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258章-第259章 在线阅读 2009.02.10更新
[ 2009-2-10 10:49: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258章-第259章 在线阅读 2009.02.10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吕兴国等人嬉皮笑脸的走进房内,只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被捆在床上的何嫣然又气又急,挣扎得更厉害,可是她身上的绑绳却领她难以动弹,只能看睁睁看着对方向自己逼近。 

 何嫣然玉面通红,模样更显娇艳,吕兴国看得心里直痒痒,回手就要把门关上。 

 可房门只关到一半就不动了,象是被什么东西卡住,吕兴国低头一瞧,鼻子差点气歪了,只见白艳的那名手下站在门旁,一只脚伸出来,将房门顶住,脸上的表情死气沉沉,一对上鱼眼向上翻翻着,正看着自己。吕兴国咽口吐沫,强压怒火,冷声问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能动她!”那名汉子表情阴冷,语气也冷,冷冰冰地说道:“白小姐有过交代,她没打来电话之前,谁都不能动他!” 

 吕兴国火往上撞,在忍耐不住,伸手一推那大汉的肩膀,怒声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开!”吕兴国力气不小,这一推,直将大汉推出三大步。后者的脸色更加阴沉,什么话哦度没有说,回手将Q掏了出来,直制吕兴国的脑袋。 

 他动了枪,在场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吕兴国先是一怔,随后嘴角上挑,幽幽冷笑,他冲着Q口,脑袋向前探探着,歪着脖子,冷笑道:“怎么?你TMD敢对我开枪?” 

 那大汉面无表情的地说道:“我只是按照白小姐的意思做,如果你执意要碰她,我会开Q的!” 

 “TM的!”吕兴国气得脸色煞白,恶狠狠地怒骂了一声。这时,另外那个猛虎帮的守卫也将枪抽了出来,在那大汉的后面抬Q顶住其后脑,同时说道:“兄弟,不想死的话,就把你的Q放下!” 

 那大汉皱皱眉头,并没有动,这时,吕兴国的一干手下也纷纷掏出家伙,将大汉逼住。吕兴国顺肩笑了笑,走到大汉近前,伸手将他胡子着自己的脑袋的Q推开,然后幽幽说道:“兄弟,你要记住,这是我的地盘,不是你那个狗屁白小姐的!”说着,他侧头喝道:“给我捆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猛虎帮的那名守卫将手中Q抬了抬,接着,以托对着大汉的后脑重重砸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那大汉觉得眼前一和,头脑发晕,应声扑倒在地,周围的猛虎帮众人顺势一拥而上,三五下便将大汉制住,同时用腰带将其双手捆绑住。 

 吕兴国低头看了看那大汉,冷笑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把他带走,关起来,等会我再收拾他!”说着话,他转身回到房间之内,看着床上的何嫣然,发出一连串的怪笑。 

他漫步走到床前,一把将何嫣然嘴里的布条扯掉,同时说道:“今天不怪不得我们,要怪只能怪你的死鬼哥哥。不过没关系,等会我就送你上路,让你兄妹俩一起在阎王爷那里报道!”说着话,他伸手捏了捏何嫣然的粉腮。 

 后者想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吕兴国脸色一沉,甩头给她一记耳光,冷声道:“叫什么?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说着,他双手下移,向何嫣然的酥胸抓去。 

 正在这时,只听走廊外咚咚咚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名大汉从外面直接撞了近来。吕兴国吓了一跳,急忙转回身,看清楚来人之后,怒声喝道:“你上来干什么?” 

“老大不好了,外面有人偷袭!” 

 “什么?”一听这话,吕兴国的身子猛的一震,身体的y火顿时熄灭了大半,周围的猛虎帮众人也都是脸色大变,面露惊异之色,高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人tx?什么人来TX?” 

 那名大汉jiejiebaba地说道:“看······对方的衣着,象是文······文东会的人!” 

 “啊!”不知道是街的还是气的,吕兴国一蹦多高,在顾不上何嫣然,边急步向外走边追问道:“文东会的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不知道啊!这群人好象是从地低zhuan出来似的,突然就杀到了!” 

 “没用的东西!”

吕兴国带着一干手下人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去。当他们到达一楼大厅的时候这里已经打成一团了。偷袭的人都是黑衣打扮,而猛虎帮的人也是黑衣黑裤,双方人员混战撕杀在一起,都分不清楚是谁。 

 看到这般场景,吕兴国怒吼连连,接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处查看。在大厅最里端的墙角,他终于找到刘海波。刘海波出谋划策、搞个外交都可以,但这种你死我活的厮杀是他最不擅长的,此时他缩在墙角,惊恐的看着战场,身子直打哆嗦 

吕兴国大步流星地向他走去,同时问道:“海波,这是怎么回事······”他话还没有说完,侧面猛然间劈来一刀,直取他的脑袋。对方下了死手,这一刀又重又快。吕兴国也不敢大意,急忙抽身闪躲,顺势也将后腰的片刀抽了出来,反手还了一刀 

他本以为自己这刀就算伤不道对方,也能将其逼退,哪知来人的身手既不简单,反应也快的出奇,身子微微一侧,闪过他这刀的同时,膝盖高高提起,猛掂他的小腹。吕兴国暗吸口气,不敢抵其锋芒,抽身退出好远。 

直到这时,他才有机会打量对方的模样,只见在自己面前站着一名青年,三十左右的模样,中等身材,但却一脸病态,脸色苍白不说,汗珠顺着面颊直淌,好像刚刚经过一场马拉松比赛似的,吕国兴皱皱眉头,疑问道:“朋友,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找我们的麻烦?” 

“我是要你命的!”这位病态青年不是旁人,正是马力,随着话音,他抡刀又上,别看他身材瘦弱,又是满脸的病态,但力气可不小,一刀抡出,刀锋破风,发出嗡嗡的呼啸。 

在猛虎帮内,吕国兴也是以骁勇善战着称,虽然感觉对方实力不俗,但并不畏惧,挥刀与马力战在一处。 

双方的火并很激烈,但是谁都没有动枪,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机会。小楼的大厅本就不大,此时挤满敌我双方这许多人,谁都不敢轻易动Q,一个不小心,打不到敌人不说,还会误伤到自己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拼的场面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血腥,许多人被坎得浑身口子,还是咬牙坚持着继续战斗,鲜血将大厅的地面染得片片猩红,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耳轮中也尽是嘶声力竭的喊杀声。 

其实猛虎帮在H市潜伏的人员并不少,只是十分分散,为了保密起见,总部的人也并不多,与文东会这边大致持平,不过他们吃亏在准备不足,遭遇了偷袭,一开始就落于下风,越打下去越吃力,人员也越来越少。 

吕国兴边偷眼观望战场,暗中直咧嘴,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弄不好自己和兄弟们都得交代在这!他不分心,也仅仅能与马力打个不相上下,此时心中 一慌乱,败绩顿现,趁着吕国兴一个不注意,马力出力如电,片刀横扫而出,直抹吕国兴的脖颈,后者激灵灵打个冷战,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惊叫,身上的汗毛都随 之竖立起来,他急忙低头躲闪,上面这一刀是避开了,可是却没有注意到马力下面还有一记扫堂腿。 

当他意识到不好,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啪的一声,马力这一脚正踢在他脚踝上,后者疼的熬的一声怪叫,仰面摔倒,不等他爬起来,马力的刀又到了,力劈华山,直取他脑袋 

吕兴国吓得丢弃片刀,双手抱头,身子就地侧滚,轱辘到一旁。随着嘶的一声,刀锋在吕兴国的手碧内侧划开她条大口子,后者痛叫一声,借着身体的翻滚惯性,顺势爬起,再不敢继续恋战,抬腿就跑 

马力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哪肯放他离开,随后就追。哪知吕兴国跑出去没两步,猛的抽出q来,回手就是一q。 

他二人之间的距离极进,好在马力机敏过人,在吕兴国抽q的时候就有所察觉,等对方回手开q的时候,他身子已经蹲下,同时一把抓住旁边不远的一名猛虎帮的大汉,挡在自己的身前。 

吕兴国这q没打中马力。倒是将那名汉子的胸膛开个大洞。 

 哎呀!吕国兴心中暗叫一声,将心一横,顺势又胡乱开了两枪,接着跑得更快了。 

他是跑了,可是连开数抢却拉开了文东会与猛虎帮qiang战的序幕。随着枪声,双方人员的身子同是一僵,紧接着纷纷丢掉手中的片刀,回手摸身上携带的手枪。 

“嘭——” 

不知谁先开的第一枪,可随后枪声便连成了一片,双方人员混在一起,又是在极近的距离下,相互对射,几乎没有赢家,一时间,小楼大厅之内嘭嘭嘭的闷响不绝与耳,其中还不时夹杂着惨叫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在猛虎帮总部的小楼内,双方展开一场近距离互杀的枪战,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枪战,来的快,结束的更快,没有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大厅内的枪声便弱了下去,只 剩下零星的枪响,再看场内,还能站立着的人只剩下几个,其余的众人全部倒在地上,鲜血顺着身上触目惊心的枪洞汩汩直淌。 

 马力见机得快,当枪战开始的时候他就顺势扑倒在地上,未被流弹击中,侥幸躲过一劫。等边疆不断的枪声终于告一段落时,他才从地上慢慢爬起,双耳被震得嗡嗡直响。举目环视场内,忍不住为之动容,嘴巴大张,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场上到处都是伤者,即便是还站立的那几人也都惊呆吓傻了,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空气中飘荡的浓浓硝烟味几乎要让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文东会的青年颤巍巍地说道:“力哥······” 

 马力闻言,猛然回过神来,举目看着向他说话的那名青年,嗓音沙哑地问道:“你······没事吧!”对这种激烈的近距离枪战的场面,马力也从未经历过,说话时,声音也是惊魂未定地颤抖着。 

 那青年艰难地咽口吐沫,连连摇头,急声说道:“我没事,我······我们现在怎么做?” 

 马力低下头,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手绢,连擦脸上的汗水。过了半晌,他才算镇静下来,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快找何小姐,此地不能久留!” 

 “啊?啊!是!”那青年应了一声,随后推推身边另外几名还在发呆的同伴,急道:“快!快找何小姐!” 

 一场枪战,文东会的人折损大半,而猛虎帮这边更是损失殆尽。马力带着剩余的几名文东会兄弟在小楼内像是没头枪蝇似的乱跑,挨个房间抽查。当搜到二楼时,一名文东会人员找到何嫣然被关押的房间,他快速退出来,高声叫喊道:“力哥,何小姐找到了,在这里!” 

 正四处查看急得满头是汗的马力一听这话,精神为之一振,脸上了露出了喜色,他寻声飞快地跑了过来,进入房间,定睛向里面一瞧,被捆绑在床上的那名女郎不是何嫣然还是谁?! 

 马力大喜,大步流星走到床边,还没等他开口,何嫣然倒是吓得尖叫一声,身子努力地向后缩着。 

 马力明白她肯定是把自己误认为绑匪了,急忙解释道:“何小姐,你不用担心,我是文东会的兄弟!” 

 “啊?”何嫣然大吃一惊,眼睛惊恐地上下打量马力。在文东会内,像马力这样的中低层干部太多了,何嫣然根本就不认识几个,对马力更是眼生得很,此时见他脸色煞白,浑身是血,如同厉鬼一般的站在床前,哪能不怕? 
 
 她颤声问道:“你······你真是文东会的人?” 

 “没错、没错!我是来救何小姐你的!”说着话,马力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蝴蝶刀,手腕一抖,弹出刀身,何嫣然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马力已将她身上的绑绳挑断。随后他收起刀,对何嫣然说道:“何小姐,我们得快走!”说完,他率先向门外走去。 

 可是到了门口,听后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马力甚是奇怪,回头一瞧,只见何嫣然半卧在床上,动也没动。何嫣然不是不想走,而是根本走不了,她被捆绑的时间太长,加上几天来又惊又吓,基本没吃过什么东西,此时身子又麻又木又无力,连下床都费劲。 

 马力不知道这些,见状大急,疑问道:“何小姐怎么还不跟我走?” 

 何嫣然咬咬嘴唇,低声说道:“我,走不动了!” 

 马力愣了一下,随后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大步流星又回到床边,身子下蹲,说道:“我背你走!” 

 何嫣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可马力没有时间等她犹豫,伸手一抓何嫣然,顺势向自己身上一拉,直接将其背在背上,然后甩开大步,冲出房间。

 马力背着何嫣然,在几名文东会小弟的伴随下到了一楼大厅,正想向外走,忽听到外面有人大吼一声:“兄弟们,给我上,别让他们跑了!” 

 马力举目一瞧,只见楼外站有二十余名大汉,为首的一位,正是挨了自己一刀而落荒而逃的那个凶猛大汉,马力不认识吕兴国,不过也能看得出来,他在猛虎帮应该是个地位不低的头目。马力咬了咬牙,侧头对身边的兄弟说道:“给我把刀!” 

 有名小弟忙从地上拣起一把片刀,递给马力。后者接过,用力地握了握刀把,对左右的兄弟说道:“我们今天是生是死,就在此一战了,闯出去,我们富贵一生,出不去,你我兄弟就在九泉相见了!” 

 几名文东会兄弟闻言面色皆是一正,纷纷说道:“力哥,我们和他们拼了!”“对!拼吧!” 

 他们向外冲,而吕兴国带着临时招集过来的二十余名猛虎帮人员向里杀,很快双方就碰到了一处。 

 由于在马力手上已吃过一次亏,吕兴国又有伤在身,没敢轻易上前,两名猛虎帮的大汉越过他,快速来到了马力近前,不由分说,挥刀就劈。 

 马力身背一人,行动不便,无从闪躲,他一手托着背后的何嫣然,另只手持刀向上一抬,只听当啷啷两声脆响,两把来势汹汹的片刀被他硬生生架住,两 名大汉没想到眼前这个一脸病态的瘦弱青年竟然有如此力气,但单手接住两刀。就在他们愣神的瞬间,马力持刀不落,下面提腿就是一脚,正中一名大汉的肚 子。 

 那大汉闷哼一声,噔噔噔连退数步,最终还是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脸色煞白,半晌站不起来。另名大汉见同伴吃了亏,怒吼一声,满面狰狞的又狠狠劈了一刀。 

 马力依旧横刀招架,不过这次他使了个小技巧,刀身不是水平硬接,而是倾斜着格档,当对方的刀劈到时,顺着刀身滑向了一旁,马力手腕翻动,顺势向 前一推,随着扑的一声闷响,大汉的喉咙被活活划开,鲜血如泉水一般喷射而出,溅了马力一脸,就连他背后的何嫣然也未能幸免,不过她却没有发出任何的惊叫, 此时此景,已惊得她快要窒息,连叫声都喊不出来。 

 扑通,随着尸体的倒地,猛虎帮众人齐齐向马力冲来,瞬间便将他围在当中。 

 马力这时候也彻底豁出去了,没等对方出手,他率先抢攻,与对方战在一处。 

 若是平时,他面对这许多人或许还能应付,可是现在背着何嫣然,行动受制,打起来也是缩手缩脚,难于施展,更要命的是,对方见马力凶狠,不敢与之正面碰撞,专从他背后下刀子,如此一来,何嫣然就成了主要被攻击的目标。 

 马力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自己战死,也得把何嫣然活着送出去。 

 他双眼充血变得通红,咬牙作战,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手中的片刀挥舞得像雪片一般,不时地挡开四周呼啸而至的刀锋。 

 只交战不长时间,马力已累得汗如雨下,与他一同出来的那几名文东会兄弟也不轻松,面对着数倍于自己的敌人,苦苦支撑着。 

 站在一旁的吕兴国见有机可乘,悄悄溜到马力的身侧,看准一个空档,猛然出手,对着他软肋狠狠刺了一刀。 

 这一刀又快又狠,电一般到了马力近前,后者闪躲不及,随着嘶的一声,他小腹前的衣服被挑开,同时肚子上也被划开一条血口子。好在伤口不是很深,只割破表皮,不然肠子都能被挑出来。马力疼得激灵灵打个冷战,同时大吼一声,反手就给吕兴国一刀。 

 见对方刀势凶狠,吕兴国暗暗咧嘴,急忙抽身躲闪,马力哪肯放他离开,疾步追上前去,手中的片刀直取吕兴国的脖颈。后者不敢抵其锋芒,身子提溜一转,闪到马力的身后,看到他背后的何嫣然,眼睛突然一亮,对着何嫣然的后腰,无声无息地捅了一刀。 

 马力意识到不好,可是这时候想背着何嫣然闪开,已然来不及了,他将心一横,猛的一抖胳膊,直接将其从背上甩了出去,没了何嫣然这个‘垫背’,吕兴国的一刀便直奔他的后腰捅来,马力再没时间躲闪,只能尽力将身子侧了侧,避开要害。 

 扑!吕兴国这一刀顺着他软肋的皮肉刺过,刀尖在其身前探出,马力甚至能感觉到体内刀身的冰冷,他啊的吼叫一声,手臂回收,将其皮肉内的片刀狠狠夹住,接着,轮臂膀回砍。 

 吕兴国想不到对方能避开要害,更没想到还能勇猛地将自己的片刀夹住,他收刀不回,再想弃刀躲避,已然来不及了。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马力这一刀正中他的太阳穴,刀身横着切进吕兴国的脑袋内。 

 这也是马力有伤在身,体力不支,不然的话,吕兴国的半个脑袋都会被他一刀削掉。 

 没有叫声,吕兴国两眼发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鲜血顺着被砍开一半的脑门流淌而出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256章-第257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260章-第261章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