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2章-第11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9更新
[ 2008-11-9 9:14: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2章-第11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9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二章
(112)行在苏提上,举目远望,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西湖,而是一座黑黝黝的大山,在山下才是碧绿葱葱的湖水。金容手指远处的山脉,问道:“文东,那是什么?”

谢文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眯眼笑了,说道:“是山。“

“我当然知道那是山了”金容小脸通红,急道:“我是问那是什么山!”见谢文东脸上灿烂的笑容,这才明白他在逗自己,气呼呼的重哼一声。

谢文东说道:“那是南平山。” 金容一怔,好奇的问道:“文东,你来过西湖吗?”

谢文东轻轻摇头,表示没有。

金容好奇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山的名字?”

谢文东笑道:“听说过罢了。”刚进入杭州之时,为了抓住辛丑,北洪门和文东会可谓是煞费苦心,就连南平山都从上到下的仔细搜查了一番,谢文东在地图上看过此处,现在到了实地,与地图一结合,也就猜出

个大概。

金容喜欢谢文东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点可算是谢文东知道的东西又多有杂,好象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了解的,这也是让金容对他十分佩服。走出苏提,再向前不远就是岳庙。岳庙亦是杭州重要的景点之一,站地庞大,建筑宏伟肃穆。

当谢文东和金容逛到东照壁前,看到墙上刻着的“尽忠报国四个大字时,谢文东轻轻叹口气。金容在旁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也轻轻叹了一声。

当谢文东回过神来,含笑看着她,笑问道:”容容,你为什么叹气?

金蓉用手指了指尽忠报国的国字说道:“刻字的人不会写字嘛!国字少了一点。”

壁上的字是繁体,国字里面确实少了一点。谢文东含笑,暗暗赞金蓉心细,说道:“国土尚未收复,国而不国,国字自然就少了一点。”

“啊?”金蓉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寓意,惊讶地瞪大眼睛,注视了好一阵,方点点头,喃喃说道:“原来是这样。”顿了一下,她好奇地问道:“文东,那你又为什么叹气?”

谢文东笑了,不过却是苦笑,转身边向一旁走边幽幽说道:“尽忠报国?我不知道该为谁尽忠,又该为谁报国。。。。”

如果一个国家的公民在本国都会沦为二等公民,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外国游客乘坐的火车晚点,铁道部能出车送他们去机场,可是铁道部的大爷们什么时候因为列车晚点而送国中国人去机场?对着外国人摇尾乞怜但却对自己的同胞横眉冷对的的民族

何谈自强,又如何能在国际上赢得尊重?想不被人歧视,首先得做到不歧视自己。

逛完岳庙,谢文东悄悄开了一次会议,对分头行动的计划又做了详细的说明。这次他不想带太多的兄弟去云南,人员贵精不贵多,一是怕暴露目标,失 去了出奇制胜的效果,再者,他认为对付南洪门在云南的势力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手,不如把兄弟尽可能多的留下来,以保持己方对南洪门的正面压制。

 他经过深思熟虑,选了又选,决定除了孟旬、五行、袁天仲、格桑等人外,在带上褚博以及二百名在望月阁受训过的文东会兄弟,以及姜森和刘波为首的部分血杀。暗组兄弟。

他之所以选中孟旬,并非是因为后者聪明,能为他出谋划策,而是担心孟旬的头脑太精明。使己方在与南洪门作战的过程中突进得太快,反而容易陷入 被动,这时候,他觉得应重用张一,让他发挥稳扎稳打的特点,使己方在推进中能步步为赢,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吸引南洪门的注意力,为自己在运南的行动创造机 会。

经过这次会议之后,众人都做到了心中有数,也明白了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一系列的筹备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刚过两天,首先是任长风带领的大批的北洪门帮众南下,直扑揾州,接着,文东会的人员也开出航州,向揾州进发,左后留在航州的只剩下东心雷和张 一等北洪门的主力帮众。北洪门和文东会大举南下,直奔揾州而来,南洪门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向问天没敢耽搁,当即派出周挺和那伟二人,前往揾州,协助当 地的堂口抵御对方的进攻。

见堂口里的“熟人”少了好多,金蓉虽然不清楚他们都去哪了,但也猜到谢文东可能要开始行动,对他盯得更紧,几乎变成了形影不离,生怕他悄悄前往运南,把自己丢下。

现在己方的兄弟已成功吸引住南洪门的注意力,谢文东确实打算动身去往运南。

这天,晚间,谢文东和金蓉去了天鸿饭店吃饭。

名字叫饭店,其实就是酒店,客房、卡拉OK厅、健身房、洗浴中心应有尽有。这里的油爆虾很有名气,味道也独特鲜美,谢文东帮金蓉点了许多,见她边吃边赞不绝口,谢文东在旁欣然而笑,随即又点了一瓶红酒,与金蓉边吃边对饮。

金蓉的饭量不大,满桌子的菜肴每样只吃几口就饱了,很快,她放下筷子,胡乱抹了抹油乎乎的小嘴,拿起酒杯,咕咚喝了一大口。谢文东在旁看着直皱眉,急忙将她拦住,说道:“慢点喝!”

"渴了嘛!"金蓉吐吐舌头,红扑扑的小脸更显得迷人,可爱。

谢文东摇头笑了笑,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金蓉放下酒杯,看着他问道:"文东,你是不是最近就要去云南了?"

谢文东愕然,这方面的事他没有向金蓉提起过,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

见状,金蓉得以地贼笑道:"你是骗不了我的。我看最近楼里一下子少了很多人,肯定他们已经先过去了。"

谢文东忍不住笑了。

金蓉抓住他的胳膊,说道:"你答应我,走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谢文东眼中流露出一丝愧意,可很快就消失了,他含笑点点头,说道:"好!"

金蓉笑容满面地说道:"这是你答应的,到时候可不能反悔啊!"

:恩!"谢文东点点头。谎言不一定都是别有用心的,有时候,也是善意的。

得到谢文东的首肯,金蓉心里的一块大时候随之落地,心情更加愉悦,与谢文东边聊天边喝酒。时间不长,一瓶红酒就被他二人喝个精光,当然,主要都是进了谢文东的肚。可即便如此,金蓉也没少喝,脸色看起来更是红晕,象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谢文东就有这种冲动。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摇首而笑。

见他笑得诡异,金容莫名其妙地问道:“文东,几笑什么?”

“没什么!”谢文东急忙摇头。

金容探着脑袋,直勾勾地看着他片刻,随后哼了一声,说道:“不说算了,谁稀罕知道?!”

看金容小女生的憨态毕露,谢文东又是喜欢又觉得珍惜,在被逗得大笑的同时,心里也在默默保证,绝不能再让蓉蓉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不能带金容去云南。

饭后,谢文东和金容并肩走出饭店。

杭州的晚间并不凉,夜风吹来倒是十分清爽。酒精见风发酵,金容被风一吹,倍感头晕,身子也自然而然的靠到了谢文东身上。

谢文东身手将她扶住。

金容眨眨眼睛,感觉眼前的东西都在飞速的旋转着,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仰起头来,对谢文东说道:“文东,我可能是喝醉了。”

她的醉态,吐气如兰,令谢文东的心一阵骚动。他下意识的将怀中的金容抱紧,轻声说道:“我送你回去休息!”

难得谢文东有空,金容实在不想这么早回去,可是此时眼皮好像吊了两只大铅球,让她怎么睁也睁不开。她无奈的点点头,红晕的面颊露出无奈之色,撅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那好吧!”

被谢文东搀扶上了车,金蓉还在和体内一阵阵袭来的倦意做着斗争,她囫囵不清的说得:“听说云南也有好多的旅游胜地,我们去云南的时候正好顺便游玩一番”

谢文东点点头,拉着金蓉的小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柔声说道:“会的。不仅是云南,以后有时间,我们把全世界都逛一圈”

“真的么?”金蓉勉强的瞪大眼睛,醉眼朦胧地看着他

“那我们去XZ,然后埃及,然后····然后···”金蓉低语着,渐渐的没了下文

谢文东低头一瞧,小丫头已经在他怀中睡着了。

怕她着凉,谢文东慢慢脱下外衣,小心翼翼地盖在她的身上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三章
 (113)回到堂口,谢文东将金容抱回她的房间,轻轻将她放到床上,然后拉了一把椅子过来,悄悄坐在床边,端祥着熟睡中的金容,默默发呆。金容睡的沉 稳,只是时而嘴角挑动一下,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事。看着她,谢文东不知不觉的笑了。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很累。忍不住想停下脚步,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过随着势 力越做越大,跟随的兄弟越来越多,这些象是化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后面推着他,让他不得不继续走下去。这或许也印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

“大哥哥……你得带我一起走……“睡梦中的金容喃喃的梦语着,小眉头也皱了起来。

谢文东身字一震,慢慢伸出手来,将她皱起的眉头揉平,轻声说道:“等解决完这件事,我一定抽出时间陪你。“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作用,金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小嘴上翘,露出微笑。这四化,门外传来轻轻的敲们声,谢文东深吸口气,站起身形,将房们打开。敲门的是金眼。他低声说道:“东哥。登机的时间快到了”

“恩?稍等我一下!”谢文东点点头,重回房间,在写字台上找到一张纸,提笔写了两行字:容容,对不起,这次又欺骗了你!云N我一定要去,但是我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走,我也不能让你陷入危险当中。看到你受伤的样子,我的心很疼,这中感觉,我只想经理那一次……

写完之后,谢文东将纸条拿起,放到金容的枕边,站在床前,他边抚揉着金容的头发,边看着她的酣睡的容颜。楞了半向,谢文东放振作精神,转身走出房间,同时将房门仔细关严。走廊里站有不少人,除了五行兄弟,还有东心雷和张一,孟寻等人。

见他出来,众人齐齐上前,异口同声叫道:“东哥”

谢文东竖起食指,放到嘴前,示意众人禁声,然后又瞄了瞄金容房间的房门。众人会意,一个个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多言。走出走廊,下了楼,到了一楼大厅,谢文东才交代道:“老雷,我走之后,你派些精干的兄弟送容容回T市,一定要注意安全!”

“东哥,我明白!”东心雷重重点头。

谢文定又不放心的看向姜森,说道:“老森,你从血杀也调些兄弟帮忙护送。”

“没问题!东哥。”

谢文东稍感放心,随即又说道:“等长风在温州和对方交上手之后,你和啊一就开始向福州进发,问周和符洲并工,让南红门忙于应付,这样我在云南那边就好做了。”

东心雷和张一面色一正,急忙答道:“是,东哥”

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谢文东这才带领他挑选出来的众人去了机场。与谢文东同行的有姜森,刘波,孟旬。储博,五行,袁天中和各桑。至于下面的兄弟则随后坐车赶网云N。

谢文东对云N并不陌生,曾经数次到过这里,也在这里和麻风,南红门都经历过连番的恶斗,同样,这里还有一个令他感到愧疚一辈子的女人。

没上飞机之前,谢文东先给老鬼打去电话。老鬼与谢文东的交情是过命的,对他也毫无隐瞒,谢文东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将动身去往云N。老鬼闻言先是一楞,随后哈哈大笑,兴奋说道:“兄弟,你要来云N?这可巧了,我现在就在昆明?”

谢文东也乐了,说道:“那好!等会我们昆明见!”

老鬼急忙问道:“几点的飞机?”

谢文东说道:“我这边是八点的飞机,到昆明得凌晨十二点。”

“知道了!机场见!”老鬼乐呵呵的挂断电话。

从杭州到昆明,坐火车需要两整天时间,可飞机仅仅是四个小时便可到达。

昆明巫家坝机场。

谢文东一行人等刚出检票口,便看到一身笔挺西装的老鬼带着两名青年站在机场的大厅里,正翘脚张望。

看到谢文东,老鬼离老远就裂开大嘴,哈哈大笑着迎上前来,与谢文东相互拥抱一下,连声说道:“兄弟,我们可是有好久没见了。”

点点头,谢文东含笑说道:“差不多有一两年了。”说着话,他上下打量老鬼。许久未见,老鬼的身材又有些发福,肚子向前腆腆着,可能是日子过得太滋润,看起来红光满面的,一脸的肥肉。

“仔细算算,可不是嘛!”老鬼握着谢文东的手,唏嘘不已,过了片刻,他目光一偏,扫向谢文东身后众人,其中有不少他都不认识,比如孟旬、褚 博、袁天仲等人。他呵呵一笑,说道:“兄弟这回带过来不少新人啊!”顿了一下,他压低声音,疑问道:“老弟,你这大忙人突然到云南,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谢文东看了看左右,扬头说道:“我们出去谈吧!”

“对、对、对!”老鬼拍打两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急忙将谢文东等人让出机场。

在机场的大门口,老鬼已把车辆安排好,三两破旧不堪的面包车。面包车在外面看不怎么样,可进入其中会发现里面的设备都是崭新的。与老鬼没接触过的孟旬等人都是面露惊讶,不过谢文东明白,那是金三角一贯掩人耳目的手法罢了。

老鬼令人开车,直接去了他在昆明的落脚点。

他们落脚的地方远离市中心,但距离机场倒是挺近,车行时间不长,三两面包车便开进一座像是仓库的厂房。

厂房里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老鬼在前引路,七转八绕,将众人引到仓房的里端,他打开墙角的一扇小铁门,走了进去,并不时的回头提醒道:“这里黑,兄弟们注意脚下。”

谢文东边小心翼翼的跟着老鬼走边暗暗而笑,老鬼找的栖息之所,通常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犄角旮旯,这也是他常年呆在中国的生存之道。进入铁门之内,里面空间不大,有条通向地下的狭窄楼梯。

顺着楼体走到下面,又穿过一条挂满粗细不一铁管子的走廊,眼前才豁然开朗。这处空间像是仓库的设备间,十分宽敞,里面的设备早已被清空,正中央摆放一张大桌子,上面满是杂物,有吃的、喝的,还有用的,地上乱七八糟都是垃圾,向墙边看,摆有不少床铺。

坐在房间里还有六、七名汉子,有人坐在床头摆弄着抢械,有人则围坐在一起玩扑克,见到老鬼带着谢文东这一行人回来,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形。老鬼向众人摆摆手,然后指着谢文东介绍道:“这是我兄弟,也是咱们金三角最大的生意合作伙伴,谢文东谢先生!”

 “谢先生好!”众人闻言,接露出笑容,冲着谢文东点头问好。

谢文东含笑说道:“各位兄弟不用客气!”简单客套两句,他和老鬼在桌旁落座。谢文东正色说道:“我这次来云南,只有一个目的,扫平这里的南洪门势力。”

“哦!”老鬼点点头,心里已猜出个大概。

谢文东说道:“鬼兄,我这次带来的人手不多,你得多帮帮我。”

老鬼拍着胸脯说道:“兄弟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什么帮不帮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吧,要我怎么干?”

谢文东笑了,说道:“先弄些qx来。我身边的兄弟们现在还都没q呢!”

“这事情好办嘛!”老鬼笑了一声,招招手,说道:“兄弟,把咱们的家伙都搬出来。”

随着老鬼的话音,四名汉子翻身下床,从床铺下拉出两只木头箱子,四人合力,将箱子抬到桌面上,向上一放,发出嘭嘭两声闷响,显然分量极重。四人将箱盖打开,里面满满一下都是qX,其中手q居多,型号也杂,即有国内生产的,也有国外造的。

看到这么多qX,姜森、刘波、褚博、五行都来兴趣,纷纷围上前来。

老鬼开着玩笑地说道:“各位兄弟,随便挑,随便拿,不花钱啊,都算在我帐上!”

众人被老鬼的话都逗笑了,挑选各自喜欢又顺手的qX。

老鬼指指外面,有补充道:“想验q的话就到外边试试,这里方圆几里都没人,放心大胆的打,没事!”

看着热情招待的老鬼,谢文东悠然而笑,他拍拍老鬼的肩膀,说了声多谢,随后问道:“南洪门在云南的实力怎么样?”

老鬼想了想,说道:“算不上强,可也不算弱,他们与当地的J方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话说回来,这边的J察,谁他妈的给钱多就和谁关系好。”

谢文东冷笑一声,又问道:“他们在KM的势力应该是最强的吧?”

“嘿嘿!”老鬼怪笑一声,说道:“恰恰相反,南洪门在昆M的实力是最弱的,在些小地方的实力反倒是很强。”

谢文东不解地挑起眉毛,兴趣十足地笑问道:“这是为什么?”

老鬼说道:“一是这里的帮派又多又杂,不少都是亡命之徒,凶悍得很,南洪门想大规模的进来不容易,另外,昆M的敬方不好买通,南洪门在这里有大的动作非常难。”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四章
  <114>"哦,原来是这样,"谢文东揉着下巴,低头沉思。

老鬼继续说道:"其实,我对南洪门在云南的情况也掌握得不多,兄弟可以抓几个南红门的人问个明白。"

谢文东拢起眉头,疑问道:"去拿找南洪门的人?'

老鬼贼笑道:"我知道几家南洪门在昆明的场子,人手都不多。下手十分方便,"

谢文东眼中精光一是闪,随后眯起眼睛,笑眯眯的点点头,顿了半响。他恍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秋小姐现在的近况怎么样?"

秋小姐?老鬼一时间没反映过来。可看到谢文东脸上一闪即誓的落寞时。他立刻明白谢文东说的人是谁了。他说道:"兄弟,你是说秋凝水吧?"

"恩!"谢文东点头。

:呵呵!"谢文东和秋凝水之间的种种瓜葛。老鬼了解的最为清楚,他苦笑一声。说道:"我也好久没有见过她了。不过,我知道她现在已经不做警察了。"

谢文东一怔,忙问道:"那她现在。。。。"

老鬼说道:"秋小姐在莲花那边开了一间小酒吧,离雪府路很近。周围的学校也多,生意还不错,大概是半年多前我曾去过一次。"

"哦!"原来球凝水已辞职做了老板娘。谢文东轻轻应了一声,突然说道:"我想去看看她。”

老鬼点头,说道:“没问题。等明天我带你过去。”说着话,他看了看四周,满面尴尬地问道:“谢兄弟,今天晚上你在我这里对付一宿?”他住的地方实在是落魄的很,说完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谢文东含笑摆下手,说道:“我们如果都住在这,恐怕就得把鬼兄你和你的兄弟们都挤出去了。”顿了一下,他问道:“机场附近应该有酒店吧?”

“机场有宾馆。条件还算不错,是四星级酒店。”

“好。我带着兄弟们去那边住。”

这时姜森来到谢文东身边,轻声说道:“东哥,我就不过去了!我先到市内,去联系我们留在云南的兄弟。”

“嗯!”谢文东点点头,叮嘱道:“小心点。”“明白,东哥。”

从老鬼这里补充了抢械,少坐了一会,由老鬼出车,送饭谢文东等人去往机场宾馆,而姜森则坐车去了市内。一路无话,到达酒店之后,众人订了几个房间,纷纷住下。老鬼与谢文东又聊了好一会,才带着手下兄弟离开。

等他走之后,孟旬笑道:“东哥,想不到金三角的人也都是挺平和的嘛!”以前,孟旬对金三角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今日得见,觉得也没什么,一个个和普通人差不多,说起话来也是斯斯文文、和和气气的。

谢文东一笑,说道:“他们在我们面前是这样,若换成旁人,恐怕就不会如此客气有加了。”他这时实话,金三角的人大多出身于缅甸散军,性情暴烈,六亲不认,杀人不眨眼,典型的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他们之所以对谢文东等人客气,那也是看在老鬼的态度。

五行的旁大点其头,耸肩说道:“金三角的人做事,可比我们狠毒多了。”

“哦!”孟旬连连摇头,至于从表面上,他还真看不出来什么。

翌日。老鬼早早的赶到宾馆,找上谢文东。此时,谢文东还没有起床,看着神采奕奕、精气神倍足的老鬼,他轻叹口气,说道:“鬼兄,你不用来的这么早吧!”

老鬼不好意思的搓手嘿嘿干笑,说道:“我想带你在昆明逛逛,顺便熟悉熟悉环境嘛!”

谢文东边穿衣服边嘟囔道:“对昆明,我知道的地方并不比你少多少。”

老鬼笑道:“我们先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去秋小姐的酒吧。”

提到秋凝水,谢文东将嘴边的怨言咽回到肚子里,点头应了一声。众人先是在酒店的餐厅简单吃过早餐,然后谢文东只带着褚博一人坐上老鬼的汽车,去往市内。毕竟是去见‘老朋友’,他觉得没有必要弄得大张旗鼓的。

路上,老鬼轻叹口气,幽幽说道:“我觉得秋小姐也是怪可怜的。”

谢文东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他

老鬼楞了一下,连连摆手,说道:“我可没有别的意思,谢兄弟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她一个女人独自在外面闯荡,还开酒吧,实在很辛苦,何况她曾经还有那样的经历……”说着话,见谢文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老鬼暗骂了自己一声笨蛋,赶快闭上大嘴巴,不再多言。

  褚博在旁听得莫名其妙,可是见谢文东表情阴沉,也没敢多问。

时间不长,面包车开到建设路,在一间门面不大却装饰十分精致的酒吧前停下。老鬼嘘了口气,笑道:“到了!”边说着话,他边拉开车门,跳了出去,谢文东和诸博跟着下了车。

站在酒吧门前,举目打量了片刻,谢文东暗暗点头,酒吧门面的装饰和秋凝水的性格很像,既不张扬,又精细别致。看着,他的心跳不自觉地开始加快,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紧张感。

老鬼冲着他一甩头,笑道:“兄弟,进去吧!”

谢文东深吸口气,向前走了几步,推门而入。

酒吧不大,而且只有一层,里面装饰的颜色多以暗色为主,显得深沉而又神秘。

此时由于是清晨,酒吧里早已没有客人,出于休业状态,里面的椅子都已搬到桌上,有两名服务员正在清扫地面的垃圾。见到谢文东、老鬼、诸博三人进来,一名服务生直起腰来,无精打采地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现在已经关业了。”

谢文东边打量酒吧的布局边说道:“我想要见你们的老板。”

那服务生一愣,疑问道:“你是····”

“我是你们老板秋小姐的朋友。”谢文东柔声说道。

“哦!”那服务生将信将疑地打量谢文东,在他印象中,老板娘的朋友很少,而且他以前也从来没见过眼前的这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他摇摇头,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老板已经回家了,如果你有急事,就打她的电话吧!”

回家了····谢文东的脸上露出失落之色,点点头,说道:“啊,是这样。那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话,他向老鬼和褚博一甩头,转身向外走去。

服务生忙又问道:“请问先生贵姓?等晚上老板来的时候我告诉她一声。”

“不用了!”谢文东头也没回的说道:“我晚上再过来。”说着话,他已走出酒吧。

到了外面,老鬼苦笑说道:“真是不巧啊!”

谢文东耸耸肩,没有表态,看眼手表,话锋一转,说道:“时间还早,鬼兄,你带我去南洪门的那几处场子转转。”

“好!”老鬼将谢文东让上车,冲着司机一仰头,说道:“去客运站那边。”

秋凝水的酒吧在昆明的北侧,而老鬼所说的客运站则在南侧,众人坐车,足足坐了半个多钟头的时间才到达。老鬼没有让谢文东下车,毕竟他们人太少,又是在南洪门的地头上,万一谢文东被对方认出来,老鬼也不好保护。

老鬼让司机在客运站附近慢行,走出不远,他手指着路边的一间门面不大的洗浴中心说道:“这是南洪门的场子,我去过两次,里面南洪门的人不多,应该没超过十个。”

谢文东边听老鬼的讲解边用心记下。

南洪门的场子比较集中,基本都在客运站这一带,又走出时间不长,老鬼指着前方的一家娱乐中心,说道:“这也是南洪门的场子,不过这里的南洪门人员最多,估计不是他们在昆明的堂口,就是据点。”

谢文东问道:“大概有多少人?”

老鬼耸耸肩,说道:“我没有仔细查过,不过每次到这里,对方都不少于二十来号人,而且人员还都不一样,估计几十号是有了”说话间,面包车路过 娱乐中心大门,谢文东拢目向里观瞧,别的没看见,只是看见人了,只见里面人头涌涌,黑压压一片,男女老少都有,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谢文东嘴角微微上调,笑道:“好热闹啊”

老鬼解释道:“说是娱乐中心,实际上就是游戏厅,里面大大小小的游戏机得不下两百台,其中一部分是正常的,另一部分是du博机,不然的话,客人 哪能这么多。还有”他喘了口气,又说道:“游戏机其实也是仅仅摆设罢了,真正令南洪门大发横财的是里面暗藏的地下赌场,我没进去过,但听朋友谈起过,这里 面的赌场规模不小,每天给南洪门带来几百万收人轻轻松松。”

南洪门不碰黄和毒,但所开设的地下赌场极多,其赚钱的速度,要比黄和毒都来得快,不知有多少人在南洪门的赌场里输得倾家荡产。南洪门偌大的规模,如果单单靠正规公司支撑,早就跨台了。

“地下赌场?!”谢文东仰面而笑,幽幽说道:“南洪门除了搞这个,好象也不会别的什么了。”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十五章
  〈115〉老鬼把他所知道的南洪门的场子都带着谢文东光了一遍。所走的地方是不大,但南洪门的场子可不少,得有七、八家之多。

逛完之后,谢文东提议去南洪门看场人员最多的娱乐中心转转。

老鬼听完,脑袋连摇,摆手说道:“这可不行!那里是人家的地盘,万一兄弟你被人家认出来情况可就不妙了。”如果谢文东在他的眼皮底下真有个三长两短,老鬼别说无法向金三角那边交代,就连他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谢文东一笑,说道:“放心吧!云南这边的南洪门人员对我不熟,认出我来没那么容易。”说着话,他身子向前一探,从老鬼的上衣口袋里将他的墨镜抽了出来,带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笑道:“这样就更认不出来了!”

老鬼的墨镜是黑超墨镜,谢文东带上,显得多了几分帅气和神秘。老鬼无奈摇头,拗不过他,不满地嘟囔到:“好、好、好!如果不让你去,你说什么 都不会死心的。”说完之后,他弯下腰,从车椅底下拽出一只黑兜子,打开,在里面掏出两把手抢,别再后腰,然后整了整衣襟,小心地把抢这盖好。

三人下了车,直向娱乐中心内走去。

正如老鬼所说,娱乐中心就是间大型的游戏厅,只是现在的游戏机和谢文东所熟悉的那些已完全不同,大多的都是仿真机。射击、竞技、模拟类和跳舞机受到年轻人的追捧,而聚集在du博类机器周围的大多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中年人。

du博机也是众多游戏机里吃钱最快的,只见不时有人将一把把买来的游戏币投入机器里,时间不长,一个都没剩下,被机器吃了个干净。人人都明 白,玩这种du博机十赌九输,可是为了那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独赢的机会依然会奋不顾身的向里砸钱,而数千越多的人砸钱的程度就越狠。du博像xi毒, 此话不假,一旦陷入其中,多数人都将会丧失理智,只想着一心翻本,变得难以自拔,不可理喻。

老鬼与谢文东并肩而行,在他身边轻声说道:“现在的du博机做的都象休闲游戏似的,其实变标不变本,性质都一样,这么多机器,我觉得一天给南洪门带来个十几二十万的收入不成问题

谢文东点点头,看着du博机钱黑压压的人群,又有说道:“有时候人如飞蛾,明知是火坑,还要偏向里面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要送钱给人家,谁都没办法。可是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这些人,我们拿赦免大发横财?”说着话,他眯眼而笑。

谢文东是靠文东会起家,而文东会正是靠着毒和赌迅速累积起雄厚的财力。

老鬼闻言也笑了,点点头。

有多少人在此du博,这不是谢文东关系的,他想弄清楚的是南洪门在这里究竟有多少人力。

他让褚博换了一把游戏币,然后再娱乐中心里四处乱逛,同时仔细留意其中的看场人员。

逛了两圈,谢文东基本掌握了大概情况。南洪门在这里看场子的人员分为两种,一种是明面上穿着制服的保安,人数不多,只是六,七个,另一种是穿 便装的南洪门帮众,分散在娱乐中心的各处,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的客人差不多,但仔细留意,还是能发现他们的不同。这波人数量不少,单单是谢文东能辨认出来 的就有二,三十号人之多。只是在明面上便已有这血多人,暗中的人数好不知道有多少,看起来,此地确实是南洪门在昆明的一处大要点。

谢文东,老鬼,褚博三人只是在游戏厅里闲逛,并不玩游戏,很快就引起了保安人员的警惕,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意图,一名保安人员不不近的跟在他们身后,盯着三人的一举一动。

褚博最先发现,心中一颤抖,在在谢文东深厚紧张的低声说道:“东哥,对方把我们坠上了。”

谢文东先是一愣,随后油然而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老鬼神经拉紧,眉头紧缩,悄悄说道:“兄弟,我们还是快走吧……”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耸肩道:“如果现在走了,不就恰恰说明我们有问题吗?”他满面轻松第向老鬼使个眼色,说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玩嘛!”说着话,他带头走到du博机前,稍站

  了一会,见有人垂头丧气的离座,他马上接了上去。

在这里,想赢钱不容易,想输钱那是挡得挡不住。

只一会的工夫,谢文东让褚博帮他换的游戏币已输得一干二净,随即,他故作不满第拍拍机器,又上褚博多换些游戏比币过来。

老鬼在旁看得暗暗吐舌,身为南洪门死敌的谢文东,身边只带一名兄弟,却敢在南洪门帮众云集的低头上轻松自在的玩得兴高采烈—实在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这种胆魄也是常任

远远达不到的,如果让向问天知道此事,恐怕下巴都得掉下来。

不过谢文东这招很快见了效果,那名保安在远处默默注视了一会,随即咧开嘴角笑了笑,默不作声地走开了。

又少玩了一会,谢文东将褚博第二换来的游戏币也输了个精光,随后“气愤”第离坐而去,带着老鬼和褚博走了。

等出了娱乐中心,上了自己的面包车,老鬼长长嘘了口气,抹把额头的冷汗,随后看向神态依旧的谢文东,问道:“兄

弟你看这里怎么样?”

谢文东摘掉脸上的墨镜,还给老鬼,笑道:“南洪门的要点,如果要动手,首先就打这里!”

老鬼吸了口气,担忧第说道:“南洪门在这里的人可不少啊,而且周边都是南洪门的场子,增援的速度将会很快。”

“是啊!”谢文东笑道:“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得好好想个稳妥的主意了,现在,首先要做的是……”

话到一半,他顿住。

老鬼急问道:“首先要做的是什么?”

文东两眼弯弯,悠悠笑了,说道:“首先是把肚子添饱!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老鬼听完差点吐血,低头一看表,现在还真到中午了。他摇头苦笑,不无担忧地提醒道:“谢兄弟,南洪门在昆明的实力虽然不强,但你也不能等闲视之啊!”

谢文东说道:“重视对手,不是表现在脸上或者嘴上,而是要在这里。”说着话,他指指自己的胸口,随后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枕于脑后,悠然说道:“我们先去吃

饭吧。”

老鬼带着谢文东,就近找了一家清洁干净的东北餐馆。饭店的名字叫东北餐馆,只是味道令人不敢恭维,好在谢文东对吃的东西不挑剔,只要能添饱肚子,吃什么都无所谓。

及饭后,姜森给谢文东打来电话,称已经联系上了已方的兄弟,问谢文东要不要过来看看。

谢文东想了想,既然下午无事,不过和兄弟们见一面也可以。他点头应允,向姜森要了地址。

文东会在昆明是没打旗号的,行事

异常低调,当地的黑道也不

清楚文东会的势力有近入昆明。文东会的人在昆明西南部的新农村开了一间规模不小的旅店,紧挨着二环,并非是一盈利为目的,而是为己方前往边境与金三角做生意的兄弟提供一个安全的住宿场所。

不过由于旅店的位置极佳,生意一直十分兴隆,客源不断。

当谢文东等人到时,姜森和几名文东会人员迎出来,将他们接进旅店之内。

进来之后,老鬼不时的大量周围的摆设,啧啧称奇,连连摇头,说道:“想不到你们还在这里开了一家旅店,口风守的可真严啊,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谢文东笑道:“鬼兄,别说是你,我也是刚刚知道社团旗下还有这么一间旅店。”

旅店的负责人是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他边在前引路边必恭必敬地小声说道:“买下这座旅店,是三眼哥的意思,主要目的是为了给过往的兄弟一个方便,万一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谢文东点点头,暗赞一声三眼心细。他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兄弟?”

汉子答道:“共二十五人。”

“哦!”谢文东应了一声,随后看向姜森,问道:“老森,等兄弟们到了昆明,安置在这里怎么样?”

姜森想了想,说道:“应该没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让兄弟们分散开来更好一些。另外,这里是不是暂时不要暴露的好?”

谢文东摆摆手,道:“没有必要在隐cang下去,一旦个南洪门交上手,我就是要让他们和当地的黑帮知道,我们文东会已大张旗鼓地进入昆明了。”

老鬼皱着眉头说道:“谢兄弟,我不得不提醒你,昆明黑道的格局早已定了型,你一旦高调进入,恐怕会被不少黑帮敌视,到时就不仅和南洪门为敌,还会受到其他黑帮的排挤!”

谢文东冷笑一声幽幽说道:“谁挡我的路,我就灭了谁。何况现在还有鬼兄你在帮我,我没什么好怕的。”

老鬼暗暗苦笑,谢文东就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沉闷低调,而实际上,也是有张扬的一面。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10章、第111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16章、第117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2章-第11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9更新
[ 2010-1-31 13:27:00 | By: 倒下也有型(游客) ]
 
倒下也有型(游客)飘过,楼主,赞一个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12章-第11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9更新
[ 2010-4-15 12:42:00 | By: 访客Hlc5GS(游客) ]
 
访客Hlc5GS(游客)法国大股东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