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24章—第129章 在线阅读 2008.11.16更新
[ 2008-11-16 21:19: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24章—第129章 在线阅读 2008.11.16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124)谢文东让开门口,闪到一旁,有意放惊慌失措的众多赌客以及赌场内的服务声们离开。此时场内的众人作鸟兽散,时间不长,就跑的干干净净,只留下满 场的狼籍以及孤零零的几个南洪门帮众。这几名南洪门人员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己方受到了攻ji,真以为是警察来了,他们心里还觉得奇怪,自己这边明明已经将J 方买通了,警C怎么还会突然来找麻烦呢?何况他们在警F内部安插了眼线,警F即使要突击检查,也应该有人通知一声啊! 

过了半响,其中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才回过神来,举目望向门处,只见门内站有一名青年,身穿中山装,相貌清秀,一手提着开山刀,一手拎着Q,而在门外,正有十数名汉字向场内走来,一个个满身是血,还有不少人身上都带着刀口子。 

这哪是JC,明显是黑帮嘛!中年人脑袋嗡了一声,骇然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呵呵!”谢文东轻笑一声,边向那名中年人走去,边说道:”文东会” 

“啊!”中年人对文东会并不熟悉,顿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忍不住倒吸口凉气。老鬼走进门内,环视左右,看着满桌满地散落的钞票,他两眼放光,学着谢文东的语气说道:“J三角!” 

再听到J三角的名头,中年人彻底晕了,搞不懂文东会和J三角这些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下意识的倒退两步,颤声说道:“我们和J三角的朋友无冤无仇,阁下为什么来砸我们的场子?” 

老鬼笑而不答,加快脚步,越过谢文东,到了中年人近前,抡刀就劈。 

中年人是南洪门在赌场的负责人,也算是经过风浪的人物,见老鬼一刀来势汹汹,不敢抵其锋芒,急忙抽身而退,同时将手摸想后腰,快速拔出SQ,厉声说道:“J三角 

没等他把话说完,后方的一名金三角汉子将砍刀交于左手。抽出手呛,抬手就打,金三角并不太平,经常爆法族系之间的战争。其人员就是经过无数的战火的洗礼。其呛法早已经练的精准异常, 

大汉这一呛,不偏不正。正打在中年人的持呛的手腕上,后者痛呼出声,手呛应声落地。不等他把身影站稳,老鬼疾步来到他近前。手中的砍刀随之高高举起,脸上得着阴笑,作势就要砍下去, 

“等一下!”谢文东出声将他叫住。 

老鬼手腕一翻,刀是落下去了,不过却是刀面朝下,只听啪的一声,刀面重重拍在中年人的额头上,后者只觉得脑袋一沉,眼前直冒金星,站立不住,失身坐倒在地,半晌回不过身来,在他身后的几名南洪门人员纷纷惊叫一声,有的拔刀,有的亮呛。(背背姐) 

“鬼哥,让开!” 

听到身后兄弟的叫嚷,老鬼反映也快,就势倒地,轱辘到一旁。就在他让开的一瞬间,只听场内传出连续的呛声,金三角的数名大汉齐齐开呛射击,眨眼功夫夫,几名南洪门帮众皆是身中数弹,纷纷倒在血泊中。 

对方若是不动呛,为了避免麻烦,金三角的人也不会动呛,但对方若是拿出呛来,他们也不会再客气,更不会去计较后果严不严重。 

看着对方众人皆被打倒,老鬼嘿嘿笑着从地上爬起,拎着刀,在场上慢悠悠地转了一圈,看到没死的马上过去补一刀。等将南洪门帮众都处理完,他走到满面惊骇的中年人近前,滴血的砍刀在中年人的面前来回比画着,问谢文东道:“兄弟,为什么要留下他?” 

谢文东一笑,说道:“如果你想进入金库,必须得靠他。” 

老鬼眼珠转了转,连连点头,说道:“有道理,有道理,!哈哈……”背背

他在笑,中年人脸色倒是变了,颤声说道:“金……金三角的朋友如果缺钱,向我们招呼一声,要多少我们都会给,何必闹……闹到动刀动呛的地步呢?” 

老鬼嗤笑一是声,甩手一记耳光。重重打在中年人的脸上,怒声骂道“我他妈的要你施舍吗?”说着话。他伸手来。抓着中年人的脖领子将其硬拽了起来。喝道:“走!带我去金库”说着话,他用刀指着手下众人,说道:“这里的钱别浪费了。给我统统带走 

听闻这话,金三角众人的嘴巴都列开了,即便是身上挨了几刀的大汉们也忘记了疼痛,哗啦一声,涌入到赌场内,开始满地、满桌的拣钱。这时候真看 出金三角的人员动作神速了,一个个双手并用,不时的将一把把的钞票向怀里塞,他们一走一过,如同风卷落叶,毛都剩不下一根。老鬼提着中年人在旁看着,不时 的发出嘿嘿的怪笑声。 

大概等了两分钟,谢文东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想老鬼一杨头,说道:“好了,我们该走了!”老鬼因口吐沫,看了看还没来得及拣走的钞票,频为舍不得,不过既然谢文东开了口,他不会不听,对手下诸人说道:“兄弟们,行了,撤!” 

金三角的人训练有素,不管他们有多贪财,不管眼前还摆有多少钞票,听完老鬼的话,一个个挺起身形,迅速的撤了回来。老鬼提着中年人边向外走边问道:“兄弟,这里怎么办?” 

谢文东笑了笑,干脆地说道:“烧!” 

他一句话,金三角人员立刻行动,另一名背着大帆布包的汉子将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十数瓶准备好的汽油瓶,分给其他兄弟,然后众人纷纷掏出打火机,将汽油瓶点燃,对着赌场内的桌布、窗帘等等易燃的东西猛砸过去。 

随着一阵阵的汽油瓶爆炸声,偌大的赌场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中年人看得清楚,脸都白了,身子剧烈地挣扎着,连声喊道:“不能烧,不能烧啊·····” 

“喊你妈呀”老鬼的一记老拳,捅在中年人的肚皮上,后者的叫喊声立刻变成了痛苦的呻吟声。老鬼将砍刀在他脖子上划了划,冷声说道:“如果不想死的话,立刻带我去金库,马上!” 

中年人垂着头,只是哼哼却不说话。 

老鬼急了,手腕加力,刀锋立刻将中年人脖颈的皮肉划开,他厉声喝道:“CNMD,快带我去金库!” 

老鬼发起威来,脸上的横肉都直颤,模样也够吓人的。中年人心底一凉,暗叹口气,将心一横,说道:“我····我带你去金库可以,不过,里面的 钱要分我一部分····”见老鬼满面杀气地皱起眉头,中年人忙又说道:“我带你们去了,社团不会放过我,我只能逃走,可如果没有钱,我哪都去不了,所以, 你们要是不答应,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带你们去的!” 

嘿嘿!老鬼心中暗笑一声,点头说道:“行!只要你带我们去金库,里面的钱,我分你三成!” 

“你说话可要算话!” 

“废话!我们金三角的信誉你还信不过吗?”

听他这么说,中年人放下心来,暗松口气,带着谢文东、老鬼等人直奔金库而去。 

娱乐中心的金库就在二楼走廊的另一端,此时五行兄弟皆提枪守在门外,但却进不去,金库的大铁门重达百斤,如果没有烈性炸药,像强行突进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中年人来到金库的门前,颤巍巍的掏出钥匙,将门锁打开,然后又弯着腰,在密码锁上按了一串密码,只听大铁门内传出咔嚓一声脆响,中年人抓住门 把手,用力外啦,可试了数次皆没拉动,老鬼不耐烦,一把将他推到一旁,他来到门前,双手握住门首,猛地一用力,随着哗啦一声,沉重的铁门被他缓缓打 开。 

金库的房间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在墙角处摆放了一台立式的保险柜。中年人回头望望,见赌场内的火已经完全烧了起来,火苗子和浓烟顺着房门直向外冒,他打个冷战,快速地跑到保险柜前,拿出钥匙,将保险柜的铁门打开。 

他喘着粗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里面。 

老鬼哪有时间和他干耗,挥手将他推开,来到保险柜前一看,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的都是成捆的百元钞票,一塔塔、一罗罗,呈正方形摆放,足有一尺高。老鬼这辈子还没见过如此多的现金,眼睛也直了。 

谢文东见他目光呆滞,只差流出口水,无奈地摇了摇头,在旁推了他一把,问道:“鬼兄,你还在等什么?!” 

老鬼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又是激动又是想笑,面部的肌肉都快抽筋了。他回头看着和他刚才表情一样、两眼发直的众多兄弟们,没好气的喝道:“TMD,都没见过钱吗?快给我装啊!” 

“啊?啊!是,鬼哥!” 

金三角众人反应过来,将两只空空的帆布包放在地上,七手八脚地把保险柜里的现金向帆布包里装。 

站于一旁的中年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这里的现金大概有六百多万,你····你刚才答应要分给我三成的······”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125)“给你三成?”老鬼笑了,冲着身边的一名兄弟伸了伸手,后者会意,立刻摸向后腰,将手Q拔了出来,交给老鬼。

老鬼接过,手臂一抬,Q口直指中年人脑门。中年人脸色顿变,身子下意识的向后一仰,重重撞在墙壁上,他颤声说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你刚才答应我要分我三成的,现在怎么……你们J三角不会不讲信誉吧?!”((我比背背,不哭他们都好吧))

老鬼笑了,只是笑的阴森,他说道:“我们当然讲信誉,只不过是会对活人讲信誉,对死人嘛,嘿嘿……”说话间,老鬼冷然扣动板机,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中年人眉心中弹,应声倒地,直到死,他的眼睛都是瞪的大大的。

让此时早已财迷心窍的老鬼和他讲信誉,甚至还要分给他二百多万,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搞笑的事。

将保险柜里的现金全部装进两只大帆

布包里,老鬼看看手表,感觉时间不早,而且这时走廊里,金库里都是浓烟,呛的人快喘不上气来,他揉了揉熏的通红的眼睛,对手下众人急声说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谢文东,老鬼等人将金库里的现金席卷一空,一个个用袖子捂着鼻子快速地下了楼。一楼的游戏大厅里此时也早已人去楼空,随着争斗的展开,特别是 最后又是发生了Q站又是放火,玩游戏的客人们早被吓跑。谢文东等人一路畅通无阻,快步走出娱乐中心的大门,接着迅速钻进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里。当他们都坐上 车之后,赌场里的大火已蔓延到走廊,只见整个娱乐中心的二楼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走廊窗户的玻璃被烧化,里面不时传出咔咔的脆响声。

老鬼探着脑袋观望着片刻,笑道:“这把火可够南洪门受的了!”

“呵呵!”谢文东含笑,扬扬头,说道:“我们该走了!”

“对,对!’老鬼

连声答应着,对开车的司机喊道:”兄弟,开车!”

车内。谢文东掏出手机,给刘波打去电话,询问姜森和褚博那里的行动怎么样了。刘波立刻答道:“东哥,行动进展的很顺利,基本没费多大力气,南洪门在各场子里的人员就被我们打散了,兄弟们一顿狠砸,估计个把月内是无法正常营业了。”

“很好!”谢文东称赞一声,随即将电话挂断。

这时,坐在他身边的老鬼将装满现金的两只帆布包拎到自己近前,打开之后,看者里面装的满满的钞票,乐得嘴巴多都合不拢,过了好一会,他转头对谢文东说道:“兄弟,南洪门的钱比我预想中要多得多,咱两二一添做五,一人一半,怎么样?”

谢文东仰面轻笑一声,摇头说道:“我并不缺钱,你还是自己都留下来吧!”

老鬼听完,满面憨笑,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谢文东笑道:“你就算把这些钱

都让给我,对我而言也解决不了任何的实际性问题,相对而言,它对你更有用处,鬼兄,你就不要在谦让了!”他说的是实话,文东会。北洪门以及他白道的生意的规模都已经做的极大,五,六百万对他来讲,实质性的用处确实不大。

听他这么说,老鬼不在推让,说道:“兄弟,那我可就不客气,全部收下了。”

“恩!”谢文东含笑点点头。

他们一行人坐车回到文东会旅店,时间不长,姜森和褚博也带着兄弟门相继返回。这一次出其不意的偷袭,效果极佳,可谓是

大获全胜,在南洪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打垮了南洪门在昆明市内的势力,而谢文东这边除了有些兄弟受了伤,在没有其他的损失。

翌日,谢文东安排孟旬,找到南洪门旗下的那十余家场子的老板,与他们协商,只要他们肯将场子让给己方来看管,它们的损失,皆由文东会来赔偿。

那些娱乐场所的老板对由谁来看场并不关心,他们真正在乎的是能有一个安稳太平的环境,能让他们安心经营赚钱,现在南洪门被打跑,文东会来势汹汹,主动找上门来,而且还愿意出钱包赔自己的损失,这样的好事去哪找?十余个老板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立刻点头同意。

  事情进展的顺利,文东会这边顺理成章的将南洪门在市内的场子接收过来,虽然要拿出一部分钱赔偿给各场子的损失,但在谢文东看来,这点花销能换回己方在昆明市内扎下脚跟,也是十分值得的。

文东会以一场偷袭

大张旗鼓的进入昆明,在当地黑帮引起一番不小的骚动,由于当地黑帮的形式相对稳固成形,突然出现一支外来势力,很容易引起排斥感。

当地的黑帮对文东会大多抱有敌意的心理,但由于文东会势大,并有北洪门做靠山,又有金三角这样强势的合作伙伴,众黑帮虽然都有心将文东会挤出昆明,但却没敢轻举妄动,昆明市内的黑道形势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实际上暗流滚滚,一个不好,就可能引发全面的斗争。

谢文东抢占了南洪门在昆明市内的场子,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但却并不稳固,何况现在首要的敌人南洪门还在,他也担心当地的黑帮向自己突然发难,如此一来,己方的形势救极为被动了。

这时候,他摆脱老鬼,让他去各黑帮游说,表明文东会只将南洪门视为对手,也只会对南洪门发动进攻,至于本地的黑帮,文东会秋毫不犯。

老鬼对行文东言听计从,街道

他的吩咐,立刻行动,分别找上昆明当地的几大黑帮,转达了谢文东的意思。

黑帮老大们听完老鬼的话,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十分高兴,身在黑道,图的就是利益二字,只要文东会不来找自己的麻烦,愿意和平相处,他们也不想发生争端,毕竟,文东会自身以及背后的实力都不弱。

将本地黑帮的情绪稳定下来,谢文东暗松口气,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可以放手去对付南洪门。其实,南洪门在昆明的势力若是彻底崩溃,接下来倒霉的救势本地黑帮,文东会和北洪门从来么没与那个黑帮在同一处地方和平相处过,要么臣服,要么就是敌对。

偷袭完南洪门的第三天,下午,数辆警车突然来到旅馆的门外,停下之后,跑出二,三十号警察,为首的一人年仅五十,身材肥胖,进门时看不到人,下嫩那个看到他哪鼓的高高的啤酒肚。

这位中年人,正是昆明的市局长,洪尚彬。

南洪门和当地的警方常有来往,对这位主管治安的市局长更是没少贿赂,现在他们遭受到谢文东的突然袭击,损失惨重,想靠自己的力量将损失夺回来,基本不可能,但若是从外地抽调援军,还需要时间,这时候他们就想到了警方,希望用警方拖住谢文东,为己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洪尚彬来此地目的也是受南洪门所托,来找谢文东兴师问罪的。

身为市局长的洪尚彬对谢文东的了解不算少,来时他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毕竟谢文东可不是好惹的角色,只是他收受南洪门的好处太多,现在南洪门提出要求,他无法不从。

等警察们都下勒车,旅店里仍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的声响,也没有迎出来一个人。

洪尚彬深吸了口气,向身边的警员了甩头。两名警察掏出配抢,小心翼翼地接近旅店的确良房门,慢慢将门打开。

旅店外一片沉寂,里面也是一样,只是在门口的柜台后面坐有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正翘着二郎腿,无精打采地翻看着报纸。

见状,两名警察同是一愣,将手中抢向下放了放,随后证据冰冷地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谢文东的客人?”

柜台后的汉子放下报纸,看着两名警察,眉头皱勒皱,耸着说道:“对不起,我不清楚,”

一名警察历声说道。

那大汉到也强硬,对他的喊声置若罔闻,不为所动。警察面露怒色,随之手抢抬了起来,再次喝道:“我让你给我站起来,你没听见吗?”

“呵呵!”那名汉子咧嘴笑了,指指自己的脑门,问道:“你喊什么?有本事的你就开抢,向这儿打!”

“你……”警察被汉子的用话激得骑虎难下,脸色也随之变得一场难看。

这时候,洪尚彬以及众警察纷纷涌入旅店之内,先是大致大量了一番,接着,他对汉子说道:“我是市公安局长洪尚彬,我找谢先生。”

那汉子正是旅店名义上的老板,他虽然是文东会的人,但在昆明生活已有段时间,自然人是洪尚斌这个人,在电视上也没少看过。他呵呵一笑,连忙说到:“与阿莱士洪局长!洪局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抱歉啊!”

见对方的态度比较客气,洪尚斌疑问到:“你是……”

“我是这里的老板!”汉子笑道:“洪局长要找谢先生吗?”

“没错!”

“那请稍等一下!”说这话,汉子拿起柜台上的话筒,给谢文东大区电话。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126)不知道电话那边的谢文东说了什么,汉子点头答应了两声,随即放下话筒,对洪尚彬笑道:“洪局长,谢先生在一一六房间,请你进去。”

呵!谢文东的架子可真是不小啊!洪尚彬心中暗气,可也没多说什么,直向走廊里端走去,边走边查看两面各房间的门牌号。众警察们随后跟上,刚才那名骑虎难下的警察临走时狠狠瞪了旅店老板一眼,冷声说道:“小子,以后你给我小心点。”

“呵呵!”老板满面堆笑,针锋相对地幽幽说道:“以后谁该小心点还不一定呢!不要忘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准哪天,霉运就会降临在你的头上。”

那警察肺子都快气炸了,可是现在又拿对方无可奈何,怒冲冲地走开了。

且说洪尚彬,在走廊里端他找到了一一六号房间,刚要抬手敲门,房门却先打开了,洪尚彬只觉得眼前一黑,在他前面多出一位彪形大汉,这名大汉身高两米开外,又粗又壮,又高又猛,活像是狗熊成了精似的,不用说话,也不用露出威色,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即便是见过世面的洪尚彬也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大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退两步,气势顿时间泄了一半。他看着大汉,又瞄了瞄对方碗口大的拳头,咽口吐沫,强挤出笑容,问道:“谢先生在吗?”

“东哥已等你多时了!”大汉身材雄壮,说话时嗓音也洪亮,震人耳膜。他将身形一侧,让开房门,等洪尚彬进入之后,他又立刻站在门口处,将房门堵个严实合缝,后面的警察们都被憋在外面,一个也进不来了。

进入房间,洪尚彬举目观瞧,放假不小,里面或坐或站,有七八名青年和大汉,在正中央的沙发上端坐一人,年纪不大,只二十多岁的样子,两只丹凤眼弯弯眯缝着,嘴角上挑,脸上挂着微笑,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阴柔但又强烈的气势。

打量了一番这名青年,洪尚彬走上前来,问道:“想必阁下就是谢先生吧?”

洪尚彬认得没错,坐在沙发上的青年正是谢文东。看到洪尚彬,他连屁股都没抬,依然坐得安稳,只是含笑摆了摆手,柔声道:“洪局长请坐吧!”

暗暗皱了皱眉,洪尚彬慢慢走到沙发旁,坐在椅子上。没等他开口说话,谢文东问道:“洪局长专程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

洪尚彬吸气,停顿半刻,说道:“我是特意来向谢先生求证件事情。”

“哦?有事请讲!”

“两天前,客运站附近的鸿运娱乐中心突然受到一群匪徒的xi击,他们打死打伤数十名娱乐中心的工作人员,而且还抢了大量的现金,最后又一把火将娱乐中心烧了个干净,不知道谢先生是否清楚此事?”说完话,洪尚彬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谢文东,查看他的反应。

哪知谢文东突然仰面大笑,说道:“这件事,我很清楚,严格来说不仅是清楚,其实那就是我干的。”

扑!站于一旁的老鬼听完谢文东的话差点吐血,没错,了解内情的人基本都明白这件事就是谢文东做的,但却不能主动承认啊,而且这不是小事,毕竟涉及到十来条人命呢!想着,老鬼急得直搓手,连连向谢文东使着眼色,而后者却假装没看见。

想不到谢文东如此直截了当,毫无隐瞒,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把事情承担下来了。洪尚彬也是一愣,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也说不出心里是惊讶还是 喜悦,故意将老脸一沉,冷声说道:“谢先生身为政只部的官员。却知法犯法,我虽然有心帮忙,但却也无能为力,看来,谢先生要跟我去趟警察局了。”

“然后呢?”谢文东含笑问道。

“啊?”洪尚彬没明白他的意思,茫然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笑呵呵的问道:“我跟你去公安局,然后怎么办?”

洪尚彬正色说道:“谢先生请放心,我是不会对你动用私刑的。我会将你上交给公安部,对你如此处置,那自然会有公安部和政只部的高层进行调查和决定·······”

没等他把话说话完,谢文东接道:“送我去公安部?好啊!洪局长是想让我将你接受南洪门贿赂,以至于南洪门在你的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大设地下赌 场的事全部说给公安部的高层听是吗?胡玲霞的事,已让公安部的高层倒台一大批人了,现在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再出了你这档子丑事,那你真是火上浇油,罪加 一等了。”

  听了这话,洪尚彬的脑袋嗡了一声,下意识的站起身形,两眼瞪得滚圆,结结巴巴的说道:“谢先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

“血口喷人?”谢文东哈哈大笑,猛然间,他将笑容一敛,目光如电,好像两把刀子,直射在洪尚彬的脸上,冷冰冰的说道:“洪尚彬,你敢说你没有收过南洪门的贿赂吗?如果你真是清白的。可有胆量跟我去趟政只部接受调查?”

“我·····”洪尚彬没词了。政只部是什么地方,那里是好进不好出,就算没有错误,也能被他们活活逼出错误来,更何况他还真没少收过南洪门的钱。他身子僵硬,站在原处,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怎么?洪局长不敢跟我走一趟吗?”谢文东挑起眉毛,凝声问道。

扑通!洪尚彬两腿一软,站起来的身子又坐回到椅子上了,他脸色变换不定,过了半晌,冲着谢文东没笑硬挤笑,干笑着说道:“谢先生,我这次前来拜访,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仅仅是听谢先生到了昆明,所以特意过来打声招呼罢了,仅此而以、仅此而已·····”

洪尚彬见风驶舵之快,令人咋舌。

“恩!”谢文东含笑看着他,向前探了探身子,拍着洪尚彬的肩膀,笑道:“如果洪局长这么说,我们就什么都好商量。以后,你继续做你的局长,我 也继续做的该做的事,井水不犯河水,至于南洪门那边,洪局长就不要多管了,那是只huo药桶,洪局长若是插手太多,不仅会惹火烧身,弄不好还会被炸个粉身 碎骨呢!”

闻言,洪尚书彬的冷汗流了出来。

南洪门的时事,我岂能是说不管就不管的?他收了人家那么多钱,现在想置身于事外,哪是那么容易的,弄不好就会遭到南洪门的报复。

看穿他的心事,谢文东轻松地笑道:“洪局长不用担心南洪门那边,我可以保证,他们在昆明的日子已所剩不多,只要将他们赶走,南洪门自然也就找不到洪局长的头上了,当然,想短时间内解决南洪门的问题,还需要洪局长你多多帮忙啊!”

“是、是、是!”洪尚彬连连点头,苦笑不已。

他本来是找谢文东兴师问罪的,连抓捕谢文东的人手都带来了,现在倒好,情况截然相反,他反被谢文东牵着鼻子走,无从招架。

看着汗流浃背,如坐针毡的洪尚彬,谢文东笑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洪局长就请回吧!”

洪尚彬如释重负,急忙站起身,刚要开口告辞,谢文东恍然又想起什么,冲着他笑眯眯的说道:“对了,我这个人做事很公平,等我取代了南洪门之后,他们每年给洪ju长多少好处,我一分都不会少给,而且还会加倍。”

洪尚彬愣住,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连连摆手,急忙说道:“谢先生的好处我哪里敢要。。。。。。”

“哎?”谢文东挥下手,随即站起身形,走到洪尚彬近前。说道:“我对朋友,一向都是很慷慨的,当然,如果洪ju长愿意做我朋友的话。”

“哎呀,谢先生如此看重,实在是鄙人求之不得的事。”

“呵呵”谢文东看着能曲能伸的洪尚彬,柔和而笑。

想让对方对自己服服帖帖,言听计从,必须的恩威并施,谢文东对这一点都已应用得如火纯青。

等洪尚彬必恭必敬的告辞之后,带着一干手下的JC离开旅店,老鬼擦了一把冷汗,快步来到谢文东近前,高挑大拇指,赞叹道:“高!兄弟的反将一军实在是高的很啊!”

谢文东摇头笑了笑。说道:“如果洪尚摈真是清白,我想将也将不住他。”

“没错!”老鬼点头,道:“俗话说的话,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嘛。”

谢文东斜着白眼,冷冷看着他。

老鬼拍着自己的嘴巴,冲谢文东不好意思地嘿嘿干笑两手。

其实,洪尚彬不来找谢文东,后者也正想去找他,毕竟他若想在KM立足J方这关必须得过去。现在倒好,洪尚彬主动送上门来,声去了他不少麻烦。洪尚彬走后不久,谢文东找来刘波、孟旬等人,直接问道:“我们现在去攻南洪门的堂口,有无问题?”

刘波说道:“现在南洪门已知道东哥来了KM,旗下人员大多都集中到了堂口里,估计几百好是有了,以我们目前的人力,强攻过去,恐怕损失也不会小啊!”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127)听完刘波的建议,谢文东点点头,幽幽说道:“强攻确实不是上策。无论做什么事,终究都会有个最妥善的办法,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想得出来。”顿了一下,他对刘波说道:“老刘,查清楚南洪门堂口的情报,越详细越好!”

“好的,东哥,我尽力去办!”刘波应了一声。

现在,谢文东要处理的事情很多,随着他接管了南洪门的十来家场子,身边的人手已严重不足,急需要更多的兄弟赶过来帮忙,北洪门的人力基本全部 用在对南洪门的正面压制上,谢文东只能从东北抽人,可东北与云南位于中国的两头,路途遥远,差异极大,在他看来,肯愿意过来的兄弟未必会很多,不过结果却 大出他的预料,自听说谢文东召集人员去云南与南洪门交战,报名想前往的兄弟极多,只一天功夫,就超过了千余号。

要知道现在的文东会早已经定了型,在东北一家独大,毫无战事,身处底层的人员就算再有能力,想获得向上提升的机会也少得可怜,现在能直接跟随谢文东去作战,无疑是个表现自己能力的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所以积极报名的人员很多。

当何浩然向谢文东说明情况时,后者十分意外,摇头笑道:“我要不了那么多人,只需要五百兄弟就足够,浩然,你那边帮我挑选一下,然后尽快安排兄弟们过来。”

“没问题,东哥。”何浩然答应得干脆。谢文东、三眼等人都不在东北,文东会的各项事务的管理自然落到何浩然身上,他为人稳重,处变不惊,做事不急不躁,将文东会管理的井井有条,十分稳定。当然,这也是谢文东放心把文东会交给他来管理的原因所在。

文东会的人在向昆明赶来,南洪门的援军也源源不断的来到昆明,只是人数不多罢了。

为了应对北洪门和文东会的正面冲击,向问天已把南洪门的机动人力都顶上去了,可即便如此,仍显得捉襟见肘,确实再没有多余的人力派往云南,赶到昆明的援军多是南洪门在云南其他地方势力派出的,既不精良,数量也少得可怜,只能冲冲场面而已。

由于己方人员暂时还未到位,谢文东也没再向昆明郊外的南洪门势力发动进攻,双方一个在市内,一个在市外,相安无事。

这天晚间,谢文东抽出时间,又去了秋凝水的酒吧。这次他身边的人更少,只带了褚博一个。酒吧的生意依然很兴隆,人来人往,顾客不断。

进来之后,谢文东和诸博坐到了吧台。由于上次谢文东帮秋凝水解决过麻烦,又和她在办公室里长聊了好几个小时,这对秋凝水来说可是破天荒头一次,所以酒保对他有印象,见到谢文东,酒保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客气地问道:“先生,今天又是来找我们老板的吗?”

谢文东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淡然说道:“请给我来两杯啤酒。”

“好的!”酒保爽快的答应一声,拿起杯子,回身接了两碑,递给谢文东和诸博。喝了一口酒,谢文东向四周瞧了瞧,没有看到秋凝水的身影,他问道:“秋小姐没有来上班吗?”

“老板已经来了,好像正在办公室里理帐,先生,用不用我帮你去叫一声?”酒保对谢文东显得很热心。他年岁不大,但在酒吧工作的时间可不短,自 秋凝水来酒吧以来,他就一直在这里上班,所见过追求秋凝水的人如同过江之鲫,但他总感觉那些人华而不实,只有眼前这个相貌清秀的青年和秋凝水在一起时最登 对,而且他给人的感觉也最踏实。

谢文东含笑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先在这里坐一会。”

“好的!”酒保点点头,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当谢文东边喝酒边坐等秋凝水出来的时候,一名四十出头,面带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过来,并在谢文东身边的空椅上坐下。谢文东只是瞄了他一眼,便没有再多看,他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敌意和杀气。

他不理会对方,但那中年人却主动向谢文东近前凑,一旁的诸博眼中寒光闪烁,作势就要起来,将对方赶走,谢文东伸手按住他的胳膊,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别在这里惹麻烦。”谢文东的脾气并不好,但在秋凝水的酒吧里还是比较收敛的。

  诸博闻言,挺起的腰身又弯了下去,不过还是狠狠瞪了中年人一眼。

那中年人看出对方对自己的不满,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在谢文东身边小声问道:“你是谢先生吧?”

一句话,把谢文东问愣了,疑惑地看着对方,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谁的。

见他如此表情,中年人忙说道:“谢先生不要多心,我叫于飞鹏,并没有恶意,之所以能认出谢先生,是因为我的消息比较灵通罢了。”

“哦?”

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你的消息有多灵通。”

“别的不敢说道,但在昆明一带,若是发生个大事小情我还是都能了解一二的。”中年人信心十足地说道。

谢文东狐疑地看着他,笑问道:“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向左右看了看,见没扎眼的人,低声说道:“谢先生到昆明了,应该是为了对付这里的南洪门势力吧?”

谢文东笑道:“于先生,你不是说你的消息很灵通吗?我想这个问题你根本不需要再问我了吧?”

“呵呵!”中年人乐了,点点头,说道:“谢先生一口气将南洪门在昆明市的场子都打光了,连南洪门最大的地下赌场也被烧了个干净,我只是想不通,谢先生为什么迟迟还不向郊外的南洪门势力下手呢?”

此人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谢文东心中一动,随即笑问道:“这和阁下来找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中年人慢悠悠地分析道:“谢先生是大忙人,黑道买卖做得大,白道买卖做得更大,既然亲自来了昆明,肯定是想和这里的南洪门势力分 个高下,但对方就在眼前,谢先生却迟迟不动手,想来是遇到些困难了吧?!我很喜欢帮助别人,也愿意帮别人解决问题和麻烦,如果谢先生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提 供帮助。”

谢文东眼中闪过一丝惊色,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淡然问道:“你能帮我什么?”

“比如说提供南洪门的情报,或者别的什么。”

“你知道南洪门的事?”

“呵呵,我刚才已经说了,别的地方我不敢打保票,但在昆明这一亩三分地,很少有我不了解的事。”

谢文东眨眨眼睛,扬头道:“你说说看。”

中年人呵呵干笑道:“谢先生,现在钱很难赚,我又是靠此为生的·····谢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谢文东当然懂,眼前这个中年人十之八九是情报贩子,想在自己这里敲上一笔。他喝了口酒,慢悠悠地说道:“发如果你提供的情报足够有用,好处我当然不会少给你!”

中年人再次向左右看了看,靠近谢文东,伸出拇指和食指,低声说道:“这个数!”

谢文东看了一眼,疑道:“八万?”

“谢先生真会开玩笑,既然是=对你有用的情报,再少也不可能只值八万嘛!一个口价,八十万!”

“哈哈!”谢文东忍不住仰面大笑,说道:“阁下可真是狮子大口啊,你连是什么情报都没告诉我,就敢开价八十万,简直是在开玩笑。”

中年人面露正色,说道:“我可以向谢先生保证,我提供的情报,绝对物有所值。”

“哦?”谢文东挑起眉毛,道:“那你说!如果真有价值,我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

“谢先生说话算数?”

“当然!”

中年人深吸口气,说道:“这里人多眼杂,我们可以出去再谈!”说着话,他将手重的酒当在把台上,连带着抽出张百元大chao票和一张名片,放下之后,起身离开。

他没有在酒吧停留,直接走了出去。谢文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睛,随即,将他放在吧台上的名片拿起。

诸博在旁问道:“东哥,对方来意不明,你要小心啊!”

他话音未落,秋凝水不知河时已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到了谢文东近前,含笑问道:“文东,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见到她,谢文东忙站起身形,说道:“刚到。”

秋凝水目光一转,看向酒吧门外,疑问道:“你认识刚才和你说话的哪个人?”

谢文东摇头,说道:“不认识!是他主动找上我的。”

“噢!”秋凝水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嘴角动了动,似想说话,但最终又把话咽了下去。

谢文东多聪明,见状,马上问道:“凝水,你认识他吗?”

秋凝水点头,说道:“是的!我知道他姓于,而且经常过来酒吧喝酒,‘谈生意’。”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128)“谈生意?”谢文东摇头而笑。

秋凝水以为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解释道:“其实,他就是个中间人,所谈的生意都是见不得光的。文东,对这种人,你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听她这么一说,谢文东反而放下心来,看来,这个于飞鹏倒没有欺骗自己。想着,他淡然一笑,说道:“凝水,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先出去一会,去去就回!”说完话,不等秋凝水表态,转身走出酒吧。褚博急忙跟了出去。

到了酒吧外,谢文东将于飞鹏给自己的名片拿了出来,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刚刚打过去,电话就被接通。

“是谢先生吧?!”

“是我!于先生现在在哪?”

“谢先生请往左看。”

闻言,谢文东扭头向酒吧的左侧看去。在酒吧的左面,有一条狭窄的小胡同,此时于飞鹏就藏身在胡同之内,探着脑袋,向他这边张望。谢文东暗笑一声,迈步走了过去。他毫无忌惮,可是褚博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跟在谢文东的身后,抢已然握在掌心,用袖口遮盖住。

胡同幽深漆黑,于飞鹏在前引路,走了一会方停下身形,对谢文东说道:“谢先生请放心,我给你提供的情报绝对有价值,对你也绝对有用处,你的钱是不会白花的……”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直接打断道:“不要说这些没有用的废话,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于飞鹏压低声音,说道:“南洪门在昆明的人员大致分为两部分,哦……不对,现在已经是三部分了。其中一部分是由南洪门总部直接派过来的人员, 另外一部分则是南洪门在本地招收的混混,还有yibuf是刚刚从云南各地赶过来支援的南洪门帮众。这三部分人员当中,实力最强、人数最多的就要属昆明当地 的黑帮混混们了,他们也是为南洪门做事的主要人力。南洪门在昆明的总负责人名中陈海,其人奸猾、贪财又好色,他在昆明包养了好几个情妇,其中最得他喜爱的 是名年青漂亮的女模特,陈海也经常去她那里过夜,另外,负责那些本地混混们的头目名叫吕伟建,虽然他不是昆明本地人,但现在已在昆明安了家,并结婚生子, 家就安置在市内。这是他俩的详细状况。”说着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得板板整整的A4纸,递到谢文东近前。

谢文东目光幽深的慢慢接过,然后展开,由于胡同内光线昏暗,为了让谢文东看清楚,于飞鹏机灵的掏出打火机,在旁点燃,为谢文东照亮。谢文东借着打火机发出的微弱亮光,将文件仔细看了一遍。

里面记录的确实很细致,陈海那几名情妇的个人信息以及地址都有详细的描述,特别是对那名女模特的介绍,也特意加粗了字体,另外,上面还有吕伟 建的详细信息。见谢文东看得认真,于飞鹏笑呵呵的说道:“掌握了这些信息,谢先生就有办法除掉这二人,只要他俩一死,南洪门在昆明的堂口群龙无首,谢文东 击垮南洪门在昆明的势力也就变得易如反掌了。”

听着他的话,谢文东幽幽笑了,将纸叠好,揣进口袋里。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我提供的信息,绝对值八十万这个价。“于飞鹏两眼放光的说道。

谢文东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据我说知,南洪门的堂口正处于高度戒备之中,陈海以及手下的亲信已经连续数日没有踏出堂口一步,他们不出来,我就算得到这些地址也毫无用处,于先生,你说呢?“

于飞鹏脸上的笑容僵住,他实在没有想到,谢文东所掌握的消息也是蛮多的,他本来还想利用这一点再敲谢文东一笔钱。

息也是满多的,他本来还想利用这一点再敲谢文东一笔钱。

见状,谢文东摇摇头,说道:“看起来,你卖给我的情报根本不值八十万,毫无用处的的消息,一分钱都不值!”

眼看着生意要谈崩,到手的钱要落空,于飞鹏大急,暗暗咬了咬牙,将心一横,无奈说道:“那我就再另外加送谢先生两条消息吧!我刚才已经说过 了,陈海对那名女模特很宠爱,只要她肯主动邀请陈海到她那里,陈海一定会忍不住过去。至于吕伟建,那就更简单的,不管多忙的时候,每周的星期六晚上他是一 定会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周末的。谢先生,现在你觉得我提供的情报怎么样?”

谢文东边听边在心里快速地分析着,只是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出好几条计谋。停顿片刻,他悠悠而笑,说道:“如此说来,你的消息倒是有些价值了。”

于飞鹏说道:“我把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谢先生

了,谢先生,你看……”

  知道他现在想要钱,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只是不知道你说的消息是否准确?”

于飞鹏急忙拍着胸脯说道:“这点我可以保证,消息绝对准确,绝对没问题。”

“我只相信事实。”谢文东说道:“钱我会给你,但不是现在,付钱的前提是,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于飞鹏想了想,重重地点了下头,说道:“我相信谢先生的为人,而且你这样的大人物总不会为了这点小钱欺骗我这个小人物,败坏你的名声,是吧? 呵呵……”他奸笑着耸了耸肩膀。如果谢文东硬是不给钱,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先用话将谢文东将住。顿了一下,他又说道:“等谢先生确认了我的消息之后,再给 我打电话,另外我还可以为谢先生提供别的服务,比如说,谢先生有不好亲自动手解决的人,我可以找人帮你解决。”

谢文东淡然地笑了笑,深深看了一眼于飞鹏,说道:“你提供的服务还挺多的嘛!不过,多谢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自然会打电话找你。”说完话, 他向诸博甩下头,向胡同外走去,边向外走他边说道:“确认你的消息之后,我会给你一百万,八十万是你提出的加码,另外二十万,买你这几天闭嘴,如果你把卖 给我消息的事传出去,你最终的下场将不会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于飞鹏闻言,身子先是一震,随后急忙说道:“谢先生请放心,行有行规,我们这行,首先讲究的一点就是嘴紧。”

“这样最好!”说话之间,谢文东已经走出小胡同。

于飞鹏在后面搓手笑道:“谢先生,我们下次再见。”

谢文东回到酒吧时,秋凝水正坐在招呼来往的客人,看到谢文东,他抽身走上前来,问道:“文东你刚才去哪了?”

“没事!”谢文东含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出去转了转。”说着话,他举目环视酒吧,只见酒吧里已人满为患,几名服务生穿前穿后,忙得脚打后脑勺,他笑道:“今天的客人挺多的嘛!”

“是啊!”秋凝水说道:“今天是星期五,客人是一周里最多的一天。”说着话,他扶了扶额头的虚汗。

谢文东乐了,挽了挽袖口,说道:“需要人帮忙吗?”

秋凝水先是一楞,随后扑哧笑了,问道:“你要帮我?”

谢文东挑一眉毛,低头看了看自己,反问道:“难道我不行?”

秋凝水连连摇头,凑到他近前,低声说道:“让你这个老大帮

我端茶倒水,我实在过意不是去,横矿如果让你的兄弟们知道,那成何体统?”

她贴近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谢文东的鼻子里,忍不住神智为之一荡。只是片刻的失身,谢文东立刻又清醒过来,笑呵呵地说道:“放心吧,他们是不会知道的。”说着话,他转头对诸博说道:“小诸,你也来帮忙打个下手!”

诸博苦笑,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双手,这双手端过刀,端过Q,还就是没端过盘子,看来今天是得破例了。

酒吧十点到十二点是最忙碌的时候,客人们进进出出,穿梭不停。

论起身手,谢文东和诸博二人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现在端酒端盘子,也是不在话下,手脚比干了多年的服务生都麻利。

有他二人帮忙活,秋凝水以及服务生们的压力减轻了许多,众服务生们笑的和不拢嘴,他们虽然不知道谢文东是什么人,和秋凝水是什么关系,但对他的印象却极佳。

一直帮秋凝水到十二点,这时候,酒吧里的客人才逐渐稳定下来,而谢文东和诸博也都忙的一头汗。

抽出空闲,谢文东和诸博靠在吧台旁,用袖口擦,抹脸上的汗水。后者冲谢文东一笑,说道:“东哥,在这里干活,简直比经历几场e站都累。”

“是哦!’谢文东身有体会,幽幽说道:‘所以说,干哪行都不容易,”

正说着话,秋凝水拿着两条干毛巾走了过来,分别递给谢、诸二人,含笑问道:“辛苦你俩了,想不到今天客人这么多。”顿了一下,她笑问道:“你们想喝点什么?我请客!”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129)忙碌过后,谢文东和秋凝水坐在吧台前,听着酒吧里轻缓悠扬的音乐,边喝水边轻声聊天,此时,两人的心里都有一种轻松和暇意感。看着坐在自己身边谈笑风生的谢文东,秋凝水暗暗而叹,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当然,这事她心里的念头,却无法说出口。

知道凌晨一点多,谢文东才向秋凝水告辞,带着褚博离开酒吧,返回旅店。回来之后,他立刻去找刘波。这时,刘波早已经睡下了,听到有人敲门,披着衣服走了出来,见来者事谢文东,他睡意全无,疑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拉着刘波走进房间,随后,将于飞鹏卖给他的情报原原本本的讲述一遍,最后,又将那张纸拿出来,交给刘波,说道:“老刘,尽快查清楚此事,确认一下消息是否准确,如果真如于飞鹏所说的那样,我们今天晚上就得行动了。”

刘波吸了口气,明白事关重要,连声应是。

谢文东想了想,又道:“现在时间已晚,也查不出什么,等明天一早去办,下午我等你的消息。”

“好的,东哥”

交代妥当之后,谢文东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等到天色刚一透亮,刘波就按照谢文东交给他的地址,安排手下兄弟一样样去对照核查,最后调查的结果表明,上面的记载都是真是的信息,和于飞鹏的说辞几乎一摸一样。

得到刘波的确认之后,谢文东大喜,当即着急己方的兄弟们开会。等众人都到齐了之后,他直截了当的将情况说明。闻言,众人皆是面露喜色,能除掉南洪门的两名头目,那南洪门堂口就十分好打了,己方也不用再等援军,可立刻去记。

孟旬悠然而笑,问道:“东哥,你决定怎么做?”

谢文东说道:“今天晚上就动手。我们分成三路行动,由我和老鬼去陈海的情妇那里,逼她将陈海引过来,另行一路,则由老刘负责,带暗组兄

弟潜伏到吕伟建的家中,等他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趁机把他干掉,最后一路,由老森和小褚,格桑,五行带领全部的兄弟,埋伏在南洪门的堂口附近,只要陈海和吕伟建二人一死,立刻向堂口发动进攻。大家认为这样做如何?”

众人纷纷大点其头,觉得谢文东的策略十分可行,也毫无遗漏,包括孟旬在内。见无人提出异议,谢文东正色说道:“那好,事情就这么定了,大家回去先做准备。”

"是!东哥!"

双方对垒,情报至关重要,于飞鹏找上谢文东,卖出南洪门的情报给他,立刻使双方对峙的局面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白天无话,等到傍晚的时候,谢文东找来老鬼以及几名金三角人员,带上袁天仲,坐车直奔陈海的情妇家而去。

正如于飞鹏所说,陈海对这名情妇宠爱的很,基本是有求必应,平日里花在她身上的钱也不计其数。为了讨她欢心,陈海还特意在市中心的位置给她买了一套高档的公寓。此时,谢文东和老鬼等人来的就是这里。

公寓所在的小区并不大,但里面的楼房却漂亮至极,绿化也好,小区门口有保安二十四小时看守。

坐车到达之后,谢文东并没有马上进入,而是让金三角

的司机将车停在小区门口的不远处等候。等到傍晚六点多的时候,潜藏在南洪门堂口附近的暗组兄弟传回消息,称吕伟建已经坐车出了堂口,看方向,应该是向他自己家里去的。

“兄弟,我们该进去了!”

金三角的司机应了一声,启动汽车,直向小区的打门开去。如果他们坐的是一辆高档豪华轿车,小区的保安肯定连问都不会问就让他们进入,但老鬼提供的汽车偏偏是又破又烂,刚到小区的大门,就被保安拦住。

保安是名二十多岁的青年,脸上带着鄙夷之色,走上前来,敲了敲车窗。等金三角的司机把车窗放下时,他问道:“你们是这里的住户吗?”

没等司机开口说话,老鬼拉开后面的车窗,探出脑袋,说道:“我们是找人的。”

“找人?你们找哪一户?“

老鬼皱了皱眉头,对方只是一名小区的保安,现在弄得却像警察盘查似的。他老脸一沉,骂道:”妈的,你管我们找哪一户?让开!“

  “如果你说不清楚,我不能让你们进去!”保安底气十足地说道。

他妈的!老鬼暗骂一声,回手就要摸刀,一旁的谢文东将她的手腕按住,把他拉到一旁,她挪到车窗前,将政治部的证件套出来,向窗外一递,幽幽说道;“我们是警察,过来办案的。”

保安身子一震,急忙走了过来,接过谢文东的证件,翻看了一遍也没看明白个所以然来,她饶着脑袋,疑声问道:“这里。。。。。有人犯案了?”

“是的!”谢文东含笑说道;“不过你得保密,不能对外声张!”

保安面露正色,将证件还给谢文东,连连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多谢!”

谢文东笑眯眯地将证件收好,随后对司机扬头道:“开车!”

等进入小区之后,老鬼气呼呼地很声说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谢文东了,拍拍老鬼的肩膀,说道:“你们的汽车也确实破了点。”

“那是我们故意弄得嘛。。。。。。

按照于飞鹏给的地址,谢文东等人顺利找到陈海情妇家的楼下。这栋大厦共有二十五层,按照酒店式管理的模式,进入大门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宽敞有豪华的大厅,在前台做有小区物业的管理员。

谢文东,袁天仲,老鬼等人加在一起将进十人,这许多陌生人之重重地向里走,无业人员先是一愣,随后起身大声质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怎么这么麻烦?!老鬼实急脾气,被三番五次的盘问,心里早就不耐烦了,她猛的转回头,俩眼冒着凶光,冷声大喝道;“怎么了?你有事吗?”等了一会,里面传出女人的问话声:“谁啊?”

谢文东随口说道:“我是海哥派来的,接周小姐去吃饭!”

“吃饭?”房内女人的语气有些吃惊,说道:“吃什么饭?怎么没有事先通知我一声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海哥要给周小姐一个惊喜吧!”谢文东说话时,面不红,心不跳,表现十分自然。

女人虽然觉得奇怪,还是将房门打开了。

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躲在门后的老鬼猛的一伸手,将门把手握住,接着用力一啦,蟛的一声,房门完全敞开,两旁的金san角人员随之一拥而入。

门内的女人根本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黑,嘴巴已被一只大手捂住。

“呜。。。。。。呜。。。。。。”

女人意思到不好,可这时候再想挣扎,依然来不及了。

金san角的大汉们将他的手脚、嘴巴死死按住,不由分说,拖进房间之内。谢文东、老鬼、袁天仲三人也随之走了进来,进入之后,老鬼探着脑袋向门外左右望了望,没有发现什么,方将房门轻轻关好。

看着这一群木陌生人,女人彻底惊呆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她在看这众人,众人也同样在大量她,看清楚女人的模样,众人皆暗暗点头,陈海还真是有眼光啊!

女人年岁不大,看模样二十五六的样子身材纤瘦、高窕,得有一米七五左右,尤其是睡衣裙下那双白哲的长腿,格外的迷人。她不仅身材出众,模样也漂亮,秀发乌黑飘长,披锤香肩,皮肤白净,一对美目,大而清澈,看人时,自然而然给人一种眉目传情之感。

老鬼注视着女郎,半晌后才回过神来,暗道一声漂亮,转头对谢文东说道:“兄弟,这次我们可有福了!”说着话,金三角众人也都不怀好意地笑了,目光在女郎单薄的睡衣上上下下游动。

谢文东没有理会老鬼,走到女郎近前,问道:“你叫周妍洁吧?”

女郎觉得对方这些人都是面目可憎,只有眼前这名相貌清秀的青年还算正常,她呆呆地点了点头。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21章、第122章、第123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30章、第131章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