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08章、第109章 在线阅读 2008.11.06更新
[ 2008-11-6 9:37: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08章、第109章 在线阅读 2008.11.06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零八章
  (108)"没错!"唐寅点点头,说道:"我必须得和你交手。我在朋友面前已经打下保票,要取你的脑袋。"顿了一下。他耸耸肩,含笑说道:"我不能对朋友食言。"

辛丑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听对方话中的意思,好象自己的脑袋就是他说取就取、受到擒来似的。辛丑自出道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猛然怪叫一声,另只手晃动,掌中又多出一把比首,看样子他是动了真气,打算要和唐寅拼命了。

这时,那名肩膀受伤摔倒在地的汉字已被手下人搀扶起来,他看看辛丑,随即又充满感激地看着唐寅,接着掏出手机,手指颤抖着拨打出电话,向堂口那边请求支援。

见状,辛丑暗皱眉头,对方已经请援了,自己若是在此多耽搁,弄不好就会被对放的援军给围住,难以脱身。想罢,他恶狠狠瞪了唐寅一眼,退后两步,同时狠声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今天咱们的仇怨算是结下,日后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话狠话,

辛丑对自己的身法绝对有信心,出道以来,他还没见过谁能在身法上胜过自己,包括袁天仲在内。他正向外跑着,突然,身后传来嗡嗡的破风之声,而且越来越近,他心中一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飞袭'过来,急忙将身形一侧,然后扭头回望。

在他身后,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正当辛丑暗暗纳闷的时候,只听前方有人轻笑道:"阁下可是在找我吗?"

辛丑激灵灵打个冷战,急忙回过头来,定睛一看,脑袋随之翁的了一声,只见在他面前站定一人,正是刚才那位笑面青年,此时对方两眼弯弯,嘴角高 挑起看着他。对方是什么时候追上自己的,又是什么时候超到自己前面的,辛丑根本就没感觉,心中哪能不惊骇,他两眼瞪得滚圆,盯着对方,张口结舌,半响说不 出话来。

唐寅悠悠说道:“我说过了,我要取你的脑袋,时间有限,我们开始吧!”说话间,他双手自然而然地背于身后。

辛丑踹着粗气,象看怪物一样看着唐寅。当他面对北洪门高级干部单挑时,他心中毫无恐惧,当他面对人山人海的北洪门和文东会帮众围攻时,他也依然能从容应对,可是此时面对唐寅,他怕了,那是不由自主,从内心最深处生出的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

“唐寅!”

“唐寅?”没听过

!辛丑心中不解,北洪门什么时候出来一个如此厉害的高手,怎么以前从未听人提起过。现在他已看出来了,要不把面前的这个笑面青年干掉,自己是 走不出酒吧了。想着,他压下心中的恐惧,怒问道:“你是自己找死,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说着话,他猛的向前近身,双匕齐出,分刺唐寅的左右软肋。

唐寅背于身后的手未动,身形只是微微一晃,便轻易将辛丑的双匕避开。

暗道一声厉害,辛丑呵咤一声,又使出了怪招,整个人身子半侧,直冲冲向唐寅的怀中撞去,同时右手刀隐藏于左肋下,暗袭唐寅的小腹。

如果真被他撞到,辛丑的冲击力暂且不提但是他那记暗刀就能把唐寅的肚子挑开。

唐寅也从未见过如此打法,当辛丑直撞过来的身子与他擦肩而过时,唐寅将腿高高提起,猛然向下一落,脚后跟正砸在辛丑的后背上。

说来慢,实则极快。两人的交手过招就是石火电闪般的速度。一旁的北洪门小弟和服务生包括吧台内的酒保此时早已经看傻了,身子僵硬,毫无动作,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

当辛丑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他将牙关一咬,硬挺着挨了唐寅这一脚,只听扑通一声,辛丑前扑的惯性加上唐寅这一脚之力,足足飞出五、六米远,然后方重重摔倒在地,其惯性又让他滑出两米多远才停下来。

感觉背后的骨头都要碎了似的,辛丑疼得眼泪差点掉出来,他抬头一瞧,酒吧的大门已就在自己的面前,他趴在地上的身子猛的用力一扑,直接撞开房门,滚了出去。

嗬!本事没有多少,跑得倒是挺快!唐寅暗笑,纵身追了出去。

似乎早料到他会追出来,冲出酒吧的辛丑身子刚刚落地,紧接着,手臂向回一甩,掌中的比首疾射而出。

  当唐寅纵身出酒吧的时候,飞来的比首刚好到了他近前,若是换成旁人,这一刀是无论如何也别想闪开,但唐寅的反映太快了,动作也太快了,几乎是想都未想,背于身后的手闪电般地抽了出来,残月形的弯刀竖在他的胸前。

当啷啷!

辛丑射来的比首正钉在弯刀的刀身上,比首的锋芒与刀身撞出一团火星,受其反弹之力,比首在弹起好高,然后在空中打着旋,掉落在地。

“呼!呼!呼····”

辛丑站在酒吧门前的街道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脸色也变得煞白,自己发出这么突然又这么快的飞刀没有伤到对方丝毫,此人的身手简直已达到了可怕的程度,其反映速度似乎已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呼!辛丑惊骇,唐寅也暗吐出一口浊气,暗道好险,自己差点还真着了对方的道!他深吸口气,脸上的笑容加深,用脚尖一跳地上的比首,喝道:“还给你!”他话音未落,比首化成一道电光,直射向辛丑。

辛丑侧身形,大喝道:“来得好!”说着话,伸手将飞来比首的刀把握住,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道也随着传来,辛丑不由自主地连退两步,刚把身形稳住,距他数米开外的唐寅也已冲到他近前,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把弯刀,上来之间,展开了急风暴雨的强攻。

唐寅的招法并未特别之处,但就是一个字,快!一刀接着一刀,一刀连着一刀,之间毫无停顿,几乎练成一线。

辛丑不得不使用全力进行招架,可即便如此,他仍感觉异常的吃力,感觉自己不像是面对一个人的进攻,而像是三、四个高手的联合合击。

辛丑的身手是不错,但和望月阁的长老比起来,要稍差一些,而唐寅现在的身手,即便是同时与两名望月阁的高手过招都未必吃亏,两者的差距也就可想而知。

唐寅抢攻十数招,辛丑也在道路上连退了十几步,见对方在自己的猛攻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唐寅忍不住大失所望,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冷声说道:“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你的出招实在太慢了!只这样如何配做我的对手?!”

嗡!

唐寅用辛丑最常说的话反过来刺激他,辛丑哪能受得了,他觉得脑袋一沉,肺子都差点憋炸了,嗷的怒吼一声,使劲吃奶的力气,连出数刀,化解唐寅进攻的同时,还成功反击了两刀。

见状,唐寅这才面露喜色,边招架边反攻的同时,笑道:“这样还差不多!快点、快点,再快点,只这样是伤不到我的。”

辛丑把十二分的力气都使出来,他堪堪与未尽全力的唐寅打个平分秋色,而如此以来,也是最消耗体力的,辛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见对方满面是汗,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鬓角直流,喘气声越来越沉重,似乎有力尽的可能,唐寅嘴角翘了翘,突然急出三刀,前两道被辛丑勉强挡开,可最后一刀辛丑再挡不住,只听嘶的一声,他的臂膀被划开一条血口子。

“你只有这么点本事吗?快把你的真功夫使出来!”

唐寅急功三刀之后,又将攻势放缓。

或许是受了唐寅的刺激,或许是臂膀的疼痛将辛丑的求生欲望以及内在的潜力统统激发出来,他咆哮怒吼,双匕施展开来,发起了又急又猛的反击。

不错!唐寅暗中赞叹,舞动弯刀,小心应付。

可人的体力毕竟是有限的,时间不长,辛丑又有力气耗尽的趋势,唐寅猛攻数刀,在辛丑的肋下有挑开一条口子,喝道:“继续!你的速度又慢了,快点、快点!”

哎呀!辛丑又痛又急,又恨又气,他这辈子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和变态的对手,他发了疯似的嘶喊着,再次抢攻。

如此这般,每到辛丑后力不济的时候,唐寅就在他身上划出一条口子刺激他,连续数次,辛丑已被折磨的筋疲力竭,连拿比首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再看他的身子,横七竖八都是刀口,鲜血顺着衣角滴滴答答直向下流只一会功夫,血水就在他脚下汇集成好大一滩。

唐寅与辛丑的交战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更像是场猫戏老鼠的游戏。

扑通!

又过了几个回合,遍体鳞伤的辛丑实在站不住了,双膝发软,重重的跪在地上,手中的比首似乎也变得有千斤之重,无力的垂在地上,支持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零九章
  (109)“仅仅如此?!”唐寅看着奄奄一息的辛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道路两旁车声阵阵,接着,飞快第行来二十多辆轿车,堵住接到的两头,接着,车门骑快,从里面涌出二百来号黑衣汉子,这些都是北洪门的帮众,看到场上的局势同时一愣,不明白怎么回事。

众人中,为首的一名大头目正是辛海,他也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到辛丑浑身是伤的跪在地上却另他精神位置之一振,随后惊讶地看着辛丑对面的唐寅。唐寅去医院探望谢文东时,他并不在场,所以也不认识他。

那名肩膀受伤的酒吧小头目飞快地跑到新奇近前,急声说道:“海哥,我们遭遇了辛丑的xi击,多亏这位兄弟出手相助,不仅救了我,而且还把辛丑伤成这样!”

“哦?”这乐呵呵的小面帅气青年竟然能把辛丑伤成这样?辛海疑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哦……”小头目想了想,顿了片刻,猛然记起,说道:“他说他叫唐寅!”

哎呀!辛海没见过唐寅,可是却听过过他的名字,原来词人就是唐寅。

场内,见北洪门的援军援军已到,唐寅不想再耽搁下去,缓步向辛丑近前走去,同时用食指轻轻敲打弯刀刀身,指甲与刀面碰撞发出叮叮的轻响声,他说道:“到此为止吧!该结束了。”

当他走到辛丑面前还有三步远的时候,盔在地上搭拉着脑袋的辛丑猛然大吼一声,把体内随后一丝力气使了出来,双手齐抖,两只比首象是两支离弦之箭,飞射向唐寅的喉咙和胸口。

没人会想到辛丑在受这么多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做出最后一搏,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也几乎没人能把辛丑的最后一击闪开,但唐寅却闪开了,脚下一个滑 步,横着飘出了小半米远,飞向他胸口的那刀由他腋下穿过,射向他喉咙的那刀贴着他的面颊而过,比首的刀把在他脸上划出一条红淋子。

发出这两刀之后,辛丑的最后似力气也随之耗尽,他看着唐寅,笑了,是苦笑,有无可奈何,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唐寅抬起胳膊,用袖子在面颊上蹭了蹭,随即耸耸肩,在辛丑面前站定,说道:“再没有其他本事了吗?”

“你……如果杀了我……会有人找上你……为我报仇的……”

唐寅扑哧一声乐了,反问道:“你认为我会怕吗?”

“……”辛丑无言以对,碰伤这样的对手,他还能说什么呢”

这时场外的辛海走上过来,手中提着明晃晃地钢刀,边向辛丑面前走边咬牙狠声道:“辛丑,你也有今天?!你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杀害我兄弟的吗?你记得当初又是怎么羞辱我的吗?今天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说话间,辛海的身子之哆嗦,面色又恨又气变得煞白。

当他走到辛丑近前,正想着该如何下手的时候,突然他觉得自己脖颈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勒住,他急忙转目一看,只见唐寅一手握着双刀,另只手将自己的脖颈扣住,他心中一颤,惊讶道:“唐寅,你……你这……”

“他是我的!”唐寅说着话,掐住辛海的手臂向上一举,一百好几十斤重的辛海竟被他请移至间单手举到半空,后者脖子被掐住,手脚乱舞乱蹬,脸色由白转青,看样子随时有断气的可能。

“啊?”周围的北洪门众人又惊又愣,现在都想不明白唐寅到底是哪头的。

“你给我回去!”唐寅腰眼用力,手臂顺势向外一推,嗖的一声,辛海的身躯向后倒飞出三米多远才重重摔在地上,碎纸又滚了几滚,才算停下来,当他捂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时,衣服也乱了,手中的刀也摔没了,一张脸时而红,时而白,瞪着唐寅说不出话来。

唐寅没有停顿,扔出辛海之后,回手抓刀,同时一脚踢在辛海的胸口,辛丑受力,身子后仰,还没等他摔倒在地,唐寅的刀由半空中劈了下来。只听咔碴一声,辛丑的脑袋被唐寅一刀削下来,如柱的血泉顺着断头的腔子碰射而出。

由于它的身子是后仰,血也是向后喷射,没有溅到唐寅身上一滴,却喷在辛海身上不少。

辛海心中的愤怒顿时被惊骇所代替,下意识地连连后退,低头看看轱辘到自己脚底下的断头,他的呼吸也随之变得凝重。

  唐寅收刀,看眼辛海,柔和一,向地面的断头努了努嘴,说道:“这才是你的!”

说完话,他弯下腰身,以刀尖挑开辛丑的衣服,找到他在口袋里的手机,然后拿起,在电话簿上翻了翻,发现有个电话号码被标注成“大哥”的名头,唐寅一笑,快思地发出短信,只有六个字:杀此人者,唐寅!”

发完短信,唐寅一挥手,将手机甩掉,然后转过身形,大摇大摆向场外走去。

过了好半晌,辛丑和场上的众人才回过神来,看着身首异处的尸体,众人心中有同一种感觉,唐寅是真狠啊!多亏不是已方的敌人,不然他得此辛丑可怕十倍、百倍,也要难对付十倍、百倍。

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唐寅已经走到场外,看酒吧场子的小头目跑到辛海近前,冲着已经走出好远的唐寅扬扬头,问道:“海哥,就这么让他走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辛海掏出手绢,厌恶地擦着衣服上的血迹。

“他杀了辛丑,我们···应该感谢一下他吧?!”小头目结结巴巴的说道。

辛海没好气的说道:“你看他那牛逼哄哄的样还需要我们感谢吗?”

他变擦着血迹边嘟嚷着骂道:“这TMD的混蛋····”

唐寅走出街道,刚转了一个湾,一辆轿车飞速行来,在他身边缓缓停下,随后,车门一开,一名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唐先生,你好!”对方满面笑容的打着招呼。

唐寅看了看他,微微一愣,疑问道:“你是····?”

青年笑道:“唐先生不认识我了?我们在东哥病房见过的,我叫孟旬。”

唐寅的头脑很聪明,记忆力也超强,只是对他不关心的人和事从不记在心里,在这点上,他和谢文东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比谢文东活的洒脱,而谢文 东则要比他累得多。可同样的,他与谢文东取得的成就也不能相比。世界是公平否的,只要付出努力,就一定会收获回报,而体力的付出也永远没有脑力付出所取得 的回报大。

“哦!”轻轻应了一声,唐寅笑道:“孟先生有什么事吗?”

刚才唐寅手刃辛丑的情景孟旬也看到了,实在很难想象,这个总是总是保持着微笑的额青年竟然下手如此狠毒。他深吸口气,疑问道:“唐先生不准备回医院去见东哥了吗?”

唐寅摇摇头,说道:“他请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何必还回去?”

孟旬苦笑,感觉唐寅的性格实在是难以理解。明知道谢文东骗他来杭州,他还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帮忙,现在事情做完,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要走,搞不清 楚他心里在想什么。其实,唐寅之所以不去见谢文东,是不想让谢文东觉得自己在回来讨要人情。他帮谢文东,是因为视他为朋友,既然是帮朋友,他可以不需要任 何理由就杀掉辛丑,也不需要朋友回报他些什么。而这些,孟旬确实是无法理解的。

孟旬问道:“那唐先生现在要去哪?”

“机场!”

“现在很难找到车,我送你过去吧!”孟旬热情地说道。

唐寅看了看他,再瞧瞧夜半三更空荡荡的街道,点点头,晃身坐进孟旬的车。

孟旬随后也坐了进去,同时心思急转,眼珠骨碌碌乱转,心里默默打着主意。去往机场的路上,孟旬随口问道:“听说唐先生正受到国家的A级通缉?”

唐寅淡然笑了笑,毫不在乎地说道:“好象是的。”

孟旬好奇地问道:“那你在酒吧里连等了三天,不怕被警察发现?”

唐寅摇摇头,说道:“警方没有我的照片,只有画像而已。”说着话,他转头直视孟旬,问道:“你在我的脸上能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孟旬被他说得莫名其妙,看着唐寅俊朗的五官,他什么都没有发现,琢磨了好一会,他无奈说得:“我只看到你在笑。”

“是啊,我在笑”唐寅说道:“我即便板着脸的时候,别人也是看我在笑。警方是不会美化通缉犯的,在他们的画像里,我是板着脸,一脸严肃的,这当然和我本人不一样,所以,即便我和警察面对面聊上一天,他们也认不出我来”

“啊!”孟旬这才恍然大悟,仰面而笑道:“看起来,长一副笑面也是很有好处的”

唐寅报以微笑,表示赞同。

当车接近机场的时候,孟旬话锋突然一转,说道:“其实,导致东哥受伤的人并不是辛丑”

“哦?”唐寅挑起眉毛。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06章、第107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10章、第111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08章、第109章 在线阅读 2008.11.06更新
[ 2010-1-31 13:17:00 | By: 倒下也有型(游客) ]
 
倒下也有型(游客)飘过,楼主,赞一个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