负的关键,但是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再强的意志力也改变不了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

以李恩博为首的十几名猛虎帮人员只顷刻间就被淹没在文东会,草原狼众人的人海之中,甚至连点像样的抵抗都没得及做出。

战斗以文东会。\,草原狼各损数十人,猛虎帮精锐被全歼而告终。乱战之中,李恩博身受十数刀,浑身是血,但人还没有断气,躺在楼梯台阶上,身子直抽搐。

文东会众人都知道他是猛虎帮的头目,没有马上对其下死手,将其围在当中,等谢文东来处置他。

时间不长,谢文东在五行等人的保护下走了上来,草原狼的头目巴格尔看到谢文东,抹了抹脸上的血迹,粗声粗气又语气恭敬地说道:“谢先生,猛虎帮的人都已经搞定了!这个是他们的头目,你看怎么处理他?”说这话,他指指地上的李恩博。

谢文东向地上瞄了一眼,随即对巴格尔笑道:“巴格尔,辛苦了!”说着,他蹲下身来,看着李恩博,幽幽说道:“你有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你自找的,你选错了东家,也选错了对手!”

原本神志有些模糊的李恩博突的张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半晌,突然嘿嘿笑了,他声音颤抖着说道:“谢文东,你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不过,在你杀我之前,我想弄明白一件事……”

“哦?什么事?”

“你们的主力明明去了旅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潜伏在DL?”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批兄弟绝大多数是从内蒙抽调过来的。”

“内蒙?”

“难道阁下没听过草原狼的名号吗?”

啊!这么一说,李恩博彻底弄明白了,原来在关键时刻谢文东竟然借用了草原狼的力量,难道对方如此凶狠、霸道。自己千算万算,可无论如何也算不到草原狼会横插一手。他苦笑点点头,幽幽问道:“如此来说,你调主力去旅顺也是装样子了?”

“没错!”现在,李恩博在谢文东眼中已和死人无异,他毫无忌讳,直截了当地说道:“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旅顺还有据点,更不知道据点在什么地方。”见李恩博还有发问,谢文东继续说道:“在旅顺偷袭我们场子的,那其实都是我们自己人而已。”

哎呀!好个狡猾的谢文东啊!李恩博在心里哀叹一声,不过输得也心服口服。他连连点头,说道:“人人都说谢文东阴险狡诈,果然不假。”顿了一下,他喘了两口粗气,嘴角稍微上挑,阴笑着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旅顺据点的位置!”由于血液流失过去,李恩博此时是头晕眼花,脸色苍白得吓人,他喘息着说道:“旅顺的据点……在万兴广场的后面,一座黄色的三层土楼,里面的人并不多,应该未超过三百……”

文东会众人听完这话都有些发蒙,不明白李恩博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明知道自己自己要死,还告诉己方这么重要的信息?难道这人的脑袋被打傻了不成?!

谢文东也很奇怪,他眉头微皱,含笑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李恩博声音微弱地说道:“旅顺据点的头目叫韩华,希望,你能杀了他……让他陪我上路!”

谢文东目光如炬地盯着李恩博一会,随后仰面轻笑,点头说道:“没问题,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这个愿望,我会帮你实现!”

说着话,他挺直身躯,边向楼下走,边向左右众人做了个横切的手势。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273)看到谢文东的手势,巴格尔一点都没犹豫,对着李恩博的胸膛,恶狠狠就是一刀,干净利落的一刀。耳轮中只听扑哧一声,这一刀,直接给李恩博来了个透心凉。后者连哼都未哼一下,当场毙命,这也正应了黑贴现,血光溅,黑贴一出,绝无空回的江湖传言。 

 谢文东一边令人清理分部,一边找来刘波,让他立刻派暗组的兄弟去查查,究竟有没有李恩博说的这个地方。事关重大,刘波没敢耽搁,亲自带人去旅顺 调查。李恩博并没有说谎,他提供的那处地方确实是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李恩博自知自己是死路一条了,不过他想在临死之前再捎上一个垫背的,见死不救的韩华 当然是他的首选。 

 很快,暗组那边传回了消息,虽然还无法肯定确认李恩博的消息是否准确,但他所说的那处地方确实很可疑,里面住着的也都是一些形迹可疑的大汉。谢文东原本打算将派往旅顺的人员撤回来,听完刘波的汇报,立刻打消了主意,并令刘波继续查探,想办法务必确认对方的身份。 

 翌日。由于文东会的人员一直没有对据点发动进攻,猛虎帮人员的警惕性逐渐松懈下来,渐渐的有人从土楼里出来,或是去附近的饭店里吃饭,或是去买 东西。趁着这个机会,刘波带领几名暗组人员秘密抓住对方一名大汉,经过一番严刑逼问,那大汉将实情说出,证实这里确实是猛虎帮在旅顺的大据点,也是唯一的 据点。得到这个答案,刘波心中大喜,马上给谢文东发去短信,说明李恩博提供的消息没错,这里还真是猛虎帮的据点。 

 得到刘波的肯定,当天晚上 ,谢文东就带上五行兄弟以及田启、马力、刘战奎、草原狼的人员去了旅顺,与己方的主力兄弟汇合之后,谢文东原本打算 直接攻过去,毕竟己方人多,士气又高涨,强攻猛虎帮的据点,拿下来不成问题,没等他下达进攻的命令,这时,刘波又给他打来电话,称对方的头目韩华带上几名 猛虎帮的人员出了据点,到附近一家骨头馆去吃饭了。 

 听闻这话,谢文东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韩华的心倒是宽得很啊,他在DL的同僚刚刚被自己杀掉,他不但不紧张,还有心思去饭店吃饭,让人无法理解 他在想什么。谢文东摇了摇头,将刘波提供的消息向众人一说,文东会的干部们也都乐了。田启笑道:“他不在据点里藏着,反而主动出来,这倒是个好机会,东哥 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去进攻猛虎帮的据点,另一路则去饭店击杀韩华,双管齐下,万无一失!” 

 谢文东点点头,田启跟他想到一块去了。他环视众人,笑问道:“谁愿意去杀韩华?” 

 没等旁人说话,马力挺身站起,正色说道:“东哥,把这人交给我吧,我去取他的脑袋!” 

 谢文东看看马力,没有马上答话。他并不是不信任马力的实力,而是觉得他有伤在身,不太适合去与人交手搏杀。见他有些犹豫,马力急道:“东哥请放心,如果我拿不下韩华的脑袋,我马力提头来见东哥!” 

 他这话说得太狠了,也等于立下了军令状,其他还想提出前往的人员将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了回去,无奈地暗暗摇头。听他这么说,谢文东也不好再拒绝,只是关切地问道:“阿力,你的伤……不要紧吗?” 

 马力正色说道:“东哥,那只是小伤,不碍事的!” 

 谢文东深吸口气,点点头,说道:“那好吧!阿力,此事就交给你了,你要带多少兄弟都可以!” 

 马力信心十足地说道:“不需要太多人,人多了反而不容易得手,东哥只给我两名兄弟就行。” 

 谢文东看着马力,嘴角一挑,乐了,说道:“好!阿力,如果你能办成此事,我重重有赏!” 

 马力主动请缨,前去击杀猛虎帮在旅顺的大头目韩华,他自己有伤在身,所要找的两名帮手就至关重要了,草原狼的人是彪悍,但太扎眼,容易让对方生出警觉,马力最终挑了两名暗组的兄弟,坐上汽车,以最快地速度去了韩华等人吃饭的饭店。

这是一家在场地颇有名气的骨头馆,由于味道鲜美独特,生意兴隆火爆,慕名而来的客人也极多。现在正是晚间九点多,刚刚过饭口的时候,可进进出出的客人还是络绎不绝。马力三人来到饭店的门口,只看大门两侧停着的车辆,就不难猜出里面客人的数量。 

 他们刚刚下车,一名青年从饭店六内走了出来,快步到了他们近前,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们可算来了,菜都快上齐了,快快快,里面请!” 

 马力一愣,不知道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青年是干什么的。他身边的两名暗组兄弟低声说道:“自己人!” 

 阿!马力了然,原来这名青年是暗组的探子。在青年的指引下,众人走进饭店内。只见饭店的大厅里是人头涌涌,谈论声、说笑声以及撞杯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空气中还飘荡着浓浓的肉香味。 

 马力咽口吐沫,跟随青年,在靠里面的一处空桌坐下。他环视左右,就在与他相邻的那一桌,坐有七名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位是个中年汉子,剃着大光头,眉毛又浓又粗,下面却偏偏长了一对绿豆大的眼睛,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给人一种颇有心计的感觉。 

 正在马力打量那几人的时候,引路的青年边为马力面前的空杯倒酒边细声说道:“别看了,‘点子’就是他们,岁数最大的那个光头就是韩华。” 

 哦!原来如此!马力急忙收回目光,双手托杯,冲着那青年客气地一笑,接着低声问道:“肯定吗?” 

 那青年撩起眼皮瞄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笑,但语气却冷了下来,道:“东哥从来没有问过我们这样的话!”暗组调查出来的事情,基本都是千真万确的,甚少有错误的时候,谢文东都对暗组有百分百的信任,现在听马力有怀疑的意思,暗组人员的心里哪能痛快。 

看出对方的不满,马力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端起酒杯,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兄弟,我这人嘴笨,说话不经大脑,请你不要见怪,我先自罚一 杯!”说着,他一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同时他也暗暗佩服暗组人员做事的周到,竟然在韩华等人的旁边订下位置,这样一来,等会自己动起手将更加方 便。 

见马力为人豪爽,那青年心里的不痛快一扫而光,哈哈笑道:“自家兄弟,何必客气!”说着,又向另外两名暗组兄弟示意一下,三人齐齐端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那名青年站起身形,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吃!说完话,他大步流星走了出去。暗组分工向来明确,放风的就是放风的,动手的就是动手的,青年的任务是为马力的动手做准备,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他不会再多留一刻。 

青年走后时间不长,他点的饭菜也送了上来。两盘大骨头,还有数盘色香味俱全的东北炖菜,只是看着,就够让人口舌生津的了。 

马力来了食欲,他是一点没客气,带上饭店送的塑料手套,随后抓起一根大骨头,大口大口啃咬起来,那两名暗组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暗暗苦笑,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马力吃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拿起吸管,用力的将骨头里的骨髓吸出,发出嘶嘶的怪音,周围的客人们听得都直皱眉,纷纷不满的向他这桌看来,不过马力倒是不在乎那些,边吃边擦汗,而那两名暗组兄弟也是稳如泰山,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 

与他们相邻的韩华那桌也注意到了马力,一名大汉嗤笑一声,推推韩华的胳膊,又向马力努努嘴。 

韩华举目一看,也乐了,摇头说道:“不用理他,乡下来的土豹子!” 

一句话,将周围的猛互帮众人都逗笑了。其中有一人话锋一转,皱着眉头说道:“华哥,李恩博那家伙死了,我看文东会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华哥,咱们得早作准备啊!” 

“哼!”韩华哼笑道:“李恩博是他自己找死,竟然去偷袭文东会的分部,也不想想,有谢文东在,能让他那么容易得手吗?我已经考虑好了,今天晚上就向上面申请,带兄弟们撤离旅顺!” 

周围的几名大汉精神同是一振,纷纷说道:“华哥,上面能同意吗?” 

“不同意怎么办?”我们还能坐在这里等死吗?我们有几个人,几把刀?文东会有多少人,多少刀?反正我是想好了,不管上面同不同意,我先带大家撤离再说。韩华拍着胸脯,豪气冲天的说道:“就算上面责怪下来,也有我来担着!” 

“华哥够意思,兄弟们敬你!”“敬华哥!” 

众人纷纷端起酒杯,又是吹捧,又是敬酒,韩华满面红光,乐得嘴巴合不拢,可是他们哪里能想到,坐在旁边的那三人不是乡巴佬,而是来要他们命的侩子手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274)饭店里,马力在大吃大喝,邻桌的猛虎帮等人也吃喝的痛快,双方看起来相安无事,但暗中却充满了杀机。吃喝得差不多了,马力将手上油乎乎的手套摘掉,换上一副新的,同时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两名暗组兄弟。

两名暗组人员明白他的意思,双双放下碗筷,挺直身躯,接着各从口袋中抽出黑皮手套,慢慢地戴在手上。马力站起身形,拿起餐巾纸,先是抹了抹闹们上密布的汗水,接着又擦擦嘴上的油渍,直向相隔不远的韩华走去。

见状,两名暗组人员纷纷将手伸向桌子下方,摸进衣襟之内,紧紧抓住藏于肋下的开山刀刀把。只见马力绕过猛虎帮其他众人,当路过韩华身后时,他身形突然停住,身子前探,环视众人,笑呵呵地问道:“各位朋友,你们刚才说谁是乡巴佬?”

猛虎帮众人先是一怔,等看清楚问话的人是马力,相互看了看,接着爆出一片轰笑声。一名猛虎帮的大汉挥挥手,边笑着边不耐烦地说道:“滚、滚、滚,没你什么事!”

“我只想知道是谁说我是乡巴佬!”马力挠挠头发。他的手上还带着饭店赠送的塑料手套,挠头发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好笑。

韩华身子后仰,抬起头来,看了身后的马力一眼。

马力衣着普通,模样更普通,脸色苍白,一脸的病态,任谁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韩华嗤笑出声,纵肩说道:“是我说的,你又能怎么着?他*的,你还想找我们麻烦不成……”

没等他把话说完,马力突然间伸出手来,一把将韩华头发抓住,用力向后一拉,韩华受力,脑袋高高仰起,马力另只手里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他反手持刀,对准韩华的脖颈处非快地抹了一下。

说来迟,实则极快。马力一连串的动作只是石火电闪间的事。随着他的刀锋抹过,只听嘶的一声,韩华的喉咙上喷出一道血箭,溅在桌子上,也溅到的饭菜中,马力二话没说,松开韩华的头发,快步向外跑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马力已经抛出好远,猛虎帮众人才反应过来。

“啊——”

猛虎帮众人发出一声尖叫声:“华哥!华哥——”众人再看韩华,人已经不行了,马力这一刀下手极狠,将韩华的动脉和喉管一并割断,人当场就不行了,两眼发直,嘴巴大张,身子剧烈的哆嗦着,指向椅子下出溜。

“哎呀!”猛虎帮众人做梦也想不到,那吃起饭来怪模怪样的乡下人竟然是要命的杀手,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咆哮道:“小子,你别跑。。。”没等他们去追赶,忽听“啊,啊”两声惨叫,再看两名猛虎帮汉子,胸前多处两只明晃晃的刀尖,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扑扑直喷。

沙!随着两名暗组人员抽刀,那两名大汉双双倒地,四肢只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暗组人员杀了两人之后,再不停留,转身就向后门跑。这一下,猛虎帮余下的几人彻底懵了,心里生寒,不知道饭店里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杀手。

他们纷纷亮出家伙,将饭桌掀掉,聚集在一起,紧张的四处张望,同时连声吼叫。

一时间,整个饭店内乱成了一团,人仰马翻,喊叫声、尖叫声不断,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四处逃窜的食客。

马力出了饭店,将手中的钢刀随手一扔,接着钻进一辆早已等候在路边的小轿车,等他进了之后,轿车启动,飞驰而去。

他们这边刚一得手,谢文东那边也得到了消息,他心中赞叹一声好,随即下令,立刻对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展开进攻。

猛虎帮在旅顺的据点准备得比较充分,正常情况下,文东会想硬打下来,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小,但现在其大头目韩华被杀,上下一片慌乱,各干部之间谁又都指挥不动谁,如此一来,哪还能抵御得住文东会和饿*原狼的冲击。

争斗展开得快,结束得也快,前后没有超过半个钟头的时间,猛虎帮在旅顺的二百多人要么败逃而去,要么身受重伤,要么成了文东会的俘虏,其实立碑迅速瓦解。

这一仗打得如此顺利畅快,马力无疑是立下了首功,谢文东并未食言,不仅给了他高额的奖金,而且还直接将马力调到文东会的总部,成为文东会的核心人员之一。

众人自然都为那里感到高兴,不过有个人确实例外,田启。

三眼,高强,李爽等人可以算是文东会的老人,也是第一批核心人员,而彭飞,方天化,马力,田启等人则是文东会的后起之秀,称得上是第二批核心干部。前者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其关系也是在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之中磨练出来,十分深厚牢固,而后者则不然,相互之间并无私交,更谈不上感情,完全是*文东会这个纽带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期间存在有强烈的排斥性,只是这种明争暗斗还没有浮出水面罢了。

看到马力春风得意,由文东会的一名底层小干部一跃成为总部的核心人员之一,田启心中愤愤不平,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威胁,虽然表面上他也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稳定了DL这边的情况,等于是出去谢文东一块心病,对文东会而言,在东北最重要的两处地方就是H市跟DL。只要这两处地方形势稳定,那无论猛虎帮怎么折腾,对谢文东乃至整个文东会的影响都不大。

DL评定之后,谢文东对以巴格尔为首的*原狼众人万分感谢,并亲自送他们去了机场,临行之前,他还送给*原狼一笔丰厚的资金,算是作为他们帮助自己的回报,至于在拼杀中受伤的*原狼人员则全部留在DL修养,其费用也由谢文东全包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谢文东刚刚把DL这里的猛虎帮势力铲除掉,正准备向其他地区的猛虎帮势力动手的时候,广州那边突然打来电话,称南洪门开始对己方展开全面反扑,己方在广东立足未稳,难以抵挡,形势岌岌可危。

听到这个消息,谢文东暗暗吸口气,向问天这个反击的时机抓得实在太好了,自己远在东北,忙于应付猛虎帮,根本顾及不到广东那边。谢文东沉吟许久,给孟旬打去电话,令他不要再进攻南洪门,以防御为主,一切等自己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孟旬暗暗苦叹,他倒是也想抵御住南洪门的反扑,可是如何能防御的住呢?

现在南洪门已放弃了双线作战的策略,趁着谢文东回东北这个空当,向问天当机立断,决定放弃一边,全力主攻另一边,他将在前方抵御张一、三眼等人的南洪门帮众大批的抽调回来,专心应付孟旬一系,并随之展开疯狂反攻。

孟旬手里的可用之人本就不多,趁南洪门人员大多顶在前方,他在后面占点便宜还行,可现在南洪门将主力调回与他硬战,孟旬也没有良策,不管他的头脑再怎么精明灵活,可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力上的差距使其无法与南洪门正面抗衡,行驶异常被动,进入广东的文东会势力也被*得一退再退,几乎要全线溃败回广西。

只是这些事情,孟旬不想对谢文东说,他知道,说了也没用,无论于公于私,东北都是重中之重,没把东北安定下来,谢文东根本回不来,既然他回不来,说得越多只会让谢文东越担心,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孟旬绝对是个识大体的人,听了谢文东的叮嘱,他微微一笑,说道:“东哥,我会安排好兄弟抵挡南洪门的反击,你就不再担心了!”

他的话虽然说得轻松,不过谢文东还是从中听出一丝沉重,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小旬,如果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一起想主意!”

“呵呵!东哥,没事,我了解南洪门的人!”

孟旬说的是实话,他是了解南洪门的人,可是同样的,南洪门的人也了解他,这为日后留下了大大的隐患。

听他这么说,谢文东稍感安心,又叮嘱了几句,方与孟旬互道珍重,挂断了电话。

随即,他又给张一和三眼打去电话。既然南洪门从前方抽调人力展开反击,那么前方必定人力空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张一和三眼等人抓紧进攻的节奏,如此一来,也能大大缓解孟旬那边的压力。

接到谢文东的电话,张一和三眼都是连声答应,而实际上,他们进攻速度并没有加快多少。

这倒不是他们没有去认真执行谢文东的命令,而是受性格所限。

张一为人向来谨慎,指挥打仗也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虽然他也感觉到南洪门的人力在逐渐减少,可是怕中对方的诡计,进攻的节奏只是相对加快而已,实际上,还是十分缓慢,由于被他所拖,三眼那边想快也快不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对广州造成的压力不够,孟旬一系更加吃紧。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275)谢文东平定了DL的猛虎帮势力不久,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形势十分危急的省城S市。与DL一样,S市也是猛虎帮重点攻击的目标,不过猛虎帮对S市显然比对DL要更加重视,不仅人员数目众多,而且皆是猛虎帮最精税的人员,作战凶猛,纪律、组织等方面也严明。 

 在S市,猛虎帮没有躲躲藏藏,刚一开战,其人员就浮出了水面,与文东会展开了你来我往的对攻克战。在人员的战斗力上,猛虎帮并不比文东会这边 弱,而在人数上更是占得上风,刚开始,双方还硬碰硬的打了几仗,结果都以文东会吃亏而靠终,几仗下来,文东会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不说,其形势反而越来越被 动,最后,文东会不得不放弃迎战,全部龟缩防守,如此一来,猛虎帮的气焰更是嚣张,放开手脚,对文东会在S市各地的场子连连进攻。 

 S市的文东会分部里,各场子的告急电话几乎不间断,一个接着一个打进来,分部内的小头目们只是接告急的电话就忙得脚打后脑勺,就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谢文东等人到了S市。 

 分部的负责人是位名叫伍晓波的青年,别看年岁不大,却是文东会的老人,属于龙堂最早那批兄弟中的佼佼者。不过此人是勇猛大于谋略,让他在战场上 冲锋陷阵可以,但坐镇后方,指挥大局的本事则差了很多,正是因为他的失误,在未探明猛虎帮虚实的情况下就草率出战,结果导致文东会在一开始就吃了大亏,始 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谢文东抵达S市分部时并不太平,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分部的大门口,叫骂连天,看其衣着,显然不是己方的兄弟。坐着副驾驶位上的刘波暗暗皱眉,先是让司机在路边停车,接着回头看着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前面那些人好像是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举目向前望了望,轻轻叹口气,如果这些真是猛虎帮的人,那己方在S市的状况可够窝囊的,竟然被人家堵在家门口叫骂!他顿了片刻,问道:“伍晓波的电话是多少?” 

 刘波闻言,急忙拿出小本子,翻了几页,将伍晓波的电话告诉给谢文东。后者拿出手机,给伍晓波打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通话里传来伍晓波不耐烦地声音:“喂?什么事?有话快说!” 

 “我是谢文东!”谢文东一字一顿地正色说道。 

 “啊!啊?”那边的伍晓波吓了一跳,连声说道:“哎呀,原来是东哥!” 

 谢文东深吸口气,好奇地问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伍晓波犹豫了一会,方故作轻松地说道:“我正准备指挥兄弟们对猛虎帮进行反扑!” 

 听了这话,谢文东差点气乐了,人家都骂到自己家门口了,还准备什么反扑?!他疑声问道:“分部门口聚集那么多人,都是干什么的?” 

 伍晓波一愣,支支吾吾半响,才小声说到:“那……那些都是猛虎帮的杂碎……”说着话,他猛然一惊,突然反应过来,忙问道:“东……东哥是怎么知道分部门口有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挑起眉毛,说道:“因为我现在就在分部的外面!” 

 “阿?” 伍晓波闻言大吃一惊,他听说谢文东要来S市,只是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而且事先毫无通知。他张口结舌,呐呐说到:“这…这…”他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下文。 

 文动会分部门口的那些人确实是猛虎帮的帮众,只是现在是大白天,他们有所顾虑,不敢硬向里面冲,虽然不动手,嘴巴可没闲着,将文东会从上到下几 乎骂了个遍,猛虎帮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一是让文东会得不到休息的空闲,再者就也是想激怒文东会,逼里面的人出来一战,这样猛虎帮就有全歼文东会主力的机 会了。 

刘波微微一笑. 边下车边说道:"东哥.放心吧." 刘波下了车之后. 从车尾箱里随手抽出一根铁条.接着大步流星向双方争斗的中心走去. 见刘波要上场.做在另外一车的田启和马力也纷纷下车.各找家伙. 跟着冲上前去.

刘波身为暗组的老大. 动手的机会很少. 但伸手却是出类拔萃的.到了争斗现场的近前. 他手中的铁条猛的向外一挥. 只听啪的一声.铁条正扫在一名猛虎帮大汉的太阳穴上.那大汉嗷的怪叫一声. 抱着脑袋. 应声倒地. 鲜血顺着手指缝流淌出来. 

见他出手伤人. 周围的猛虎帮人员纷纷怒吼着向刘波冲SHA过来. 不过他们来得快. 趴下的更快. 刘波身材不高. 但粗壮结实. 行动起来异 常灵活. 穿梭在人群中.将手中的铁条轮得虎虎生风. 听过之处. 总有人哀号着摔倒在地. 时间不长 已有7.8名猛虎帮人员倒在他的脚下. 

这时候.田启和马力也冲SHA上前来. 前者不擅长动手. 到了战场上. 也只是装装样子. 而马力不然. 他伸手了得. 实战经验丰富. 虽然身上有伤. 但动起手来不比任何人差 

随着他们的参战. 使猛虎帮的后方一阵大乱. 令人硬着头皮迎战的伍晓波见状.暗道一声. 这仗有搞头. 他高声呐喊道:"兄弟们. 东哥来了. 都加把劲. 别让猛虎帮这些TU崽子跑了" 

文东会原本跌落的士气这时候又提升上前.在听说谢文东来了. 心气更足.一各个叫喊连声. 拼了命的与猛虎帮的人厮SHA. 反观猛虎帮这边. 开始渐渐乱了阵脚. 又打斗时间不长. 其头目见已方已无便宜可占. 当机立断. 下令撤退. 

这场争斗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双方也没有太大的伤亡. 最终以猛虎帮曹操撤退收场. 

等猛虎帮的人全部撤走之后. 伍晓波令手下人赶快打扫战场. 他自己则快步来到刘波近前. 热情的伸出手来. 满面苦笑的说道:" 

"刘哥." 

伍晓波是文东会的老人. 和刘波等人也是相识多年. 之间很熟. 刘波与他握了握手. 然后向后面努努嘴. 低声说道:"东哥的车就在那边." 

"啊" 伍晓波深吸口气. 急道:" 我去见东哥." 

刘波小声嘱咐道:" 东哥的心情不是很好. 说话小心点." 

伍晓波愣了愣. 然后面色一正. 连连点头. 他一溜小跑. 到了谢文东做的轿车前. 恭恭敬敬的深失一礼. 没等他问好. 谢文东已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上下打量了伍晓波一番. 没有多说什么. 只甩头道:" 回分部吧" 

文东会在S市与猛虎帮交战不利. 损兵折将. 作为负责人. 伍晓波当然难脱其纠. 他耸拉着脑袋. 默默跟小河谢文东的身后.大气都不敢 出. 活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进入分部.来到办公室. 谢文东背着受在里面转了一圈. 看到办公桌上摆放的地图. 他低头观看. 地图上勾勾画画. 乱 78糟的一大团. 谢文东随口问道:"我们在S市的情况怎么样.?" 

以伍晓波为首的分部干部们相互看了看. 都在暗暗咧嘴. 谁都不敢搭言. 最后还是伍晓波壮着胆子说道:"这个.. . .东哥.. 形势不太乐观.. "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262章-第270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276章、第277章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