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32章—第136章 在线阅读 2008.11.20更新
[ 2008-11-20 9:29: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32章—第136章 在线阅读 2008.11.20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132)吕伟建带着一干手下,直奔陈海的房间而去。

现在陈海确实很忙,由于又有一批新来的援军到了堂口,他正接待带队的头目。守在门外有几名南洪门小弟,远远的看到吕伟建带着众多的兄弟气冲冲而来,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跑上前,询问道:“建哥,出了什么事了?是文东会打过来了吗?”

“没你们的事,闪到一旁去,我找海哥!”

“哦……海哥正在接待新到的兄弟,现在没空……”

“哪来那些废话?滚开!”吕伟建语气不善,面沉似水,猛的一挥胳膊,将他正前面的一名南洪门小弟推开。见他动了手,他身后那些手下也都不客气 了,一拥而上,老拳并举,对着几名守卫就是一顿狠捶。好在都是自己人,他们并没有下死手,不然就算浑身是铁也得被这许多人砸扁了。

制服了几名守卫之后,吕伟建来到房门前,提腿一脚,将房门踢开。

咚!随着震耳欲聋的闷响声,房间内的众人皆吓了一哆嗦。此时,房间里坐在陈海对面的有两人,皆是从其他堂口赶过来的大头目,二人和陈海相谈正 欢,冷然间看到一群彪形大汉冲进房内,本能反应地站起身形,手也随之摸向身上的家伙。陈海也没想到在接待客人的时候会有人闯进来,他扭头一瞧,见来人事吕 伟建,他愣了片刻,方凝声问道:“阿健,你怎么来了?”

吕伟建没有理会他,瞄了瞄陈海以及他对面的两人,冷声喝到:“统统给我拿下!”

他手下的那些人不管那么多,吕伟建是他们的直属上司,他们只听他的命令形事。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呼啦一声,数十号大汉齐齐冲上前去。新到的两名大头目吓得连连后退,惊讶地看着陈海,疑问道:“陈堂主,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海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感觉率未见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他又惊又气,怒声吼道:“阿健,你他妈的疯了吗?”

他话音刚落,吕伟建手下的一名头目抡起拳头,对着陈海的面颊就抡了过去,同时喝道:“闭嘴!你这叛徒!”

这拳打的结实,陈海吭哧一声,仰面而倒,嘴角破裂,血水流了满嘴。两名增援的头目见状大惊失色,不约而同地拔出身上的片刀,这时,吕伟建的一名手下刚好到了二人近前,他俩想也没想,挥刀就砍。

那小弟躲闪不及,被双刀劈了个正着,哀号着倒在地上,只是顷刻之间,流淌而出的鲜血就将他的衣服染红好大一片。本来吕伟建的手下都没动家伙, 主要是想把他们抓住,好查清楚陈海到底有没有私通文东会,现在见对方动了刀,还伤了己方的一名兄弟,众人的眼睛都红了,不知是谁大喝一声:“兄弟,操家 伙!”随着这声喊叫,吕伟建的手下众人有拔匕首的,有抽片刀的,拿什么武器的都有。

那两名头目身手是不错,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在吕伟建数十号手下的围攻之下,很快就招架不住,现实一人被砍翻在地,另外一人心中大急,一个没留神,被侧面抡起来的椅子重重砸在脑袋上,他声都未发出一下,直接昏倒,打红了眼的众人不依不饶,冲上前就是一顿乱砍乱刺。

哎呀!眼看着两名前来增援的头目死于己方的乱刀之下,陈海又急又怒,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他抹了抹嘴角的血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冲着吕伟建大声咆哮道:“阿健,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陈海毕竟是堂口里的老大,吕伟建的手下对他还算有些忌惮,不敢私下杀手,人群里走出几名小头目,将陈海的双臂扣住,说道:“海哥,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兄弟们只能对不住你了!”

陈海听得莫名其妙,茫然地问道:“什么调查?什么事情?”

没等几名小头目开口说话,吕伟建走上近前,冷声说道:“海哥,你就别装糊涂啦,你和文东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我私通文东会?”陈海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们在开什么玩笑?这是听谁说的?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嘛……”

不等他说完,吕伟建哼笑一声,说道:“陈海,你还在装糊涂,这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难道还能有假吗?现在大敌当前,你不谋应对之策,却暗中投敌,自己去享受富贵了,但将众多兄弟们的性命都抛到脑后,你还是人吗?”

  吕伟建的话,在情在理,众人听完之后,脸上皆露出义愤填膺之色。

陈海这时候有些发蒙,吕伟建说得好像真事似的,可自己什么都没干啊,更别说和文东会私通了。

他刚要解释,可是吕伟建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你背叛社团、背叛兄弟,按家法当处死!陈海,你可别怪兄弟下手不留情!”说话之间,他将刀逃了出来,毫无预兆,对着陈海的肚子,恶狠狠捅了过去。

扑!这一刀,正中陈海的要害,后者惨叫了一声,两眼瞪的滚圆,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吕伟建。直到死,他都没想清楚吕伟建为什么要害自己。

吕伟建的手下人也没想到他就这么把陈海杀了,可当他们反应过来,再想阻拦,已然来不及,看着陈海躺在地直抽搐,鲜血流了一地,几名小头目急得直跺脚,连声说道:“建哥,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我留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作甚?”吕伟建冷冰冰地反问道。

“就算陈海该死,也应该由上面人来处决,你现在把他杀了,没办法向上面交代啊!”

还交代什么?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吕伟建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不能这么说,他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是我太冲动了!”

他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一阵大乱,众人同是一愣,这时,一名小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到了吕伟建近前,他急声说道:“建哥,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人!”

他说得没错,外面确实来了好多人。吕伟建有自己的手下,可身为堂主的陈海手下更多,守在门外的那几名南洪门小弟虽然挨了一顿揍,但并没有伤到 要害,见吕伟建带着一群人冲进陈海的房间,时间不长就发出了打斗声,几人认定是吕伟建率众造反,吓得掉头就跑,到了外面,放声大喊,叫来上百号兄弟,反杀 回来。

这一下,南洪门的堂口彻底乱翻了天,陈海被杀,自己人又和自己人打了起来,有许多不明究竟的南洪门帮众都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哪一边了。

这时候,谢文东等人业已到了南洪门堂口的附近,听着里面不时传出的喊杀声,谢文东眯眼而笑,看起来,吕伟建果然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了。他当机立断,给姜森、褚博、袁天仲、五行等人一起发出短信,令他们马上带领兄弟向南洪门的堂口发动进攻。

姜森、褚博等人接到谢文东的短信之后,片刻都未耽搁,立刻带领着早已经埋伏好的手下兄弟们从暗中冲杀出来,直向南洪门堂口攻去。

随着文东会的突然杀到,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堂口变得更乱了,里面在打,外面也在打,到处都是相互厮杀的人群。喊声、惨叫声、打斗声连成了一片。

南洪门堂口里的人力至少在七、八百人往上,但是现在却全然发挥不出威力。陈海的死,使南洪门群龙无首,更要命的是还在发生内斗,这不仅极大消耗南洪门的精力,也让上下人员的士气跌到了谷底。

没过多长时间,在文东会精锐连续不断的冲击下,南洪门堂口外围的人员便开始抵挡不住,成批成批的向下溃败。

见对方如此不堪一击,文东会这边的士气更胜,姜森、褚博等人一马当先,突在最前面,很快,他们就突到南洪门堂口的内部。

南洪门是在内斗,可是文东会不管那些,他们不分清楚哪边是陈海的人,哪边是吕伟的人,进入堂口之后,不管是那边的,见人就打,逢人就砍。

到了这个时候,南洪门是真顶不住了,败的溃不成军。

杀得浑身是血的吕伟建见形式不妙,对身边的兄弟连招呼都没打,悄悄退到房间内,拉开窗户,双手搭在窗外,猛的跳了下去。

三楼的高度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吕伟建落到地上之后,值觉得双腿发麻,脚底生痛,倒退了数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还没等他站起身,冷然间,他的两旁各窜出一条黑影,不由分说就将他按倒在地。

吕伟建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是对方的手如同铁锹一般,根本挣脱不开分毫,见对方身穿黑衣,知道肯定是文东会的人,他急的大声道:“兄弟,别误会,我是为谢先生做事的……”

那名黑衣青年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对这吕伟建的肚子就是一记重拳,左边那青年冷声喝道:“妈的,跳下来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133)两名青年的拳头极重,吕伟建痛的暗暗咧嘴,感觉自己的肚子都快抽筋了,他缓了片刻,喘口粗气,随即急道:“我叫吕伟建,真的是为谢先生做事的,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去问谢先生!”

见他说话的模样不像扯谎,两名青年对视一眼,接着将他架起,同时在他身上细细翻查一遍,搜出不少的现金和单据,另外还有一把手抢。确认他身上在没有武器了之后,两名青年这才提着他去找谢文东。

此时谢文东已和老鬼等人站到车外,满面的轻松,虽然他没有亲自参加战斗,但对战场的情况了然于胸,知道己方已胜券在握。看到己方的两名兄弟提着吕伟建走过来,他脸上的笑容加深,悠然说道:“吕先生,辛苦了。”

看谢文东确实认识此人,两名青年面色一正,忙将抓着吕伟建胳膊的手松开。吕伟建不理二人,快步来到谢文东近前,说道:“谢先生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 到了,现在谢先生该兑现承诺,放了我的家人了吧?”

谢文东点点头,向身后指了指,含笑说道:“他们就在车里。”

说话间,老鬼回身,对着车内的兄弟点点头,两名金三角大汉将吕伟建的老婆和孩子从车里提出来。看罢,吕伟建精神大震,越过谢文东,抢步上前, 将惊慌失措地娘俩紧紧搂在怀中。谢文东伸手入怀,手指夹着那刚开出的一百万支票,回头一递,说道:“这是你应得的,带着钱,走吧!”

吕伟建愣了片刻,缓缓伸出手来,接过支票,看也没看,直接揣进怀内,低声说道:“多谢谢先生!”

这时,两名文东会青年也将在他身上搜出来的东西统统还给了他。吕伟建生怕谢文东反悔,片刻都没敢逗留,带着家人快速地走了出去。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老鬼疑问道:“兄弟,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谢文东一笑,说道:“这个人对我不构成任何的威胁,不是吗?”

“那倒是!”老鬼耸肩道:“只是白白浪费了一百万,这笔钱,本来是可以生下来的。”按照他的意思,将吕伟建一家三口都做了,既方便又省钱。别看老鬼在谢文东面前有说有笑,态度十分客气,但为人也是十分恶毒的。

谢文东笑了笑,没有多言。谢文东做事虽然也狠毒,但他有自己的原则,凡是对他无关紧要的人,他向来没有下过毒手。

争斗时间不长,姜森从南洪门的堂口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数名血杀的头目。来到谢文东近前,他低声说道:“东哥,里面打得差不多了,南洪门的主力已经散了,现在小诸正在里面清理对方的零散人员。”

“做得好!”谢文东点点头称赞一声,随后拿出手机,给袁天仲打去电话。接通之后,他令袁天仲马上赶过来。袁天仲疑问道:“东哥,那周妍洁呢?”

“让她永远闭嘴!”周妍洁和吕伟建不一样,她只是个普通人,而且对自己不了解,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一旦把她放了,她肯定会去报警,虽然警方奈何不了自己,但留下她始终是个麻烦。能解决当然就得解决掉了。

电话那边的袁天仲半响没说话,显然他觉得杀掉周妍洁有些可惜了,毕竟后者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袁天仲难免动了怜香惜玉之意。过来半响,他方幽幽说道:“是!东哥!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等谢文东挂断电话之后,见站在自己身旁的老鬼直咧嘴,他笑问道:“鬼兄,你哪里难受吗?”

老鬼拍拍胸口,说道:“这难受!那么漂亮的女人,杀了也是杀了,何必不先让兄弟们享受一番呢?”

谢文东扬起眉毛,说道:“现在你有钱了,再漂亮的女人你也能找的到。”

老鬼苦笑。心思一转,他又点了点头。倒不是认为谢文东说的有道理,而是在感叹谢文东的心思之机敏,应变能力之强,令人咋舌,本来他已把一系列 的计划都安排还了,但谁都没有想到中间会发生变故,陈海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轻易上钩。这时如果换成是他,恐怕就得把计划停止了,或者只干掉吕伟建一个 人,可谢文东的反应他快了,立刻将斩首计划改变成了策反计划,逼迫吕伟建为他做事,所以取得的效果,简直比直接杀掉陈海都好。

  这再次印证了一个道理,身手再好,都不如头脑好。

老鬼一会点头,一会叹气、谢文东被逗乐了,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走!我们去南洪门的堂口坐坐····不,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堂口了!”说着话,笑眼弯弯,背着双手,慢悠悠的走向堂口的大门。

南洪门的在昆明的战败,直接影响到了他们在整个云南的实力。昆明堂口受到谢文东的直接攻击,南洪门其他地方的堂口纷纷调配过来自己的机动人 员,本想协助昆明这边于谢文东打一场强硬的攻坚战,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人家还没来打,自己这边倒先打起来了,还没来得及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堂口内的主 力就被击垮了,失了昆明不说,来带着牵连其他堂口的机动人员全军覆没,使其整体实力大大折扣。

昆明这边的情况传回到南洪门的总部,向问天和下面的干部们皆看得头痛,众人心中都明白,若是按照这样的状况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己方在云南的势力就得垮台。

南洪门在云南的势力虽然不强,但却是赚钱的,不说走私,单单是地下赌场,每月累积下来就是一笔巨额的资金,而他们在云南的人手并不多,物价也便宜。开销极小,所以每月上交到南洪门总部的资金也是很多的。

现在南洪门资金紧张,如果云南这边的势力再垮掉,对南洪门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更要命的是,谢文东如果顺利占下云南,下一步就可以直接进入广西,而广西这个后院一直都是令向问天比较头疼的问题,南洪门在这里的势力始终都没有稳固下来。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云南是南洪门丢不起的。可现在要让向问天向云南增派干部和人手,他实在不清楚该派谁过去。他自己要留下后方压阵,而萧 芳以及其他的几名天王都已顶到前方与北洪门和文东会交战了,现在他身边只剩下一些能力不强的中低层干部,派他们过去对付谢文东,等于是让他们去送死。这时 候,向问天是真感到为难了。正在他没主意的时候,陆寇在一名手下兄弟的搀扶下,前来见他。

他从上次中了张居风的圈套,他身受重伤,差点一命呜呼,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痊愈,身体依然虚弱,脸色看起来也是不正常的惨白。

他是听说云南受到了谢文东的袭击,主动来找向问天请缨的。

对南洪门的现状,陆寇太了解了,知道不派人去增援,云南肯定保不住,而此时向问天身边又实在无人可派,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只能由他前往了。

听陆寇说他要去云南,向问天连连摇头,说道:“小陆,你的伤还没有好,不适合远行,更何况要和谢文东交战,实在太凶险了。”他这不是客气,而是实在不忍心派出伤势还未痊愈的陆寇,也是打心眼里心疼他。

听了他的话,陆寇笑了说道:“大哥,现在我不去,谁去啊?别说我身上没事了,就算有事,我也得去啊,社团有难处,我拼了老命也得顶上去!"

向问天心中一颤,眼圈红了,陆寇现在是真的在为社团,为自己去拼命啊。。。。。。他轻轻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你在养养吧!”

“来不及了!”陆寇将身边的兄弟轻轻推开,正色说道:“云南吃紧,而且谢文东就在那里,多耽搁一天,对我们来说就多几分不利,我必须得及早过去。向大哥,你别犹豫了,让我去吧!”

“这。。。。。。”向问天垂下头,久久无语。

让陆寇前往,他既不放心,又舍不得,可不让他去,那派谁去呢?向问天左右为难。

了解他的心思,陆寇一笑,说道:“向大哥,你就放心吧,如果形势不利,我马上就返回。”

向问天闻言,精神为之一震,顿了片刻,抬头看向陆寇,正色说道:“小陆,这是你说的,如果吃紧,千万不要和谢文东对抗到底,一定要撤回来!”

“呵呵!”陆寇笑了,点点头,说道:“向 大哥,我说到做到。”

他说得很好,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做的,与谢文东在云南一战,也成了陆寇的最后一战。

南洪门这边本已无人可调,可是向问天为了保障陆寇的安全,在总部里抽调出二百兄弟给他。

南洪门总部里的人,可以算是南洪门最后的一道防线,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战斗力极强,而且对社团也最为忠诚。。无论面对多么艰难的情况,向问天都没有调动过这些兄弟,可是现在,他一下子就抽调出二百人。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134)陆寇带领南洪门总部的援军前来增援,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云南,人心惶惶的南洪门帮众听了这个消息,无不欢呼雀跃,在他们看来,有陆寇在,别说谢文东只是把文东会带来,就算是把北洪门一同带过来他们也不怕了。在南洪门内,陆寇的声望之高可能仅次于向问天了。

南洪门对陆寇的到来兴奋不已,而谢文东截然相反,听完消息之后,他在办公室里背着手,来回踱步。走了一会,他停下身,皱着眉头嘟囔道:“陆寇上次受的伤不是很重吗?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战在一旁的刘波报以苦笑,上一回陆寇是伤得很严重,但毕竟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现已痊愈是很正常的事。他没有说话,屁股斜座在办公桌上的老鬼嘿嘿怪笑一声,说道:"陆寇来了就来了吧,兄弟你怕什么?就算此人再难缠,毕竟还有我们金三角在协助你呢!”

唉!谢文东暗叹口气。陆寇哪是那些乌合之众可比 ,此人即聪明又善战,带人打仗也是一流,难得的全才,想在他手底下讨到便宜,不知道得多费多少周折。老鬼手下那十几号人,在大规模的黑帮冲突 中根本不算什么。谢文东幽幽说道:“好在我们已先抢占了昆明,不然的话,仗就更难打了。”说着话,他看向刘波,问道:“现在陆寇到来云南的哪里?”

刘波摇摇头,说道:“我正在着手去查,暂时还没有查清楚。”

“我知道,东哥!”刘波点头应道。

这时,孟旬等人也闻讯来到谢文东的办公室。现在,从东北抽调的兄弟已经到来云南,谢文东身边的干部们也多了起来,不过其中“新人”偏多,十之八九他都不熟悉,只是先记住了他们的名字。

文东会众人对陆寇并无忌惮,但孟旬对他太了解了,也深知他的厉害之处没等见了谢文东之后,孟旬直接了当地说道:“东哥,现在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将昆明周边地区的形式稳定下来,只有这样,才能进可攻,退可守,没有后顾之忧。”

现在谢文东已把昆明市内和郊外的南洪门势力清扫一空,(完美群)但周边的县镇依然存在南洪门的势力,而且实力都不弱。听着孟旬的话,谢文东连连点头,沉思片刻,随后问道:“小旬,你说我们该先打哪一处?”

“安宁!”孟旬想也没想,当即说道。安宁原来是昆明的一个区,后来升级到了县,再后来又升为了市,但仍归昆明管辖。它距离昆明极近,只有二十 多公里,坐车还用不上半个钟头的时间。孟旬说道:“在我们周围,威胁最大的就属安宁。如果陆寇没来,我们暂时还可以忽略它,但现在陆寇来了,我们必须得抓 紧时间,将周围的不稳定音速全部清理干净。”

“嗯!”谢文东垂首沉思。

刘波在旁附和说道:“南洪门在安宁没有堂口,只有一处大据点,上上下下的人力加起来不超过一百,若是强攻过去,对于我们来说并不会废太大的劲,而且短时间内就能结束战斗。”

谢文东沉吟片刻,随即拿出地图,仔细查看。昆明周围的县镇不少,除了安宁之外,还有呈贡、宜良等地,这些地方都有南洪门的势力,而且能对己方 构成极大的威胁。思前想后,谢文东点下头,喃喃说道:“不仅安宁要打下来,呈贡、宜良等地也都要打!”说着话,他抬起头,环视众人,问道:“谁愿意去取安 宁?”

闻言,文东会的干部中一下子站出三位,皆是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东北汉字,异口同声地说道:“东哥,我愿意去!”

兄弟们信心百倍,即有士气,又有斗志,谢文东十分高兴,悠然而笑。这三位,他都认识,是文东会龙堂的小头目,但他对三人却不是很了解,对他们的能力所知也不多,他正色说道:“我们现在的人力不多,若去打安宁,我最多只能分出一百号兄弟。”

“东哥,别说一百号兄弟,即使只给我五十号人,我就有信心能把安宁打下来。

三名汉子正中央的一位振声说倒。这人身材雄壮高大,相貌粗矿,气宇不凡,说话时底气也足,声音洪亮。他名叫方天化,加入文东会的时间并不长,属龙堂旗下,在东北,负责看管一条街五,六家的场子。

  他此言一处,另外两名主动请缨的小头目都不言语了,双双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这里是云南,不是东北,己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要关系没关系,要后台没后 台,强攻南洪门势力,人力相当的情况下打起来都不容易,现在要在人力相差一倍的情况下去打,那更是难上加难了。两名小头目对方天化的狂言极为不满,暗暗冷 笑,心里不约而同地嘟囔倒:你吹什么牛?!只带五十人,能打下安宁才怪呢!

谢文东等人也都惊讶地看着他,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半晌无人说话。顿了好一会,谢文东方慢悠悠地说道:“俗话说得好,军中无戏言,我们虽然不是军队,的在社团之间的争斗中不能随便开玩笑哦!”

方天化脑袋一扬,正色道:“东哥,我并没有开玩笑,如果我带五十兄弟打不下安宁,提头回见东哥!”

谢文东笑了,只不过是苦笑,在他看来,方天化的口气也台狂了点。谢文东转头看向孟旬,询问他的意思。

孟旬眨眨眼睛,思虑片刻,微微一笑,冲着谢文东轻轻点了下头。谢文东对方天化不了解,他就更不熟悉了,不过他看此人不傻不呆,而且目露精光,既然现在他底气如此之足,应该是有过人的本事吧。

他的想法和谢文东一样,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那好,天化,我给100名兄弟,你打算几天拿下安宁?”

方天化说道:“多谢东哥,不过,我刚才已经说了,只需要50兄弟足够,至于明天嘛,最多3天。”

谢文东看着他,无奈而叹,最终点了点头,说道:“好!就给你50兄弟,期限3天,扫平南洪门在安宁的实力!”

“是!东哥!”方天化大声领令

随后,谢文东又安排其他的头目进攻呈贡,宜良等地。但后面这几波人,谁都没像方天化那么狂妄,只带50兄弟去打,每波人都没少于100,这些报名来云南的文东会头目,每个人的本事都不弱,但像方天化那么狂妄的还没有

等把人员纷纷派出去之后,谢文东令刘波散出暗组兄弟,紧盯各路人员与南洪门交战的状况,最后,他不放心的又让刘波亲自去监督方天化,如果他作战有利,那就算了,一旦失利,好掩护他撤退回来

等把这些交代完,谢文东又仔细琢磨了一会,觉得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这才长出口气。随后,他给何浩然打去电话,询问他方天化这个人的能力如何

何浩然一愣,不明白谢文东怎么突然问道他,他笑道:“这人是龙堂的兄弟,由于加入社团的时间短,又没有负责过重要的事务,能力究竟如何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他的为人却不怎么样,口碑也不好,和上

级以及平级的兄弟都相处不来谢文东理解的笑了,这人确实不怎么会做人,就算他在有能力,就算他真能以五十兄弟拿下安宁,可也不应该当着众多兄弟的面口出狂言,无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黑帮里,这样的人都是最不遭人待见的。帮打出头鸟嘛!

他含笑道:“我知道了。”

谢文东总共派出五波人,分别去攻击安宁,呈贡,宜良,富民,嵩高五地的南洪门势力。并且方天化这波,他去打的安宁,那里的南洪门实力最强,而他带的人却最少,一行五十来号人,只坐了四辆面包车,到了安宁之后,别的地方没去,直奔南洪门的据点。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边人少,和南洪门打起拉锯战不可能占上风,最佳的办法就是直捣黄龙,先把南洪门的据点打下来再说。

南洪门在安宁的大据点位于市区边缘,一个十分蹩脚又偏僻的地方,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家饭店,实际上,南洪门在安宁的大多数帮众都住在这里。平日 里,饭店里就冷冷清清的,进进出出大多都是南洪门的人,现在文东会打到近前,南洪门处于高度戒备时期,据点里显得更加安寂,沉闷。

等车辆快到南洪门据点时,已接近傍晚,放天化下令让车辆拐进路边的小胡同里,隐藏起来,随后,把五十号兄弟统统召集到自己近前,说道:“我要带一部分兄弟先进入南洪门的据点,其余兄弟在外面做好准备,等我把他们引出来之后,你们一起上,往死里给我打,明白吗?”

“明白!”众人齐齐点头。

“谁愿意跟我进去?”

文东会众人相互看看,谁都没言语。

南洪门据点哪是那么好进的,恐怕到最后没把对方引出来,自己反倒是被困在里面了。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等了早晌,见无人答言,方天化皱了皱眉,用眼角余光瞥了瞥众人,疑声问道:“怎么?就没有一个兄弟敢跟我去吗?”

他这一问,众人纷纷低下了头。又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名青年小心翼翼地说道:“方大哥,现在天还没有黑,这时候动手是不是太早了点?”

“一点都不早!”方天化说道:“现在正是时候!得手之后,还有一次打南洪门伏击的机会!”

“打南洪门伏击?”众人闻言都愣住,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方天化不耐烦的问道:“到底有没有人敢跟我进去的?怎么各位在东北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威风,现在出了东北,就变成窝囊废了?”

被他用话一激,众人都是面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他话音刚罗,立刻有五名文东会人员挺身而出,说道:“方大哥,我们愿意跟你去!”

见状,方天化的脸这才露出笑摸样,他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样才像话嘛!”说着话,他一挥手,说道:“你们跟我走,其他兄弟在外面做好准备,只要一看到我们退出来,你们就立刻上!”

“是!”众人齐齐点头应是。

方天化带着五名手下兄弟先从胡同里走出来,向四周望了望,没有看到扎眼的人,随后晃身直奔南洪门的据点走去。饭店白天就没什么客人,现在到了饭口时间,里面的食客依然寥寥无几。当然,南洪门根本没指望这家饭店赚钱,那只是为他们做掩饰的摆设罢了。

进了房间,方天化等人举目一瞧,好嘛,诺大的饭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静悄悄的。心中暗笑了疑声,方天化大声问道:“这里有人吗?”

他的声音不小,嗡嗡回荡,可是饭厅里连点动静都没有。“他cao,这他ma叫什么饭店,难怪没人光顾呢!”方天化不满的嘟囔一声,随即走到一张桌前,用力的一拍桌案,提高嗓音,大喝道:“这里的人都他嘛的死光了吗?”

“你嚷嚷什么?”直到这时,一名青年才懒洋洋的从饭店的里屋走出来,他上身穿着花衬衫,下身是短裤,脚下基拉一双懒汉拖鞋。方天化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是这里的服务员?”

“是!”青年看了看方天化等人,歪着脑袋问道:”我是怎么了?“

呵!这小子简直比自己还横,好像别人都欠他的钱似的,有人敢在这里吃饭才怪呢!方天化深吸口气,说道:”拿菜单来,我要吃饭!“他这倒不是演戏,而是真饿了,想先吃饱喝足之后再动手,至于等在外面的兄弟,就让他们饿着吧,谁让他们胆小怕事呢?!

“吃他嘛什么饭嘛!”有人来吃饭,显然惹得那名青年极为不满,骂骂咧咧的嘟囔一声,回身在柜台上拿起一张菜单,冲着方天化一扔,说道:“你自己点吧。”

菜单打在方天化的胸口,随后落在地上,在他身后的五名文东会人员皆露出怒色,在东北,向来都是文东会欺负别人,何时被人如此欺负过。他们齐齐看向方天化,只要后者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冲过去先狠揍这小子一顿。

这时候,方天化倒比手下人沉着得多,他笑呵呵的从地上捡起菜单,喃喃说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谁让咱们肚子饿了呢!”说着话,他拿着菜单,拉了把椅子坐下,大致看了看,说道:“来盘锅包肉,再来……”

“锅包肉没有了!”青年回答得很干脆。

方天化眨眨眼睛,说道:“那来锅芦鱼头!”

“也没有了。”

“地三鲜?”

“没有!”

“家常凉菜!”

“没有!”

方天化问了一大通,结果青年连头都没点过一下。他叹了口气,将菜单放下,问道:“那你们这里还有什么?”

“就剩下馒头和凉白开了!要吗?”-背背姐-青年用鼻子哼哼道。

方天化怔了一下,接着站起身形,向青年招了招手,笑呵呵的说道:“你来!”

青年一脸的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样子,大咧咧的走到方天化近前,冷声问道:“你让我过来干什么?”

“干啥?”方天化气笑了,猛然间伸手抓住青年的脖子,咬牙道;“他甘你嘛!”说话之间,他手臂猛地一用力,只听砰的一声,他捏着青年的脖子,将其脑袋重重砸在桌面上,随后抬起手来,对着青年的太阳穴就是一记重拳。

  方天化身材魁梧,力气也大的出奇,这一拳,重重砸在青年的脑袋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青年脑袋下的木头桌子都被他这一拳的力道震碎,再看那青年,满头是血,倒在破碎的桌子上中,一声不吭,不知是死是活。

看到这般场景,周围的文东会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方天化出手,也被他一身的蛮力吓了一跳。

似乎听到饭厅的声音不对劲,从里屋又走出来几名青年,穿的衣服和倒在地上的青年差不多,有两人脚下还穿着拖鞋。(雪曼是好人)这些青年到了饭厅,定睛一看,之间己方的同伴倒在地上,满头都是血,众人的脸色皆都变了,其中一名上身赤膊的汉字怒声问道:“这是谁干的?”

“是我!”方天化挺直身躯,震声答道。

“那你是找死!”那大汉三步并成两步,到了方天化近前,没有二话,挥拳就打。他出手快,方天化更快,手臂微微一抬,用手掌将对方拳头挡住的同时猛的一抓,顺势侧身向旁一带,使出了擒拿手。

大汉的胳膊被背到身后,只觉得骨头关节像是要断裂般的疼痛,他哎呀怪叫一声,可嘴巴依然不饶人,怒声喝骂道:“小子,你塔吗快给我放手……”

不等他把话说完,方天化冷笑出声,手臂用力一掰,只听咔的一声,大汉的肘关节被他活生生拧断。这一下大汉可受不了了,脸色涨红,死命的嚎叫,疼得差点从地上蹦起来,方天化提腿,对着他的软肋就是一脚,同时喝道:“给我滚出去!”

那大汉倒也听话,腰身弯着,噔噔噔直向门外撞去。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那大汉破门而出,一头摔倒饭店之外。

见对方已连伤自己这边两人,南洪门众人这时都沉不住气了,有些人掏出随身携带的比首,有些人没带武器,将一旁的凳子抓了起,皆向方天化冲了过来,一个个怒目圆睁,呲牙咧嘴,-丫头-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方天化面不改色,虎目一瞪,侧头对身后的兄弟喝道:“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五名文东会小弟一齐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片刀亮了出来,迎了前去,与对方战到一处。

南洪门那面准备不足,没想到对方会随身带着片到,更没想到他们是有备而来,几名南洪门青年拿着匕首和板凳,哪是人家的对手,双方刚一接触,就 有两名南洪门人员被砍翻在地,其他众人见抵挡不住对方,刚才的气势一扫而光,不约而同的退了下去,同时连声吼叫道;‘敌袭!不好了,有敌人来偷袭啦——‘

见对方叫得欢,方天化心中暗气,随手在墙边抓起一只酒瓶子,冲到对方近前,先是侧身闪过迎面拍了的一板凳,接着回手就是一瓶子。酒瓶正砸在那名青年的脑袋上,啪的一声,酒瓶破碎,方天化抓着瓶低,顺势向前一捅。

扑!瓶把的残片如同一把刀子,正刺在对方的喉咙上。那人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仍掉手中的凳子,双手捂者脖颈,踉跄而退。

几名青年,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方天化等人打得倒地不起,有几人被砍得浑身是口子,鲜血湿透了衣服,但人还清醒着,趴在地上,拼命的哀号着。

这时,只听饭店楼上响起一阵脚步声,时间不长,从楼梯口处涌出来数十号手持利刃的大汉,到了楼下一看,什么都明白了,纷纷怒吼一声,举刀冲杀,其中有两名速度最快,眨眼工夫就到了方天化近前,双刀齐落,都是本他脑袋劈来的。

方天化此时也以将随身的钢刀抽出,面对两把呼啸而来的片刀,他大喝一声,横刀招架,当啷啷,随着两声铁器的碰撞声,两把片刀被一同弹开,方天化几乎没受到任何的影响,片刻也未耽搁,反手刀猛然挥出。

随着扑扑两声,两名大汗的胸口皆被他挑开一条大口字,在惨叫声中,对方二人脸色惨白着缓缓倒了下去。

这仅仅是激战的开始,随着两名大汉的受伤,更多的南洪门帮众冲到方天化和五名文东会小弟近前,几十把片刀组合到一起,刀光霍霍,晃人眼木。

只抵挡了一会,方天化就向身边的兄弟喝道;“撤!”

他是能顶得住,但是随他一同近来的五名兄弟却顶不住这么多的敌人,听到他撤退的命令,五人如释重负,纷纷急砍了几刀,然后掉头就跑。

南洪门吃了大亏,帮众们哪肯轻易放他们离开,见对方已跑,气势更胜,随后追杀出来。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136)南洪门的帮众追出来容易,可宰相退回去可就难了。 

方天化带人跑出不远未落,他踢刀先冲上去,臂膀运足力气,一记斜劈抢出。 

首当其冲的南洪门大喊躲闪不及,应声倒地,随着方天,便收住脚步,转回身,冷冷注释着对方。南洪门帮众先是一愣,随后心中大喜,暗骂一声:你 们这是找死啊!想着,一个个更是使出全速,向方天化等人冲来。可是,刚刚到了他们的近前,突然之间,在他们的左右以及后方喊杀声大起,由角落里,暗处冲杀 出来无数的黑衣汉子,由于此时已经天黑,他们也分辨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只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圈套。 

瞬间,南洪门上下皆慌了手脚。方天化见此时正是动手的好时机,高吼一声:“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话音化的动手,双方在街头拉开了厮杀的序幕。 

一方是准备充分,呈包夹围攻之势,一方是心慌意乱,仓促迎战,双方所体现出来的战斗力自然也不能相提并论。其实两边相差的人力并不多,只是南 洪门吃亏在准备不足,阵营混乱,加上方天化在战场上骁勇善战,时间不长,便有十数名南洪门帮众被砍翻,如此一来,双方实力相差更大,南洪门再抵挡不住,无 心恋战,只顾着找机会逃跑。 

但四周都是文东会的人,他们根本没地方可跑,南洪门几十名帮众,在文东会的围攻下,不时传来惨叫声,随着闪烁的刀光,迸射而出的鲜血随处可见。 

火拼来得快,结束也快,前前后后,没有超过十分钟的时间。再看追杀出来的那些南洪门人员,除了少数的几个侥幸逃跑,其余的皆被砍得遍体鳞伤,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等战斗结束之后,,方天化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排除一名手下,开车送己方受伤的兄弟回昆明,然后又指挥其他众人将南 洪门的伤者全部扔进饭店,交代完后,他带上七八名手下先冲进饭店里,清理南洪门残余的人员。 

饭店里剩下的几名南洪门帮众对外面发生的火拼砍得一清二楚,知道是文东会大举进攻来了,哪里还敢逗留,早吓跑了,方天化带人搜了一遍,没有看到一条人影,他冷笑着嘟囔道:“南洪门打仗不怎么样,逃跑倒是挺快的” 

这一仗打得轻松又痛快,文东会的小弟们也都是神采飞扬,对自己这位领头大哥有了新的认识,也对他有了信心和尊敬。众人纷纷附和道:“是啊,方大哥,南洪门的人实在不怎么样,和那些地痞小流氓差不多。” 

“哼!”方天化笑了一声,带人回到饭店的一楼,这时,文东会众人已经把南洪门的伤者都拖了进来,举目望去,南洪门伤者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哼声,呻吟声彼此起伏,连成一片。 

见他从楼上下来,文东会众人擦着手上的血迹边围拢过来,纷纷问道:“方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撤!”方天化回答得干脆。 

撤?此言一出,剩下的四十号文东会兄弟皆都愣住,已放现在已经占了南洪门的据点。为什么还要撤退呢?他们想不明白,疑惑不解地看着方天化。后 者揉着下巴说道:“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南洪门的援军正在从市内赶过来,我们若是死守据点,或许也能顶住对方,但那没意思,要干,咱们就干点大的。” 

听了这话,众人的精神皆是一振,两眼放光。 

方天化向四周瞧了瞧,看到墙边摆放的啤酒箱,他嘴角慢慢挑起,立刻对手下众人说道:“你们赶快找些空酒瓶,弄些燃烧弹,最起码人手一瓶!” 

“方大哥,这是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了,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燃烧弹做起来十分容易,只需要三样东西,酒瓶,汽油和布条,酒瓶饭店里有现成的,汽油他们所做的面包车上有,至于布条,那就更简单了,或是从自己身上的衣服撕 

下一条或者将南洪门伤者的衣服扒下来。 

在一番忙碌过后,方天化带领手下一行人又退出南洪门的据点,然后埋伏在据点左侧道路的两旁。潜伏在小胡同里,方天化身边的一名小弟低声问道:“方大哥,你认为南洪门的援军会走这条路吗?用不用拜托暗组的兄弟帮我们查查?” 

“不用查了!”方天化摇头说道:“对方一定会走这条路!此地闭塞,从市内赶过来,只有这条路能走。” 

“哦!”见他信誓旦旦,文东会的小弟也不好再多问。 

众人在路边暗处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忽见街头灯光亮起,渐渐的,众人看清楚了,街头行来六辆大小不一的汽车。方天化精神一振,回头对手下的兄弟们说道:“大家做好准备,等会对方到了近前,先把燃烧瓶都给我砸出去!” 

众人相互看看,暗暗吐舌。其中有一名青年壮着胆子问道:“方大哥,我们现在……还没确定这几辆汽车 

里坐着的就是南洪门的人,万一烧错了怎么得了……” 

“烧错了?”方天化挑起眉头,说道“拖过真烧错了,那只能算他们倒霉,咱们点背了!”

我靠!这叫什么打法嘛!众人在心里又是担忧又觉得好笑。 

很快,几辆汽车就接近了方天化等人潜伏的地点,后者回头喝道:“都做好准备!” 

他的话,令众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现在他们也管不了来的是不是南洪门的车辆了,只能按照方天化的命令行事,一个个皆把口袋里的打火机拿了出来,打火机的着火点对准汽油瓶上蘸过汽油得布条。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几辆汽车行到众人的正前方。 

方天化猛的大喊一声:"给我砸!” 

随着他的叫喊,只听沙沙沙周围响起一片点燃打火机的声响。接着,火光顿起,黑夜之中,好像点点的繁星。 “扔-----” 

方天化的断喝,立刻引来连锁反应,只见一只只燃烧的汽油弹在空中交织成一片绚丽的火网,齐齐向路上的几辆汽车落去。 

“咔嚓!呼!”汽油瓶砸在车身上,立刻撞了个粉碎,里面的汽油一股脑的流出,接着随之燃烧起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路上的六辆汽车就变成了“火”车,车顶,车身,车窗上都是火。 

汽车一旦着了火,那还了得,只要有一丁点的火星烧到油箱,就能立刻引发汽车 

的爆炸。这时候,车里的人哪还能坐的住。 

六辆汽车不约而同急急停下来,随着一阵阵呼天喊地的怪叫声,无数的大汉,青年从汽车里跑出来,有些人手里还拎着片刀。 

看到这番景象,方天化异常激动,下意识的对身边的兄弟连声说道:"看见了么?对方有刀,是他妈南洪门的人,咱们没烧错!”说着话,他大吼一声:“兄弟们,上啊!” 

方天化带着文东会众人由道路两边冲杀上来,先前下车的南洪门人员还好一些,可怜的是那些后下来的人员,被车内也熏的头昏 

眼花,可到了外面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呼啸而来的片刀又砸回刀车内。一时间,街道上象是炸了锅,火光、刀光、血光搀杂到了一起。 

在最前面的那辆轿车里,连滚带爬的从车里轱辘出来两人。 

一名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另一名则是三十出头的汉子,二人从地上爬起后,看着火光冲天的场面,都有些傻眼,过了片刻,那名大汉先反应过来 

,连声大叫道:"兄弟们,不要乱,稳住,都给我稳住!" 

他的叫喊,在人声鼎沸的战场里显得微不足道,根本没几个人能听得见,但这没几个人里却偏偏包括了方天化。 

远远的见到大汉指手画脚的那副模样,方天化立刻意识到这人可能是对方的头目,他心中一动,连犹豫都未犹豫,直接提刀跑了过去。 


那大汉还在指挥手下人员,突然见到一名身穿黑衣的彪行大汉向自己冲来,他吓了一跳,仓促地拔出片刀,向前一指,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说话间,方天化已到了大汉近前,抡刀就砍。 

看他来势汹汹,身材也粗壮,大汉不敢硬接,急忙闪身后退。这时,随他一同从轿车里钻出来的青年迎上方天化,与他战到一处。方天化善战,力气也大,几记重刀抡出,直将青年震得虎口崩裂,膀臂发麻。 

又勉强挡了几刀,青年一个没留神,被方天化一刀挑在肚皮上。这一刀直接将他的小腹划开,肚子里的零碎一股脑地流了出来,青年惨叫一声,一头栽倒,旁边的大汉看得真切,脸色顿变,再不敢停留片刻,更顾不上手下兄弟的死活,转头就跑。 

方天化甩开两条长腿,只急窜了几步就追到大汉的身后,一不做,二不休,钢刀顺势向前一捅,喝道:“你给我在这吧!” 

扑!这可真应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句话。他一刀刺在大汉的后心,刀尖从其胸口探了出来。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30章、第131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 第137章—第149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32章—第136章 在线阅读 2008.11.20更新
[ 2008-11-25 22:38:00 | By: 访客q74Xoc(游客) ]
 
访客q74Xoc(游客)大哥知道你很忙但也不能连续忙这么多天啊。小心身体要紧呢,有时间就坐到电脑前消遣一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32章—第136章 在线阅读 2008.11.20更新
[ 2008-11-27 1:34:00 | By: 访客t85Bs2(游客) ]
 
访客t85Bs2(游客)痛苦的期待呀,又是好久没更新7天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