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8章、第119章、第120章 在线阅读 08.11.12
[ 2008-11-12 9:13: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8章、第119章、第120章 在线阅读 2008.11.12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八章
  (118)“啊····”腕子被折断,光头汉子哪里能受得了,整个身子跪倒在地,同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这一下,酒吧里炸开了锅,人们无不变色,纷纷 惊呼出声。再看光头汉子的三名手下,都傻眼了,又惊又骇地看着谢文东,想上前但又不敢过去,站在原地,只是拿着比首直哆嗦。

谢文东松开光头汉子的断腕,拍着他的肩膀,柔声再次问道:“可不可以不要再来找麻烦?”

光头汉子此时就剩下喊叫了,根本听不见谢文东在说什么。谢文东皱了皱眉头,两眼闪烁出骇人的精光,挺直腰身,双手随之插进口袋中。看出他动了杀机,这时,秋凝水急叫一声:“文东!”

这一声‘文东’令谢文东身子一震,他抬起头,露出笑容,只是笑得很牵强。

秋凝水缓缓向他走过来。

不认识谢文东,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过他出手的阴狠却令帅气青年心中生寒,怕秋凝水有失,他急忙跨前一步,将她的手抓住,同时满怀戒备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深。

秋凝水拉掉青年的手,轻声说道:“没事的,他是我的朋友。”说着话,她走到谢文东近前,喃喃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昆明?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或许是许久未见的关系,或许时间真的会令人改变,现在,他俩之间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隔膜像是一者看不见但有真实存在的墙壁挡在二人中间。

谢文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你最近过得好吗?”

秋凝水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道:“很好,也很自在。”

听她这么说,谢文东即欣慰,心里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本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有许多问题想问,但一时间又不知从何说起、从何问起。

正在这时,酒吧外突然传来一阵汽车马达的轰鸣声,接着,随着凌乱的脚步声,一群手持片刀、棍棒的汉子冲了进来,这十多号人进入酒吧后,怒气冲 冲地环视一周,看到那名受伤的帅气青年时,一个个杀机更感,齐齐拥到他近前。其中为首的一名魁梧大汉怒声喝问道:“是谁干的?是TMD谁动的手?”

看到这许多凶神恶煞的汉子,三名小混混吓得腿都软了,纷纷将手中的比首收起来,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连大气都不敢喘。手腕折断的光头汉子这时也不叫喊了,惊恐地环视对方众人,颤声说道:“误会!大哥,这·····这纯粹是一场误会!”

闻言,那魁梧大汉心里明白了大概,向手下众人一甩头,喝道:“拖出去!”承着他的话音,众大汉们纷纷上前,不由分说,抓着光头汉子的脖领子就往外拉,另外那三名小混混也未能幸免,亦被大汉们连推带拽地扯了出去。

魁梧大汉威气凌人,但对帅气青年的态度却十分恭敬客气,低声问道:“阿品,你看怎么处置他们?”

“杨哥,你看着办就行!”

“好!哦·····我叫兄弟送你去医院?”

帅气青年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谢文东在旁看得莫名其妙,不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他侧头看看身后的老鬼。后者会意,走上前来,先是冲着面前的秋凝水一笑,然后在谢文东耳边说道:“我也不认识这些人,估计是本地挺有来头的黑帮吧!”

真看不出来,那个青年竟然还挺有背景,和自己属于同道中人,刚才出手救他,还真是多此一举了。谢文东淡笑地摇了摇头,看向面前的秋凝水,问道:“你和他很熟?”

秋凝水摇摇头,说道:“算不上很熟,只是他经常来酒吧里喝酒,渐渐就熟悉认识了。”

正说着话,帅气青年走了过来,先是对谢文东语气生硬四说道:“朋友,刚才多谢你出手帮忙了。”说着,他又多秋凝水柔声说道:“秋小姐,你放心吧,那些人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找麻烦。”

秋凝水嫣然一笑,感激地看着帅气青年,说道:“多谢你了,郑先生。”

这位青年叫郑品,他本身算不上是黑道中人,不过他的父亲倒是昆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暗中经营黄、赌、毒的勾当,家财雄厚,下边的打手,马仔数以百计。这些被郑品叫来的大汉们就是他父亲的手下。

  不过郑品为人并不霸道,也从来未借着其父的名头四处炫耀,这次也是被逼无奈才让他父亲手下赶过来帮忙的。

看着秋凝水,郑品含笑说道:“秋小姐不用客气。我看你刚才好像受了惊吓,不如我送你回家休息吧!”他送秋凝水回家是假,看她和谢文东站在一起觉得碍眼倒是真。虽然谢文东的外表并不出众,但是郑品就是觉得他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威胁。

不等秋凝水答话,一旁的老鬼不满地说道:“秋小姐受没受到惊吓和你有什么关系,用你在这里多事吗?”

郑品被说得脸色微变,表情也随之沉了下来。

那名魁梧大汉走上近前,手上还拎着片刀,歪着脑袋问道:“怎么回事?”说着话,他目光在谢文东和老鬼身上扫了扫,问向郑品说道:“阿品,他们找麻烦吗?”看他的样子,好像只要郑品点下头,他就要动手似的。

郑品摇摇头,手指着谢文东,说道:“没有!他刚刚还帮了我。”

“哦!”魁梧大汉轻蔑的看了一眼谢文东,从鼻子眼里发出一声冷哼。

谢文东对他的轻视豪不在意,他经历过的风浪太多了,见过的大人物也太多了,像魁梧大汉这样的小角色,他还是没放在眼里的,若在平时,他甚至都不会多看他一言谈。

秋凝水冲着郑品笑了笑,说道:“我没事的,不用回家,何况酒吧的生意也扔不下啊!哦,对了,刚才那些流氓把你伤的不轻,你还是先到医院看看吧,不然出了问题就不好了。”

听她这么说,郑品不好再强求,点了点头,又深深看了一眼谢文东,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迈步向外走去,魁梧大汉跟在郑品的身后,与谢文动擦肩而过时。他发出一声冷笑。

对方盛气凌人的态度,谢文东能忍住,可诸博却已怒到了极点,拳头握得紧紧地,关节咯咯作响,等郑品和魁梧大汉离开酒吧,他向前进身,低声说道:“东哥,我想出去一趟!”

自己兄弟什么意图,谢文东哪能不明白。他含笑冲着诸博摇下头,轻声说道:“只是几个上不了台面的瓦罐而已,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恩···”诸博含恨沉吟了一声,强压怒火,退后一步,不再多言。

谢文东感觉秋凝水的变化大,后者也同样感觉他的变化很大。现在的谢文东,要比以前更加成熟,或者说更加老成,更加的喜怒不形于色,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阴柔但有强烈的霸气,那是常年发号施令者身上才有的气质。

见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谢文东暗叹口气,说道:“凝水,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秋凝水点点头,说道:“去我的办公室里坐坐!”

酒吧不大,她的办公室也很小,里面摆放一张办公桌,一张会客用的沙发,再加上几把椅子,已将房间挤得满满的。谢文东跟着秋凝水进入办公室,诸博还想跟进去,老鬼手疾眼快,一把将诸博抓住,微微摇了下头。

诸博立刻会意,迈进办公室的脚又收了回来,同时细心的将房门关好。站在办公室的门外,他看着老鬼,好奇的问道“鬼哥,东哥和这个秋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鬼笑了笑,拉着诸博,蹲在办公室的门口,幽幽说道:“这说起来话就长了···”

办公室里。

谢文东坐在沙发上,举目打扫了一周,随后掏出香烟,刚要点燃,将打火机又放下,举目看向秋凝水。

秋凝水被他的拘谨逗乐了,眨眨眼睛,说道:“怎么才几年不见,你变得像不认识我了似的?”

谢文东也笑了,将香烟点燃,耸肩说道:“只是见你不穿警服,我有些不太习惯了。”

秋凝水垂下头,顿了好一会,她方慢慢挑起目光,看着谢文东,问道:“你对现在的我失望吗?”

谢文东摇头,正色说道:“没有。只要能看到你开心,只要能看到你过得幸福,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失望,反而会很高兴。”

秋凝水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支烟盒,抽出细长的香烟叼在嘴里,点燃。

谢文东眼中先是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又释然了。

没有忽略他眼神中的变化,秋凝水说道:“刚做酒吧不久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抽烟。”顿了一下,她继续说道:“以前做警察,我感觉很累,也很压 抑。后来辞职,开了这间小酒吧,本以为日子会轻松一点,可是没想到比做警察时更累,不过好在不压抑,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可以忘掉很多烦恼和不开心的事。 ”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九章
(119)一个女人,独身想在社会上立足本就不容易,更何况还要独自支撑一间酒吧。 秋凝水的难出,谢文东能够理解,同时又隐隐有心痛感,他想说以后由自己来照顾她,可话到嘴边,他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只是幽幽叹了口气。

秋凝水看着他,展颜而笑,说道:“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弹下烟灰,她又笑道:“好了,别只是说我了,说说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吧!”

“我?”谢文东半开玩笑半自嘲的说道:“我这几年里,总结起来就八个字。东奔西跑。颠沛流离。”

“呵呵!”听了他的话,秋凝水忍不住乐了,好象恍然想起什么,她站起身形,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两只杯子和半瓶红酒。各倒一杯。然后递给谢文东,谢文东含笑接过,先是轻品了一口,感觉辛辣香甜,他赞道:“好酒”

秋凝水说道:“有时候太累了。喝些酒能缓解压力”

谢文东点点头,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凝水,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环境发展?”

秋凝水一愣,没明白他的意思。

谢文东笑道:“比如换个地方开酒吧。去T市、北京或者上海等等,这样离我近一些,我····也方便照顾你。”说话间,谢文东老脸红了红,随之低下头来,注视着手中的酒杯。

秋凝水含笑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谢文东的好意,轻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昆明,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果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就算有你来照顾我,我可能也会觉得不习惯、不适应的。”

谢文东露出一丝苦笑,秋凝水看起来似乎变化很大,不过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没变,依旧是那么的倔强,那么的独里,不依靠任何人。他略带难为情地轻声问道:“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秋凝水怔了怔,含笑反问道:“不然还能有几个人?”她喝了口酒,耸肩说道:“以我的条件,高不成,低不就的,想找到归宿也是很难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秋凝水的话,谢文东反而暗暗松了口气。

“你呢?”秋凝水问道:“这次来昆明要待多久?”

谢文东摇头,实话实说道:“暂时还不清楚。如果事情顺利,只会待几天的时间,如果事情不顺,可能会超过十天或者更久。”

秋凝水眨动眼睛,问道:“是为了黑道的事而来?”

谢文东并不隐瞒,说道:“是的。”

“这么久了,你还在做这些打打杀杀的事。”秋凝水的语气中不自觉地流露出幽怨,同时也透出她的关心。

“有些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与其拖下去,不如集中起来全部处理完。”谢文东苦笑道:“我想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吧!”

经过短暂的生疏,两人都有仿佛又回到从前的感觉,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时间如水,流逝的飞快,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聊了好几个小时,当谢文东意识到时间已不早的时候,再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谢文东抬起头来,对秋凝水含笑道:“凝水,我得回去了,兄弟们还在等我。”

秋凝水顿了一下,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说道:“我送你。”

“何必客气,改天我还会再来。”谢文东与秋凝水并肩走出办公室。

等在外面的老鬼和诸博早已疲惫不堪,终于看到他二人出来,两人精神一振,皆长出一口气。到了酒吧门口,谢文东与秋凝水各道珍重。

站在酒吧门口,直至看着谢文东等人上了车,缓缓离开,秋凝水这才幽幽轻叹一声,转身回到酒吧。谢文东的到来,无疑是让秋凝水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起了一丝波澜。

车内。老鬼别有深意地注视着谢文东,嘿嘿怪笑着问道:“兄弟,你和秋小姐在小屋里谈什么谈了这么久?”

见他笑无好笑,谢文东哪能不明白他话中隐藏的意思。挑起眉头,他反问道:“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好几个钟头,完全可以做很多事嘛!”老鬼酸葡萄心理,幽幽打趣地说道。

谢文东摇头,笑而未语。老鬼向来被谢文东奚落,现在好不容易抓到奚落他的机会,哪能放弃,张开大嘴巴还想追问,猛然间,只听到吱嘎一声尖响,开车的司机急 踩刹车,谢文东和老鬼、诸博三人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抡去。好在他们坐的是面包车,前面有车椅挡着,不然以刹车产生的惯性,三人得从车里活生生射出去。

将身形稳住之后,老鬼的脸阴沉似铁,怒声喝道:“阿召,你怎么开车的?想害死我们吗?”

开车的青年脸色涨红,结结巴巴地说道:“鬼哥,前面有人挡路!”

“什么?”老鬼一怔,打开车窗,伸长脖子,探头观望。可不是吗,只见前方有几辆面包车横在路中,拦住己方的去路

“这TMD在搞什么鬼?”老鬼怒哼着,边从车门里走下来,谢文东和褚博对视一眼,跟着下了车

前方的几辆面包车皆无车牌,周围也没有人,孤零零底停在路上。老鬼刚要上车查看,谢文东伸手拉住他,并摇了摇头,老鬼反应极快,立刻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他机警地环视四周,可是观望了一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谢文东正色说得:“面包车里有人”

老鬼没好气地说道“当然有人,不然还能是鬼把车开到这里的么?”

谢文东继续说得“而且车里的人很多”

老鬼暗吃一惊,拢目仔细观瞧,前方的面包车车窗上都贴有挡光膜,由外向里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他狐疑地问道:“谢兄弟,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笑了笑,悠悠说道:“看车胎啊!”

老鬼和诸博闻言,齐齐将目光下移,只见几辆面包车的轮胎都压得扁扁的,显然车身的分量极重。

哎哟!二人齐吸口气,同时又在心中暗赞谢文东心细。

正在他们说话之间,随着几声哗啦啦的脆响,数辆面包车的车门相继打开,接着,从里面窜出二十来号汉子,一个个皆是提片刀、钢管等利器,为首的一位,谢文东、老鬼、诸博三人都认识,正是在酒吧内,赶来为那名帅气青年帮忙的魁梧大汉。

谢文东三人多聪明,一看到他,立刻便明白了对方的老意。老鬼咧嘴乐了,转头对谢文东说道:“兄弟,你的麻烦来了。”

谢文东无奈苦笑,说道:“该来的迟早要来的。”说着话,他毫无惧色,直向对方走去,老鬼和诸博怕他有失,紧紧跟在他的左右。

见对方不但没被己方这些人吓跑,反而还想前凑,魁梧大汉暗自一愣,最后嘴角高挑,领着一干手下迎向谢文东三人。当双方之尖的距离只剩下三米远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收住脚步。谢文东含笑问道:“朋友是专程等我们的吧!”

“不错!”那魁梧大汉倒也直接,大点其头,说道:“小子,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我要送给你一个忠告,离秋小姐远一点,离她的酒吧远一点,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人倒真是嚣张得可以!谢文东扑哧笑了,摇摇头,柔声说道:“我不明白。”

魁梧大汉老脸一沉,歪着脑袋问道:“你是耳朵聋了还是你听不懂中国话?”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凭什么对我说这些话。”

“凭什么?”魁梧大汉冷笑道:“就凭我们老大的公子看上了秋小姐了。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狗屁理由。”谢文东嘟囔一声。他声音虽然不大,但也够在场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那二十多名大汉脸色同是一变,随后,一个个叱牙咧嘴,凶相毕 露,摩拳擦掌,只等老大下令,好冲上前去大打出手。谢文东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说道:“这些话,应该让贵老大的公子亲自向我说,那我或许还能考虑考虑,而 你,算是什么东西?!另外,我也送你一句忠告,做人应该懂得怎么去做人,做狗也要明白如何去做狗!”

“我艹!”魁梧大汉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气得脸色涨红,一蹦多高,指着谢文东的鼻子,怒声喝道:“小子,我看你也象是道上混的,才来对你好言相劝,可是你TMD不知好歹,自找倒霉,那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

“你想怎样?”谢文东的怒火也被勾了起来,只是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他边解开衣扣边含笑看着对方。

“兄弟们,给我干,打死了,算我的!”

随着魁梧大汉的一声令下,下面那早已按耐不住的二十多人纷纷高举手中的家伙,向谢文东冲杀过来。其中一人速度最快,第一个冲到谢文东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劈。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二十章
  (120)大汉的刀劈下来的瞬间,谢文东的脚随之也踢了出去。

对方出刀在前,他出脚在后,但他的脚尖却先一步点中对方的下巴。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出刀的那名大汉下巴被踢勒个正着,满嘴是血,脑袋后仰,连退出数步,随后一屁股坐倒在地,手中的片刀也脱手摔落。

见状,后面的众人同是一惊,想不到眼前这个身材并不出奇反倒显得十分消瘦的青年出手竟然如此之快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谢文东两三下脱掉外衣, 顺势向外甩出,张大的衣服正好罩住一名大汉的脑袋,未等对反应过来,谢文东箭步上前,双手抓住对方的脑袋用力下按,同时膝盖猛的向上一抬,随着嘭着闷响 声,那名大汉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脑袋上还罩着谢文东的衣服便晕死勒过去。

“哎呀!”

谢文东出手如电,连伤两人,魁梧大汉以及他手下人都乱勒分寸。

这时候,褚博和老鬼也冲上前去,二人和谢文

东一样,并未亮出家伙,不过仅仅是拳脚也够对方受的勒。论打架,金三角出身的老鬼绝对算得上是一流的,而且下手极狠,也熟知人体的要害所在, 被他的拳头抡上,十之八九都会失去战斗力,至于褚博,潜伏在望月阁学艺一年多,其身手比谢文东有之过而无不及,和这些黑帮混混打起来更不在话下。

谢文东、老鬼、褚博三人手脚并用,时间不长,对方已倒下一片,有骨头断的、有脱臼的,还有抽筋的,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号声此起彼伏。

剩下的几名大汉吓得连连后退,再不敢靠前,那名还没来得及动手的魁梧大汉这时候更不敢上前动手勒,满面惊骇地看着谢文东三人,嘴巴一张一合,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从底墒将自己的衣服拣起,谢文东随手抖了抖,然后向肩膀上一搭,只向魁梧大汉走去,他两眼微微眯缝着,却遮挡不住其中散发出的光芒,锐利的米光如同两把刀子,直次金魁梧大汉的心窝。他幽幽说道:“阁下怎么还不出手?你不是要给我教训吗?”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对方只三人,却顷刻之间将自己带来的二十号兄弟达趴下一大半,这时候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谢文东我们的 身份不简单。魁梧大汉的威风不在,谢文东一步一步走来,双腿不由自主的想后慢腿。他退,他身边的那几名手下退的更快,几乎都缩到他身后去了。

“呵呵!”这时老鬼悠然乐了,指着对方的鼻子,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你们这群小王八蛋,也真他ma会挑人招惹,你说你们惹谁不好,偏偏惹北。。。。。。”

没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猛的转过头,如点一般的眼神落在老鬼的脸上。既然老鬼和谢文东关系那么熟,可此时也是被他的目光吓的一哆嗦,急忙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闭上大嘴巴。

谢文东怒火已起,拿哪是那么容易清的,他嘴角微挑,柔声说道:“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我只要你出手!”他话音未落,一个纵身,串到魁梧胆寒近前,两人脸对着脸,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

“啊————”魁梧大汉吓得惊叫出声,完全出于本能反应的举起手中刀片,可没等他的刀往下落,谢文东脑袋微微后仰,接着猛的向前一撞,闹门正磕在魁梧大汉的鼻梁上。

软骨组织的鼻梁哪经受的住天灵盖的硬撞。魁梧大汉只觉得鼻子又酸又痛,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出来,他闷哼一声,手捂着鼻子,踉跄而退,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缓缓流淌出来。

看出谢文东动了真火,站于后面的诸博想也没想,回手就要掏抢,准备解决掉眼前这些人。

老鬼可比年轻气盛的诸博冷静得多,现在还没等和南洪门交战就大开杀戒,与本地黑帮结下仇怨不说,而且还会过早地暴露身份,使南洪门生出警觉。 他急忙伸手将诸博摸抢的手腕按住,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他把自己的抢抽了出来,摇头晃脑地走向对方,行到谢文东身旁的时候,他拍拍谢文东的肩膀,笑道:“ 行了,兄弟,给他们点教训就可以了吗”说着话,他越过谢文东,来到魁梧大汉等人近前,若无其事地把玩手中的抢,笑呵呵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看到抢。捂着鼻子的魁梧大汉以及他的那几名手下都惊呆了,一个个茫然地看着老鬼

老鬼嗤笑一声,说得:“回去告诉你们老大,这事是我们金三角干得,如果不服气,让他尽管来找我好了”

人的名,树的影。在云南一带,金三角的名气可比南、北洪门以及文东会大得多。老鬼把金三角的名头向外一凉,魁梧大汉只觉得两腿发软,险些坐到 地上。,他心中叫苦不迭,自己真是瞎了眼了,惹上谁不好,怎么偏偏惹上金三角的人呢?难怪对方如此厉害,难怪他们没讲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想罢,魁梧大 汉边擦着鼻血,边硬挤出笑容,结结巴巴地说得:“原来····是金三角的朋友啊!误会!这···这真是一场误会,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请各位兄弟务必原 谅!”

魁梧大汉的态度转变的也快,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现在立刻变得点头哈腰,满是献血的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到老鬼面前

老鬼向外一推,说道:“既然是误会,那么此事就这么算了吧?!”他是在对魁梧大汉说话,而实际上是在问谢文东,说话时他也不时的回头看向谢文东使着眼色

谢文东眨眨眼,随后深吸一口气,什么话都没说,将肩膀上的衣服扯下来,转回身,直向己方的面包车走去。

老鬼看着魁梧大汉嘿嘿一笑,别有深意地说道:“这次算你们走狗屎运!”说着话,他将手抢收起,跟着谢文东回到车上。

经过一番较量,被打倒十余人,现在又知道对方是金三角的人,魁梧汉子再不敢发难,目送着谢文东等人的面包车离开,直至看不到踪影,他身子一晃,再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连连抹着鼻血,对两旁的手下人嚎叫道:“快!快送我去医院!”

“·····”

面包车内。在谢文东身边坐了一会,老鬼再耐不住寂寞,嘿嘿怪笑着问道:“兄弟,你是在为对方找茬生气,还是在为对方因秋小姐而来生气?”

谢文东叹吸口气,缓缓转过头,眯缝着眼睛看着老鬼,说道:“鬼兄,我一直都觉得你的能力要比你的嘴巴强得多。”

“我····”老鬼吧嗒吧嗒嘴,老脸一红,不再多言。

直至回到己方的旅店,下了车,老鬼才开口问道:“兄弟,用不用我去查查那些找麻烦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闻言,谢文东打个指响,悠然而笑,拍拍老鬼的肩膀,说道:“鬼兄,你今天终于说对了一句话!”说完,心情已恢复平静的谢文东笑呵呵的走进旅店内。

老鬼愣了一会,急忙追过去,同时不满地嘟囔道:“不至于吧·····”

翌日

在望月阁受训的文东会二百名兄弟以及血杀、暗组人员纷纷赶到昆明,随着他们的到来,原本冷冷清清的旅店一下就变得热闹起来。店门虽然大关,但里面却是人来人往,不时传出嘻嘻哈哈的说笑声。

随着手下兄弟的赶到,刘波开始着手完成抓捕南洪门俘虏的任务。由于南洪门毫无防备,悄悄抓捕几个人对于暗组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当天深夜,暗组就将两名南洪门的帮众绑了回来。

另一边,老鬼也将魁梧大汉的身份条查清楚。找到谢文东,向他做了详细说明。

魁梧大汉的老板,也就是老大,名叫郑德信,手下的打手、小北甚多,但并没有成立帮派,在昆明属于颇具实力的本地家族。至于他的儿子郑品,和黑道基本没什么瓜葛,目前在市人民法院担任法官助理一职。

法官助理其实就相当于见习法官,以郑德信的能力,郑品日后做上法官自然是早晚的事。

听到这里,谢文东忍不住乐勒,说道:“父亲是捞偏门的,而儿子却是法院的,这倒是个不错的组合,以后郑品做勒法官,郑家岂不是更无法无天勒?”

老鬼愣勒愣,心里嘟囔道:“人家是不是无法无天和低胸什么关系?只是这话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谢文东看穿他的心思,笑眯眯地断言说道:“潜在的竞争对手,也同样算得上得是敌人。以后我想在昆明立足,郑家一定会成为我的阻力之一。”不哭不疼是好人。

郑家会不会成为谢文东的敌人,老鬼不知道,不过谢文东想致郑品于死地倒像是真的,这明显是“公报私仇”嘛!老鬼想说出心里话,大嘴巴张了又张,在谢文东如炬目光的注视下,到了嘴边的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16章、第117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21章、第122章、第123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8章、第119章、第120章 在线阅读 08.11.12
[ 2008-11-13 21:08:00 | By: 访客1IYk05(游客) ]
 
访客1IYk05(游客)知道你辛苦,但是加油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8章、第119章、第120章 在线阅读 08.11.12
[ 2008-11-13 21:09:00 | By: 访客1IYk05(游客) ]
 
访客1IYk05(游客)等你的更多的更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