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6章、第97章 在线阅读 2008.10.31更新
[ 2008-10-31 10:59:00 | By: top1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6章、第97章 在线阅读 2008.10.31更新

坏蛋2 第十二卷 第九十六章
  (96)孟旬的话立刻勾起了众人的兴趣,谢文东也挑起眉毛,好奇地问道:“小旬,你说我们应该先去完成哪件事?”

微微笑了笑,孟旬说道:“在没出动人力之前,先秘密干掉王克强,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攻过去,南洪门群龙无首,不打已自乱,如何还能抵御得住我们的进攻,所以,只要先除掉王克强,我们必能在杭州取得速胜!”

恩!众人暗暗点头,明白孟旬出的策略是“斩首”之计,称得上是简单有效。而且这段时间里,己方一直在上嗨按兵不动,南洪门那边准备不足。防心不强,如果突然实施暗杀,成功的希望很打。

任长风笑问道:“孟先生,你认为该派谁去做这件事比较合适呢?”说话时,他还特意将胸脯挺了挺,明显是让孟旬推荐自己。

孟旬摇头而笑,说道:“长风在战场上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但是刺杀这种事情,并不适合你去做。”

说着话,他看向姜森,说道:‘此事由血杀兄弟去完成,哪就再稳妥不过了!“

他提到了血杀,任长风也没话可讲了。不管怎么说,搞暗杀就是血杀的老本行。

听完孟旬的推荐,谢文东点头表示赞同,正准备说话,这时,褚博站起身形,冲着谢文东正色说道:“东哥,这次的任务交给我去做吧!”他枪伤初 愈,脸色还略显得苍白,但从气质上已和原来完全不同,少了些阳光和活泼,却多了些成熟和稳重,好像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一下子长大了十好几岁。

谢文东一怔,打量着褚博一会,关心地说道:“小褚,你身上的伤。。。。。。。”

“东哥请放心,我已经没事了!”褚博面无表情,加重语气再次请求道:“东哥,就让我去做吧!”

谢文东明白,因为白燕的事,褚博一直心存内疚,虽然自己并未处罚他,但褚博却急于为社团立功 赎罪。谢文东理解他的心思,略微想了想,点头说道:“好吧!小褚,此事就交给你了!”

“多谢东哥!”褚博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

怕他经验不足,独自行东会有散失,谢文东又说道:“另外我让老森去协助你如何?”

褚博一楞,感觉出谢文东对自己有些不放心,他说道:“多谢东哥的好意,不过,我觉得自己可以 做得很好!”

他倒是干脆,直截了当地把谢文东的好意拒绝了。既然他当众这么说,谢文东也不好再强求让姜森去协助他,沉吟片刻,他含笑说道:“那好,由你自己去做,从望月阁调回来的兄弟,仍然归你指挥!”

“是!东哥!

”褚博重重地点下头。

从望月阁抽调回的文东会兄弟都算得上是个中的高手,而且人数众多,战斗力极强,不过在褚博看来,作用并不大,毕竟他器乐杭州要在暗中行东,带的人太多,反而容易暴露目标,使行东失败。

会议过后,褚博找到刘波,让他帮自己刺探对方的情报。自家兄弟开口,刘波想也没想,当即点头同意。

王克强在南洪门算是能力比较不错的干部,尤其是在指挥作战方面,绝对称得上一流。上嗨失守之后,南洪门主力南撤,这时候王克强就预感到,自己 这边将会成为北洪门的下一个重点打击目标,连日来,他一直在积极筹备,不仅将人力补充到最大限度,而且还向南洪门总部那边发出了援助请求而向问天也并未让 他失望,很快便把最近风头正劲的辛丑派了过来,铺佐他镇守杭州。他这边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等北洪门和文东会来功,哪知谢文东那边一直按兵不动,不知道在 做什么打算。

一天、两天是这样,一个月、两个月还是这样,人的神经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高度紧张,渐渐的,王克强也松懈了下来,认为谢文东的攻击目标可能不是在杭州。

而辛丑则不然,始终在他身边提醒,务必要小心北洪门的偷袭,谢文东、张一、孟旬都是奸猾狡诈之辈,没准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打过来。

他的叮嘱,刚开始还能起到警示的作用,时间一长,王克强也烦了,到最后,他连理都不理辛丑,他这个态度,下面人对辛丑也不象以前那么尊敬,现在,由南洪门总部直接下派的辛丑在杭州的处境反倒是很尴尬。

  暗组混入杭州秘密打探时,发现王克强这个人在生活上很低调,基本没什么爱好,一不赌、二不色、三不玩,几乎每天都憋在南洪门的杭州分部里不出来,如果想对他实施暗杀,那就必须得潜入南洪门分部的内部,难度太大,风险也太高。

刘波将消息转告给褚博,后者也暗暗吃了一惊,喏是这样,事情可难办了,就算他有浑身的本事,也得能找到下手的机会啊!

褚博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亲自前往杭州。既然王克强这人低调,那自己就得抓住每一次机会,如果留在上嗨,即使有机会出现,自己也未必能赶得上。另外,褚博不相信,王克强能一直憋在分部里不露头,只要他能出来,自己就有下手的机会。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王克强真的能在分部里呆得住。褚博在南洪门的分部附近连续蹲坑守了三天,只看到南洪门人员进进出出,至于王克强,连影子都没看到。

这一下,褚博是真着急了,虽然谢文东没有规定他在多少时间内完成任务,也没有打来电话催促他,可褚博心里明白,大家都在

上嗨对自己翘首以待呢,只等着他把这边干掉王克强,好对杭州发动强攻,自己若是这么耽搁下去,那就把社团的大事给耽搁了。

他急,刘波也在着急。

刘波知道孟旬头脑灵活,而且对南洪门的干部十分了解,他私下里找到孟旬,问他也没用好的办法。

对他的到来,孟旬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等刘波说完话之后,他好像恍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然后满面歉意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笑道:“哎呀!这件事也怪我,竟然没把王克强这人的秉 性和特点告诉小诸。王克强确实比较低调,平日里也没有特别的喜好,何况现在又处于紧张时期,他憋在据点里不出来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的话话中有歉意,不过他的脸上却是笑呵呵的,没有任何歉意的表现。

孟旬头脑过人,他既然出了要暗杀王克强的主意,早就料到了此事不容易完成,只等人家找上门来想自己来问主意,果然,刘波来了。

说话间,他皱起眉头装模作样地又想了想,方幽幽说道:“不过这个人喜交朋友,对朋友很是看重,如果一旦有他的朋友前去杭州拜访,那他肯定会尽地主之谊,带着他的朋友在杭州好好逛逛,这样一来,小诸就有下手的机会了!”

刘波眼巴巴地看重孟旬,他说得倒是轻松,可是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诸博一去杀王克强,他的朋友就正好来杭州了?

孟旬当然能看出刘波的满腹疑问,他笑呵呵地说道:“这点刘兄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想办法将他的朋友弄到杭州去嘛。”

刘波茫然问道:“怎么弄?”

孟旬笑得诡异,悠然说道:“我和王克强不熟,但并不代表我和他的朋友也熟!”

他提到的这个“朋友”名叫张军,并不属于南洪门,和王克强是发小,两人的父亲曾同在军方任职,熟得不能再熟,张军没什么本事,但为是油滑,善 于口舌奉承,有钱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胡玩,朋友倒也有求必应,借出去的钱从来没往回要过,当然,张军更没主动还过。更有甚着,张军能在酒桌上把王克强灌 醉,然后偷偷拿走他身上的值钱东西变卖乱花,王克强酒醒之后虽然会大发脾气,但过后依然和张军交情依旧。(不要不相信,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

孟旬其实和张军并没什么瓜葛,更谈不上交情,仅仅是见过几次面罢了,之所以对这人有印象,还是曾经听萧方向他唠叨,说王克强交友不善,有这么 一个朋友,日后肯定要吃大亏。萧方甚至怀疑王克强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握在张军手上,也曾经问过他,被王克强一口否认了,最终萧方得出一个结论,这就是命,一 物降一物!

前段时间,南洪门刚撤离上嗨不久,有一次孟旬随任长风、张一等人去夜总会消遣的时候恰巧碰到了张军,孟旬十分机敏,马上意识到此人日后可能对自己有用,急忙上前去打招呼,通过交谈,张军才想起南洪门似乎是有孟旬这么一号人,张军好像还见过他两次。

张军并不是南洪门的人,也没有深接触过,更不知道孟旬早已判到北洪门那边了。

当时两人并没有深谈,最后只是礼貌性地互留了名片。现在,张军给孟旬的名片终于派上了用场

坏蛋 第十二卷 第九十七章
  (97)孟旬给张军打去电话,说有笔生意和他谈。张军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个,听完孟旬的话,他急忙说道:“好、好、好!孟先生,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就过去找你!”孟旬笑了笑,随即将北洪门分部的地址给了他、

张军来得很快,刚到北洪门分部的门口,就看到孟旬背着手,在门旁来回徘徊。张军快步上前,与孟旬热情地打招呼,并握了握手,随后问道:“孟先生,你要介绍什么声音给我?”

孟旬薇薇一笑,说道:“此处不是谈话之所,我们进去聊!”说着话,他领着张军走进北洪门的分部内。

在外面看,北洪门的分部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座平凡无奇的楼房,可是张军刚近来之后再看,只见大厅之内站满了黑衣汉子,一个个皆是阴沉着 脸,横眉冷目地怒视着自己。张军吓得一哆嗦,他虽然对黑道上的事了解不多,可也看得出来这些不是南洪门的人。他结结巴巴地问道:“孟……孟先生,这……这 是怎么回事?”

孟旬笑道:“张兄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我的兄弟。有笔生意我要介绍给你,能让你在一天之内轻轻松松地赚五十万!”

“啊?五十万?”张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贪婪的欲望立刻压倒心中的恐惧,他忙问道:“孟先生,究竟是什么生意?”

“我只要你去趟杭州,到你朋友王可强那里去做客。”孟旬含笑说道。

“那……”张军问道“:那然后呢?”

“没有了!”孟旬干脆地说道。

“没···没有了?”张军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孟旬,怀疑他是不是在发神经。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自己只是去趟朋友那里做客,然后就能轻轻松松的拿到五十万?!

孟旬笑呵呵地说道:“当然,也是有要求的,张兄到了王克强那里,不要提我,也不要提今天的事,当他问起你时,你只需说路过到杭州顺道来看看即可,其他的不要多言。”

张军疑问道:“就···就这么点要求?”

“没错!”孟旬说道:“如果张兄做得好,等你回来,我立刻给你五十万,如果做得不好,把事情说露了,那么···”说着话,他耸了耸肩,侧身看向周围的众人。随着哗啦一阵脆响声,大厅内站着的黑衣大汉们纷纷亮出各自的家伙,其中既有片刀也有抢械。

张俊看罢,两腿一软,差点坐地上。

孟旬拍拍他的肩膀,笑吟吟说道:“张兄,你用不着紧张,只需按照我的交代去做就好,我说话一定算话,等你回来,将五十万一分不少的给你,如果 你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或者没有做好,那么,对不起,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的这些兄弟们也会追上你,并会以最残忍的方法杀掉你,另外,你家人的处境将 会比你更危险。”

他说话时声音柔和、平淡,但张军却听得冷汗直流,下意识地连连点头。最后,他壮着胆子问道:“孟先生,你这···这些兄弟都是什么人?”

“北洪门、文东会!”

“·····”

张军几乎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接下孟旬给他的这笔生意。

直到去往杭州的路上,他仍没想明白孟旬让自己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为何。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孟旬只要求自己去王克强那里去做 客,即不暗害他,也不在背后坏他,自己在没有对不起朋友的同时还能赚上一大笔钱,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自己何必再去琢磨那么多呢!

这么一想,他反倒轻松了下来,嘴角也随之不自不觉的挑了起来。

上嗨距离杭州很近,只需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可以进入了杭州区。

王克强没想到张军会来,十分意外,也显得非常高兴,见面之后,热情地把张军让进自己的办公室里,随后欢快地畅谈起来。

听说张军现在在做生意,而且赚了不少钱,王克强替他感到高兴,并拍着胸脯说道:“以后如果遇到困难,尽管来找我,我虽然到杭州的时间不长,但混得还不错,大钱不敢打保票,但小钱保准你能花不完!”

张军听完,乐得嘴

巴合不拢,连声说道:“那好啊!以后我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肯定来杭州找你!”

  “哈哈——”王克强仰面大笑,随手拍了张军一巴掌,说道:“你这兔崽子,有钱的时候从来想不起我,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我这里来了!”

“我在上嗨做生意嘛,这次正好路过杭州,就顺道过来看看!”

“在上嗨做生意?”王克强脸色微微一变,皱起了眉头。

张军见状,疑问道:“阿强,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王克强回过神来,连连摆手,他知道,张军和黑道基本没什么接触,南北洪门间的争斗也和他没瓜葛,但即便如此,还是感觉他在丄海做生意不太安全。他关切地问道:“阿军,你在丄海的生意做得很大吗?”

“还可以吧,也算不上很大,只是混口饭吃呗!”张军随口说道。

王克强正色说道:“如果生意做得小,就放手吧,到杭州这边来,由我罩着你,做生意也容易一些。”

张军挑起眉毛,笑嘻嘻地说道:“我靠!你现在真混得挺牛的,连说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听他这么一说,王克强老脸一红,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聊了好一会,王克强看看手表,见已到傍晚,他站起身形,说道:“走!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张军跟着站起身形,说道:“找家好点的饭店,今天我请客。”

王克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摇头笑道:“能听 到你说出‘请客’这个词,实在太难得了。”

张军愤愤不平地嘟囔道:“以前我没钱,现在我有钱了嘛!”

“好、好、好,你请、你请!”王克强也不和他争,伸手搂住张军的肩膀,笑呵呵地向外走去。

等出了南洪门的分部,张军立刻对自己刚才的豪言壮语后悔不已,只见王克强身后跟出一大帮人,往少说也有二十来号,这要是一起请吃饭,得花多少 钱啊?他的小心眼哪能瞒过王克强的眼睛,后者仰面大笑,拍着张军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你来杭州,我能让你请客吗?这顿饭无论如何也得让我来请。吃过饭 了,我再带你去玩玩,杭州这一片,你随便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让你玩个痛快!”

后面的南洪门众人相互看看,暗暗撇嘴,看的出来,今天强哥是真高兴了,只不过他这个朋友实在不怎么样,油嘴滑舌的,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实在。

王克强身边的随从太多,前呼后拥,暗中的褚博难找下手的机会,他给刘波打去电话,让暗组的兄弟盯紧对方的去向。其实不用他提醒,暗组的眼线早已将王克强一众追上了。

王克强带着张军,先是到了一家在杭州地区十分有名气的大饭店吃饭,一顿饭下来,足足吃了四个多小时,随后他们又去了一家夜总会继续喝酒玩乐。

此时已接近凌晨十二点,褚博感觉最佳的下手时机已到,他坐车赶到夜总会的门口,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先闪到夜总会侧身的一条小胡同里。

时间不长,一条黑影也闪了进来。

黑影在褚博面前站定,后者定睛一看,对方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材不高,相貌平平,属于混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

这青年走近褚博,低声说道:“博哥,对方一共有二十五个人,在夜总会里订下三个相邻的包房,王克强就在中间的那间,除了他和张军之外,包房还 有五名南洪门帮众,以及七八个夜总会的小姐,左、右两侧的包房各有七、八名左右的南洪门人员,另外还有两人坐在夜总会的大厅里,还有,这间夜总会是南洪门 的场子,看场的小弟估计有十多号,全部加在一起,对方人数在四十往上!”

暗组的查探可谓是详细至极,那青年边说边在地上画着草图,将包房的位置、对方人员的位置都标注得十分清晰,褚博即使不用进入,也能对夜总会的布局以及南洪门人员所在方位了解得清清楚楚。

说完之后,那青年问道:“博哥,你都记下来吗?”

褚博点点头。

青年皱着眉头,低声疑问道:“对方人数不少,你确定要一个人动手?”

褚博面无表情,幽幽说道:“你也说了,对方在大厅里留有很多眼线,动手的人一多,对方肯定会有察觉。”顿了一下,他又问道:“兄弟,身上带抢了吗?”

青年点点头,随即从后腰处取出一支手抢,递给褚博。

褚博接过,揣入怀中。

他身上是有抢的,只是对方人数太多,为了预防万一,他又多带了一把。将抢收好之后,他拍下青年的胳膊,说道:“辛苦了,兄弟!”说完话,晃身向胡同外走去。

“博哥小心!”

青年深吸口气,伸出脚来,将地上的草图抹掉。

 


上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94章、第95章

下一篇:坏蛋2 第十二卷 第98章、第99章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6章、第97章 在线阅读 2008.10.31更新
[ 2008-10-31 20:02:00 | By: 访客130Mdq(游客) ]
 
访客130Mdq(游客)快点写把,
我等的话而都谢了。
快 啊~~~~~~~~~~~~~快?????????????

快||||||||||||、、、、、、、、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十二卷黑暗侵袭 第96章、第97章 在线阅读 2008.10.31更新
[ 2008-10-31 20:02:00 | By: 访客130Mdq(游客) ]
 
访客130Mdq(游客)快点写把,
我等的话而都谢了。
快 啊~~~~~~~~~~~~~快?????????????

快||||||||||||、、、、、、、、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坏蛋博客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