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8章、第99章 在线阅读 2008.11.1更新
[ 2008-11-1 11:16: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8章、第99章 在线阅读 2008.11.1更新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九十八章
  (98)褚博走进夜总会,虽然不是周末,但里面的客人依然很多,男女老少,龙蛇混杂,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都能找到。褚博穿着笔挺高档的西装,面带微笑,斜着烟卷,加上他年岁不大,看起来象是个富家的阔少爷。

他走到夜总会的吧台前,坐下,然后点了一瓶啤酒,边喝边看偷眼寻找王克强留在大厅里的两名眼线。由于暗组的兄弟已经将对方的位置帮他指明,时 间不长,他便看到坐在吧台不远处的两名身穿白衬衫的汉子。这二人看起来和普通的客人没什么分别,如果细留意,会发现他俩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面前的酒杯上,而 是两只眼睛不停得骨碌碌乱转,打量每一个进出夜总会的客人。当然,褚博进来时他二人看到了,只是没放在心上,因为褚博的模样并不扎眼,何况又是一个人。

看清楚南洪门两名眼线的位置之后,褚博目光旁移,又向夜总会的包间望去。包间区位于夜总会的里端,长长的走廊两侧皆是大大小小的包房,王克强此时就在其中。

将大致的情况搞清楚了之后,褚博暗暗点头,做到心中有数,随后拿起酒瓶,咕咚咚喝了一大口。

他刚把酒瓶放下,忽嗅道一阵香风飘来,接着,一条苗条纤细的倩影坐在他身边的空椅子上,同时传来娇滴滴地声音,先生,一个人吗?“

褚博闻言,举目打量。来者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长得什么模样实在看不出来,脸上浓装艳抹,打了厚厚的粉底,眉毛描得又弯又长,假睫毛高高上翘,像两只小扇子。这种风尘女子冷眼一看很漂亮,却经不起细瞅。

点了点头,褚博心思一转,含笑说道:“小姐也是一个人?”

“是啊!”

“我请你喝酒!”

“好哦!”女郎眉开眼笑,手掌也随之亲密地搭在褚博的肩膀上,后者也不介意,向酒保又要了一瓶啤酒,与女郎对饮,喝酒时,他的手也自然而然地摸向女郎的腰间。

时间不长,夜总会的灯光一暗,舞场内响起轻柔舒缓的音乐。

褚博精神一振,揽着女郎的腰身,说道:“我们去跳舞!”说着话,向舞池里走去。

在文东会时,褚博就是看场子的小弟出身,当时在场子没少玩乐,跳起舞来也当仁不让,该轻盈的时候轻盈,该有力的时候有力,令女朗心仪不已,当音乐缓慢下来时,她将面颊趴伏在褚博的肩头,轻声说道:“今天晚上,你可以带我出去吃夜宵。”

褚博明白她说的吃夜宵是什么意思,悠悠而笑,说道:“何必要等,现在就行!”说着话,他搂着女郎的腰身直向包房区走去。

到了走廊口,立刻有服务生模样的青年走了上来。没等对方开口说话,褚博扬头说道:“给我开间包房!”

见褚博派头十足,衣着也考究,知道是有钱人,服务生连连点头,问道:“先生要大包,小包?楼上还是楼下的?”

“就要一楼,大小随便。”

“没问题!先生请跟我来!”服务生满面笑容地在前引路,褚博拥着女郎在后,当走过王克强的包房时,他突然顿住身形,伸手就要去开门。门前引路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急忙伸后将他拦住,说到:“先生,这间包房已经有人了····”

“我知道!”褚博笑呵呵地说道:“我的朋友在里面嘛!”

“啊?”服务生一惊,上下打量诸博,疑问道:“你是强哥的朋友?”

“何止是朋友,更是兄弟!”诸博笑道,同时在心里又补充一句:“只不过不是南洪门的强哥,而是文东会的强哥。”

见他说话时底气足得很,不像是虚张声势,服务生脸上立刻露出敬畏之色,忙道:“我去和强哥说一声!”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说着话,诸博推开房门,搂走女郎走了进去。

正如暗组兄弟调查的那样,包房内,除了王克强和张军二人外,还有五名南洪门人员以及七名年轻漂亮的坐台女郎。此时他们在包房内正嘻嘻哈哈的喝酒,诸博和女郎突然走进来,令众人都是一愣。

一名坐在门口,喝得红光满面的南洪门汉子随之站起身形,大量了诸博片刻,随后挑起眉毛,疑问道:“你是谁啊?”说着话,又看向后面的服务生,不满地骂道:“TMD!你们怎么搞的?什么人都往里放吗?”

  服务生吓得一哆嗦,急忙说道:“他····他说他是强哥的朋友····”

“朋友?”知道王克强朋友多,而且杂,那汉子没有马上发言,狐疑地瞅了诸博两眼,然后转回头看向王克强。

王克强也在打量诸博,只是翻遍脑海的每一个角落也没记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位年轻人。他挠了挠头发,问道:“小伙子,我们认识吗?”

与诸博一同进来的女郎是这家夜总会的小姐,对王克强当然不陌生,她似乎生怕褚博吃亏,急忙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说道:“先生,你可能人错人了,我们赶快走吧!”

褚博非但没有理他,反而搂着女郎直向王克强走去,同时说道:“强哥,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王克强迷糊,一旁的张军也是莫名其妙。

当褚博走到茶几前,还想继续近身的时候,两名南洪门大汉齐齐站起,伸手拦住他,冷声说道:“朋友,强哥并不认识你,识趣的赶快滚蛋····”

不等他二人说完话,褚博手腕抖动,袖口里突然掉落出一把64型号的小手抢,毫无预兆,对着那两名大汉的胸口,嘭嘭各开一抢。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两名大汉虽然已有提防之意,可还是没来得及做出闪躲的动作,已被褚博打了个正着。

精准的两抢。两名大汉皆是心脏中dan,当场毙命。

“啊····”

另外三名南洪门汉子大惊失色,其中站于门口的那名大汉反映最快,当即从腰间拔出手抢,可他刚要瞄准褚博,被褚博回手一抢,正中他的眉心。

这时,王克强也明白过来了,对方是要自己命的杀手!

他趁着褚博开抢射杀自己手下人的空机,掏出手抢,对着褚博就是一抢。

诸博反应极快,当他开抢的瞬间,他将搂抱的那名女郎向自己怀中一带,嘭,随着抢响,王克强一抢没打中诸博,子dan倒是正中那女郎的胸口。

女郎声都未吭一下,身子就立刻软了下去。

楮博顺势将她推开,随后抬起手来,将抢中仅存的两颗子dan都“送给”了王克强,其中一抢打中他的小腹,另一抢打穿他的脑袋,那么厉害的王克强,堂堂南洪门的杭州分堂堂主,就这么死了个不明不白。

这时,一旁的张军还有门口处的服务生早已吓傻了,前者两眼发直,瘫坐在沙发上,后者身子哆嗦着靠着墙壁,看样子随时有昏倒的可能。

"呀····"

随着一阵尖叫声,、包房里的小姐们清醒过来,一个个吓得怪叫连连,有些抱着脑袋躲到墙角处缩成一团,有些踉踉跄跄向包房外面跑。

剩下的两名南洪门的大汉见势不好,也想往外逃,箭步诸博上前,顺手抄起一只酒瓶,身形如电,冲到一名大汉的近前,手中的酒瓶也顺势落了下来, 只听啪一声脆响,那大汉头顶开花,只是瞬间,血流满面,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楮博手中半只瓶子顺势向前一捅,扑!正刺进那大汉的脖颈。

大汉双手捂着脖子,嘴巴大张,想叫也叫不出来,只是摇晃几下,身子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诸博毫不停顿,刚解决完这人,又冲到另一个人的身后,抓住那人的头发,将他从包房外硬拉回来,接着手中的抢一转,抢把在前,抢筒在后,对着那人的额头,恶狠狠连砸数下。

64手抢虽然小,但也是实铁制造,人的头骨拿能受得了,只是几抢把抡下去,那大汉的脑袋就开了花,鲜血脑浆溅了一地

诸博这时方站起身形,环视包房,确认再没有活口了之后,他走到茶几前,看着脸色苍白的张军,阴阴的一笑,说道:“你干得不错!”说着话,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盒,倒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点燃,接着将烟盒仍向一旁。

他仅仅吸了一口,只听包房外突然一阵大乱,接着传来急促地问话声:“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随着话音,一名白衣汉子从外面冲了进来。

诸博肩膀一晃,手瞬间的摸入怀中,倒出手抢,看都未看,抬手对着房门就是一抢。

嘭!

随着闷响声,那名白衣汉子应声倒地,白色的胸襟上出现一块红润,渐渐得红润越来越大。

诸博斜叼着香烟,手中拎着手抢,几个大步走出包房,到了走廊内一瞧,包房的左右都是白衣大汉。

显然没想到杀手会突然冲出来,南洪门众人同是一愣,诸博深吸口气,猛的吐飞嘴中的香烟,另只手抽出腰间的开山刀,直向后门方向的人群冲去。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九十九章
  (99)褚博刚冲到人群前,迎面便砍来两把片刀,他连躲都未躲,反手将刀抡了出去。对方先出手,而他是后出招,但双方的速度却不能相提并论。只见褚博一记横扫千军,刀光如电,一闪即逝,先一步将对方二人的喉咙划开。

随着嘶的一声,两道血泉从那二人的脖颈处喷出,溅了褚博满脸满身,他片刻都未停顿,身子向下一低,在对方还未倒地时,便从两人之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接着,侧身就是两脚,踢在两具尸体的后背上。

受其冲力,两具尸体齐齐飞了出去,正撞在从后面冲杀上来的南洪门人群中,在一阵惊叫声中,南洪门的人群倒下一片。

可是没等褚博缓口气,前方又砍来一刀,挂着劲风,直取他的面门。褚博手腕翻转,倒提开山刀,然后将手臂向上一举,只听当啷一声,对方的刀正砍 在开山刀的刀身声,没等对方收招再攻,褚博另只拿枪的手重重捅在对方的肚子上,那大汉吃痛,身子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褚博手中枪顺势向上一挑,正顶在那人 的下巴处,紧接着,嘭的一声,这一枪,从大汉的下巴打入,子弹由其天灵盖飞出,鲜血和脑浆溅起好高。

只是顷刻之间,褚博刀枪并用,下手无活口,已连杀数人。

南洪门帮众心惊胆寒,却无人退缩一步,仍不断地向褚博强压过去。

毕竟是在对方的地盘上,褚博不能恋战,反手一枪,将后方的敌人暂时逼退,随后用憋住力气向前猛冲。见他直向自己而来,一名南洪门大汉两眼通红,运足浑身的力气,对准褚博的肚子狠狠刺了一刀。

在冲刺中,褚博腰身一拧,身如泥鳅似的,闪过对方锋芒的同时,手中的开山刀也狠劈了下去。

咔嚓!这一刀正中对方的肩膀,由于力道太大太猛,整支刀身都几乎没入大汉的身体里,那大汉发出如同杀猪般的嘶吼声。毫无预兆的,褚博身形猛的急蹲下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只听嘭的一声,从他身后射来的子弹正打在他面前那人的脑袋上,嘶喊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褚博在望月阁期间养成的好习惯之一就是能在战场上做到眼观六路,分心两用,在应付前方敌人的同时,他眼角余光还紧紧盯着身后的动静。

就在对方那人见自己误杀己方人员的一怔之机,蹲于地上的褚博回手一枪,将其打翻在地,随后用肩膀顶住面前的尸体,运足了全力,大吼一声,向前急冲。

数名南洪门帮众被褚博顶着尸体撞得连连后退,随着哗啦一声,夜总会的后门被顶开,两名南洪门大汉收力不足,也随之从里面跌了出来。

那二人坐在地上,还没等站起身,褚博也从后门里窜了出来,擦过那二人身旁,一走一过之间,他手中刀也干净低落地割断了二人的喉咙。

到了夜总会后身的胡同,褚博再不停顿,拔腿就向胡同外面跑。可他跑出没两步,里面的南洪门人员也追了出来,褚博想也没想,手臂一抖,手中的开山刀回甩出去。

一名刚刚出来的南洪门大汉闪躲不及,被飞来的开山刀正贯穿胸膛,惨叫着倒退数步,靠着墙壁软绵绵地滑倒。

这一记要命的飞刀,直把后面没来得及冲出后门的南洪门众人皆吓了一跳,下意识收住脚步,不敢贸然追出去。

顿了几秒钟,众人相互看了一眼,齐声大吼,互相鼓劲,接着,硬着头皮一起涌出后门。

当他们冲出来时,褚博已跑到胡同口处,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破旧小轿车飞快地开了过来,行到褚博面前时车速放缓,车门也被人从地面推开,褚博想也没想,毛腰窜进车内,那小轿车连停都未停,等褚博坐上之后,急速地飞驰而去。

整个过程太快了,南洪门这边措手不及,当他们追出胡同,跑到己方的汽车前时,那辆载着褚博的小轿车已经跑得无影踪了。

王克强被人刺杀,这对南洪门的杭州势力无疑是当头一棒,辛丑听闻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没敢耽搁,立刻将消息通知给向问天。

向问天听后,足足有数秒钟没有说出话来,过了许久,他方急声说道:“杭州那边不能无人管理,辛丑,你现在马上接手杭州分堂!”

  “是!”辛丑精神一振,应声领令。

向问天让辛丑接管杭州分堂,也是事出仓促的无奈之举。

王克强被暗杀,不用问,事情肯定是谢文东那边的人干的,既然王克强已死,不出意外的话,北洪门和文东会一定会趁机大举来攻,己方的杭州势力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哪能顶得住,现在,在杭州他唯一能重用的就只有辛丑。

若是论起身手,辛丑绝对比王克强高出无数倍,但是论起指挥作战的统帅力,他就和后者相差甚远了,何况杭州势力那么庞大,哪是说接手就能接手 的。辛丑在杭州的时间虽然不算短,但和王克强相处不来,后者也没有安排他任何实际性的事务,对南洪门在杭州的具体情况,辛丑了解的并不多,另外,杭州势力 的干部们都是王克强的心腹手下,受他的影响,也都对辛丑看不上眼,现在听说上面要辛丑来接替强哥的位置,每个人心中都不服气,愿意接受他指挥调遣的更是寥 寥无几。

这一点,辛丑自然也能看得出来,如果自己指挥不动这些中低层干部们,己方仍然是一盘散沙的局面。

他和向问天通过电话之后,立刻赶到堂口分部,打算召集己方的全体干部们进行紧急磋商,顺便拉拢人心。

可是他刚刚到达,意思还没传达下去,就听到上海那边的线报回传,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主力已经出动了,看其前进的方向,是冲杭州而来。

辛丑听完,脑袋嗡了一声,心中苦叹一声:谢文东的动作好快啊!

这时候再开会商议、再想拉拢人心都已经来不及了,辛丑无奈,传令下去,要己方的干部们将人力统统回收,退回到堂口,集中力量抵御对方的进攻,同时等候总部那边的增援。

他设想得不错,可是根本没人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王克强遇刺,他的心腹头目们无不又悲又愤,一个个义愤填膺,对谢文东恨得牙根都直痒痒,即使北洪门不来打,他们还打算去上海找谢文东算帐,现在听说对方打过来了,几个大头目私下里一核计,干脆豁出去了,拉出兄弟们和北洪门拼个你死我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气晕了头的干部们纷纷带上各自的兄弟,浩浩荡荡开出杭州城去迎敌了。

辛丑还坐在堂口里等下面人员回撤,可是等了好半晌连一个撤回来的人都没看见,正当他觉得奇怪的时候,突然听说己方的大队人马出了杭州,要去与北洪门的主力在正面大干一场,为王克强报仇雪恨。

听完这个消息,辛丑鼻子都差点气歪了,留在杭州,己方还有地利的优势,可一出了杭州,天时、地利、人和己方就都不占了,如何去拼北洪门?

他大骂一声‘混帐’,想给那些头目们打电话叫他们带兄弟们立刻撤回,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如果只在电话里讲,他们只会当自己的话是放屁,没人会听。

辛丑当即叫人准备车辆,带上堂口里的兄弟亲自追了出去。

他的动作不能说不快,但刚出了杭州城区就听到前方回报,己方人员已和北洪门接触上了。

哎呀!辛丑心中暗叫一声遭了!

他对北洪门的战斗力太有体会了,己方在人数上、实力上都处于劣势,恐怕刚一接触,己方就得溃败下来。

他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接应那些不长头脑的笨蛋时,突然前方又回报,在激战中,北洪门被击退了,现在正在向上海方向败逃。

辛丑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说真是在绝境之下,使己方的兄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战斗力?

他略微琢磨了一下,马上对开车的司机叫道:“全速!开全速赶上去!”

司机这时候也来了精神,不时的按动喇叭,对前方的车辆示意,全速前进。

辛丑一众正飞速赶向战场之时,眼线又传回消息,称己方在追杀北洪门的残兵败将时中了对方的圈套,现在全体人员被北洪门和文东会合力围困住,急需救援。

“啊!”

辛仇在车里一蹦多高,脑袋差点撞在车棚上,他双手抖动,连连跺脚,怎么样,北洪门哪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现在好了,己方那么多人员被困,这让自己如何是好。

他正琢磨着,突然之间,前方的公路上车灯亮起,举目观望,只见道路中央整整齐齐排列有二十余辆大小不一的车辆,在车辆前放,站有二、三百号之多的黑衣大汉。

为首的一位,年纪轻轻,中等偏瘦的身材,穿着笔挺的立领中山装,看长相,模样清秀,平平淡淡,但是一双狭长的单凤眼却格外的醒目,两眼之中,不时闪动出惊人心魂的异光。站在人群之中,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阴柔气质显得与周围众人格外的不同,让人一眼就发现他的存在。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96章、第97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100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8章、第99章 在线阅读 2008.11.1更新
[ 2008-11-1 15:24:00 | By: 访客qvm8Pc(游客) ]
 
访客qvm8Pc(游客)这只是98这么一章阿, 更新错了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