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04章、第10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4更新
[ 2008-11-4 9:03: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104章、第105章 在线阅读 2008.11.04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零四章
  (104)见众人如此反应,东心雷暗叫一声糟糕!辛丑那么狡猾多端,己方的主要干部现在都在医院,

只留下下面的兄弟在堂口打扫残局,弄不好就会给辛丑可乘之机,使他成功逃脱掉。

想罢,他忙对任长风说道:"长风,我们进攻的时候,南洪门并没有人突围出来,辛丑肯定就在堂口里,

可是我担心下面的兄弟对付不了他,你马上赶过去把他找到。"

任长风当然明白辛丑对己方的威胁,他连连点头,应了一声,快步而去。虽然他也担心谢文东的安危,可

是他就算留在医院里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不如去抓捕导致谢文东受伤的罪魁祸首。

任长风从医院里又急匆匆地赶回刚刚被己方占领的堂口,但到了堂口近前一看,任长风有些傻眼,北洪门

人员做事的速度太快,此时,堂口内外已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就连地面上的血迹都洗刷完了,场面上一片

安寂宁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过似的。

唉!任长风用力地握了握拳头,快步向堂口走去,到了门口处,看到己方负责守卫的兄弟,上前急问道:"

南洪门的人呢?都弄哪去了?"

一名北洪门的小头目见来人是任长风,急忙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然后正色说道:"任大哥,南洪门的死

者,伤者还有俘虏都已经被兄弟们拉往城外去做处理了!"

“啊?!"任长风听完,又急又气,眼前都直冒金星,他急道:“谁让你们自作主张的?他们是什么时候

走的?”

“这。。。。这。。。。。”那小头目被任长风的反应吓了一跳,心中还在奇怪,这叫什么自作主张,己

方不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吗?知道任长风脾气不好,小头目不敢反驳,懦懦地伸手向北方指了指,说道:“

刚。。。刚走时间不长,向那边走的!"

任长风什么话都没说,当即转身回到车上,顺着北方出城的道路追了下去。

预感道到有事发

生,那名小头目也没敢耽搁,带上十多号兄弟也上了车,跟着任长风追了下去。

大概追处二十多分钟,只见前方道路上行有数辆大货车,任长风精神一振,脚踩油门,全速冲了过去,随

着他越来越接近,看得也越发清楚,很快就确认了这辆货车正是己方的车辆,他随即连连按动车迪,示意

货车马上停下来。

时间不长,几辆大货车靠近路边缓缓停下,接着,车门一开,从车里窜处十多号身穿黑衣的汉子,手中有

拎片刀的,还有拿铁棍的,下了车之后,一个个杀气腾腾,直奔任长风所坐的轿车而来。

刚到近前,一名汉子抡起片刀,重重砍到车棚上,喝问道:”你他妈的按什么喇叭?给我滚下来!"

卡嚓!任长风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十数名黑衣大汉一齐围上前来,刚要拉扯任长风的衣服,可拢目仔细

一看,伸出去的手像过了电似的赶忙收了回去,众人面露惊愕,喃喃说道:“任····任大哥?”

这些北洪门的小弟显然没想到追上前来的找麻烦的人竟然会是任长风,愣了片刻,纷纷将手中的家伙放下

,悄悄收好。

任长风没时间和他们废话,伸长脖子,望了望停在路边的大货车,随后问道:“南洪门的人都在车上吗?

“是的!”众人急忙点头。

任长风又追问道:“里面可有辛丑?”

“哦····”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纷纷摇头,表示没看到。

唉!任长风暗叹一声,喝道:“把车门都打开,让里面南洪门的人统统出来,你们给我挨个查看,务必找

到辛丑,即便是死人也不能放过!”

“是!任大哥!”

见任长风脸色凝重,北洪门众人不敢马虎,分散开来,边招呼其余的兄弟下车边打开货车的车门,将里面

的南洪门帮众连拉带扯地拽下来。

任长风正皱着眉头观望着,忽听后方有人叫道:“任大哥!”

听闻喊声,他扭回头,只见数名己方的兄弟正站在最后一辆货车旁指手画脚地讨论着什么。

任长风眉头皱着更深,走上前去,同时问道:“怎么回事?”

“任大哥,车门的车锁坏了,好像是被人从里面硬撞坏的。”一名北洪门小弟手指货车的车门说道。

  走到近前,任长风细细查看,可不是嘛,车门外的车锁已经扭曲得变了形,就连平平的门板此时也向

外凸起着,很显然,是有一股极大的力道由车内将车门强行撞开。看罢,任长风眼中闪出精光,他向其他

人示意一下,接着退后两步,以唐刀的刀尖慢慢将车门挑开。

开门的一瞬间,一股血腥味迎面扑来,任长风下意识地捂住鼻子,向里观望,只见车内横七竖八躺有十多

名南洪门人员,其中有死者,也有伤号,流淌出来的鲜血在车内汇集成一片,好像铺了一层红色的地毯。

任长风看了一会,转目又狐疑地看向周围的小弟们。

此时众人脸上都带着惊讶之色,其中一人喃喃说道:“里····里面的人都跑了····”

“什么??”任长风一把将那小弟的胳膊抓住,大声喝问道:“你说什么?车里还有什么人?”

那小弟结结巴巴地说道:“还有一些被我们抓住的南洪门俘虏,可····可是现在都没有了。”

哎呀!任长风一把将他推开,随后纵身跳进车箱里,环视了一周,用唐刀指着一名伤势不怎么严重的汉字

,咬牙问道:“车里的人呢?都跑哪去了?”

那大汉躺在车厢里,五官扭曲,强忍着痛苦冲着任长风发出一阵嘿嘿的怪笑声,幽幽说道:“他们都已经

跑了····”

“跑哪去了?”

“我不知道。”

“辛丑是不是在里面?”

“哈哈····”那大汉只是神经质般的大笑着,并不回答任长风的话。

任长风眉毛竖立,手中的唐刀猛向前一刺,只听扑的一声,刀尖深深刺进那大汉的喉咙里,他狠声说道:

“笑!我TMD让你笑!”说着话,任长风心中余怒未消,顺势又是一刀,将那大汉的脑袋硬生生砍下来。

“啊····”

车厢内的其他伤者看罢,直吓得魂飞魄散,哆嗦成一团。

任长风挥动唐刀,甩掉刀身上的血迹,又将刀锋抵住另一名伤者的脖子,冷冰冰地说道:“如果你不想和

他一样脑袋搬家的话,就回答我的问题,跑的那些人都TMD哪去了?辛丑在不在其中?”

这名南洪门伤员没有刚才那位骨头硬,看着轱辘到自己眼前的断头,他险些吓昏过去,这个人惊恐万分地

看着任长风,双手连摇,颤声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了,不过,辛大哥确实在里面,

也正是辛大哥带着他们跳车跑的!”

嘿嘿,自己还真是晚来了一步!任长风在心里后悔不已,他随口问道:“你们TMD怎么不跟着辛丑跑啊?

“我们身上都有伤,车又开的那么快,如果跳下去,就算不摔死,人也废了····辛大哥嫌我们累赘,

所以···所以···”

“所以就把你们抛下了!”任长风冷哼一声,又问道:“他们跑了多久时间?”

“大概不到五分钟吧!”

任长风扭头瞧瞧车外,只见己方的兄弟都围站在车门的门口,正大眼瞪小眼的向里面张望。他心中火烧,

怒声喝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去追啊!快去找啊!”

“啊?啊!是、是、是!”

北洪门众人如梦初醒,有的去开车,有的打电话,有的向回去的路上跑。

任长风深吸口气,疑声问道:“你可知道辛丑会躲藏到那里去吗?”

“我也不···不清楚,不过辛大哥刚到杭州不久,对杭州的状况不是很熟悉,既然跑了,应该会离开杭

州吧!”

他这话等于没说。任长风暗叹口气,毛腰从车厢里跳出来。

那南洪门伤员颤巍巍地叫道:“大哥,我把我知道的全说了,你····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哼哼!”任长风侧头说到:“干掉车辆里的人,一个不留!”

“是!”守在车门口的两名北洪门小弟掏出片刀,双双挑进车内,随手将车门关上,紧接着,里面便传出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残叫声。

任长风动用了北洪门的全部人力,先是将出杭州的主要道路设下暗卡,接着指挥众多兄弟在全城搜捕辛丑

可是从凌晨三点多钟一直搜到中午十分,硬是连辛丑的影子都未找到,令任长风稍感舒心的是医院那边传

回消息,称谢文东经过抢救已安然无事,伤势很稳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折腾了一晚,任长风是真累了,他在堂口里找一处空房间,躺下刚想休息一会,突然有电话打来,说己方

的一名小头目刚刚占下的场子里遭遇了袭击,不幸身亡,而出手偷袭的人正是辛丑。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一百零五章
  (105)任长风听完这个消息,急忙从床上爬起,带上一干兄弟,直奔出事的地点。当他赶到时,那名

遇袭身亡的小头目的尸体已经被拉走,连带着,还有数 名兄弟受了重伤,至于辛丑,早已跑得连影子都

看不见了。任长风想不明白,辛丑为什么要冒险出手偷袭这处场子,打完之后,又什么都不做立刻逃跑。

很快,答案就浮出水面。辛丑像是幽灵一样,在杭州城内四处乱窜,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下手,他马上出

手,以击杀北洪门低层头目为目的,给北洪门制造恐慌

辛丑似乎也打定了注意,就是药留在杭州和北洪门打游击,暗中搞破坏,让北洪门不得安宁。

一处,两处场子遇袭,对北洪门构不成影响,折损五六名小头目,对北洪门也算不了什么,可是北洪门架

不住辛丑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折腾。一连两 天下来,北洪门伤亡在辛丑手里的人员已超过二十人,闹

得北洪门上下人心惶惶,尤其是下面负责看场子的小头目们。更是一个个惶惶不刻终日。生怕辛丑找到自

己 的头上来。

这种被动的局面是北洪门难以忍受的,东心雷和任长风气的几乎药发疯,但是却只能干瞪眼,对身手高强

,头脑机敏同时又来去无踪的辛丑束手无策,就连头脑那么聪明的张一和孟旬一时间也想不出合适的办法

,能至辛丑死地。

医院。

今天谢文东的精神比昨天充足了许多,眼神中也透出了光彩,他躺在病床上,伸手摸了摸肩膀上包扎厚厚

的纱布,忍不住摇头苦笑,在他印象中,黑带送给自己的那件防弹衣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穿伤到自己的身体

正在他琢磨这的时候,金眼走了过来,伏下身行,问道:“东哥,你醒了?”

“恩!”谢文东微微点小头。

金眼问道:“东哥现在感觉怎么样?”

谢文东嘴角挑了挑,说到“比昨天强多了。”

“哦!”金眼应了一声,边将窗帘拉开,边说道:“小诸昨天已把杀手的身份确认清楚了,那六名杀手都

是红叶出身,后来投到白燕旗下。”

谢文东一愣,疑问“白燕?”

金眼点头道:“是的!”顿了一下,他又说道:“白家的积蓄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另外,东哥

还给了她五千万,以白燕现在所掌握的资金,足可以招收一大批一等一的顶尖杀手。现在,白燕是真的成

了气候!”

原来如此!谢文东点下头,随后又笑了。最不起眼的人,却偏偏有可能成为你日后最大的敌人。若是以前

,谢文东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那个娇生惯养的白家大小姐日后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麻烦和如此之多的事

端来。

现在白燕逃到广州,有南洪门的庇护,又有足够多的资金招兵买马,此时再想除掉她,已难上加难了。

 

说话间,任长风、张一、孟旬、袁天仲等人纷纷从外面走了进来,见今天谢文东的精气神很足,众人脸上

同是一喜,围站在病床两侧,又是打招呼又是问候。谢文东仰头环视众人一眼,含笑摆摆手,笑道:“都

快坐下吧,别站着了,这样说话,你们累,我也累。”

众人相视而笑,纷纷找椅子坐下,在对手眼中,谢文东是个狡猾难缠的敌人,而对自己人来说,他没有丝

毫的架子,和他相处也是件很轻松的事。

简单聊了几句,任长风首先切入正题,说道:“东哥,辛丑没有被我们抓到。”

谢文东眨眨眼睛,幽幽说道:“放虎归山,必成后患。”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只老虎没有归山。”任长风挠挠头发,苦涩说道。

谢文东一怔,茫然的看着任长风。

任长风随即将这两天辛丑如何和己方打游击,如此行踪飘忽不定的偷袭己方场子的事一五一十的讲述一遍

。谢文东听后,揉着下巴,略微想了想,笑道:“看起来南洪门对杭州的战败并不甘心,还打算反攻回来

嘛!”

谢文东含笑解释道:“辛丑一个人留在杭州搞破坏能有多大的作为?对我们的实力根本构不成消弱,但却

能影响到我方的整体士气,导致下面的兄弟们人心惶惶,一旦等南洪门集结完人力,反攻回来时,我们在

气势上就已先输了人家一筹。”

  “哦!”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有种恍然大悟之感。任长风急道:“东哥,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谢文东敲了敲头,说道:“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辛丑身上,必须得及早把此人解决掉。”

任长风看了看左右的众人,语气中充满无奈地说道:“可是我们根本就抓不住他,甚至连他的行踪都无法

掌握,再者说,即使下面的兄弟发现了他也没用,以辛丑的身手,兄弟们很难能伤到他,更别提杀他或者

抓他了。”

谢文东点点头,这确实比较难办。他看向袁天仲,问道:“天仲,如果你和辛丑交手,可有取胜的把握?

袁天仲老脸一红,微微摇了摇头。

谢文东问道:“论身手,谁能赢得了他?”

袁天仲想也没想,直截了当地说道:“望月阁的长老,还有就是····唐寅。”

“唔!”

谢文东轻轻挠着下巴,沉思不语。现在望月阁被自己所控制,调动长老过来帮忙很容易,可是有一点,望

月阁是不直接插手洪门内部事务的,自己一旦 动用望月阁的长老,那望月阁在洪门的声望就彻底破碎了

,而自己日后去征服其他地区的洪门组织,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利用望月阁的声望帮自己造势,不能也没有

必 要因为一个辛丑而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既然不能动用望月阁,那就只能找唐寅帮忙了,可问题是,去

哪找唐寅呢?

唐寅行踪飘渺,神出鬼没,作为国家A级通缉犯,连全国的精察都找不到他的下落,一时间让谢文东去哪

里找他。

见谢文东久久无语,袁天仲已猜出了他的心思,疑问道:“东哥是想找唐寅来对付辛丑吧?”

“恩!”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我是有这个打算。”

袁天仲试探性地问道:“唐寅没给东哥留下联系方式?”

谢文东摇头而笑,唐寅的电话经常更换,以前的电话号码哪还能保留到现在?不过他还是示意金眼将他的

手机拿过来,他调出唐寅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时间不长,话筒里便传回该用户已停机的提示音。

放下电话,谢文东又沉思了半晌,突然眼睛一亮,对任长风说道:“长风,你安排各地的兄弟们一齐传出

消息,就说我们在杭州

遇到了顶尖级的高手,身手十分厉害,数百人都捉不住他!”

“啊?”任长风听完这话楞住了,过了一会方回过神来,惊讶说道:“东哥,这么传出消息不是长人家威

风而灭我们自己的锐气吗?”

“只要辛丑一死,天大的威风也会随之灰飞湮灭了。”谢文东笑悠悠的说道:“我了解唐寅的为人,想引

他来杭州,想引他站出来帮我们,就必须得抛出一个能足够让他心动的诱饵。虽然有些夸大其词。”

“哦!”任长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孟旬对唐寅不是很了解,不明白众人为什么会如此看重此人,甚至包括谢文东在内。

按照谢文东的意思,任长风让各地堂口的兄弟们传出消息,称己方在杭州遇到大敌,身手十分了得,厉害

的可怕,己方数百的兄弟都围困不住他一个人。

传言一经传开,立刻就走了样,经过重重的添枝加叶,传到后来,成了南洪门请到一名绝世高手,在杭州

凭借一己之力,竟抵挡住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双重进攻。

传言越传越离谱,很快就传到了南洪门的耳朵里,南洪门虽然知道是北洪门放出的消息,但却不明白对方

是什么意图,而且这种传言对己方是有利的,至少在气势上取得一定的优势。

事隔仅仅两天,晚间。

谢文东正在病房里与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们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时,一名北洪门的小弟敲门而入,快步来

到谢文东近前,先是深施一礼,然后恭恭敬敬的说道:“东哥,外面有人求见、”

心中一动,谢文东挑起眉毛,问道:“是谁?”

“他说他叫唐寅”

一句话,让病房里的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果然来了!谢文东喜上眉梢,两眼弯弯,忙到:“快请他进来!”

“是~东哥!”

那小弟答应一声,快步走出房间,

时间不长,小弟返回,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青年,这人二十五六岁的摸样,面膛白净,相貌英俊,有意思

低是他长得是一种面带微笑的,嘴角天生上挑,即使是他板着脸的时候,也给人一种面带微笑的感觉。

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帅气,可了解他为人的人只会认为他的笑容很邪、很冷、很毒…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01章、第102章、第103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06章、第107章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